Chapter.01 同居生活初體驗

凌揚終於如願以償搬出了寢室。
這意味著未來的日子他再也不用忍受慢到讓人抓狂還時不時抽風的校園網,也不用爭分奪秒地趕在十二點前下線關機,不然就會有因強制斷電導致CPU燒壞的風險。
有一次他跟人打賭PK,P到一半時室友打開PPLIVE看小電影,導致他延遲一路飄紅,直到剩30點血的時候畫面才開始動,結局必然是毫無懸念地輸掉了。
若是平時輸了也就輸了,偏巧那次的賭注是大冒險,輸了就要跟自己最好的哥兒們告白,後來……後面的事不提也罷,總之結果就是自從那天之後他就下定決心要搬出來住。
凌揚之前沒有出來租房是有原因的,單人公寓租金太貴,他又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合租對象。
但上天眷顧,就在他有了強烈的租房需求後沒幾天學校發生了一件大事,這件事直接影響到了他日後的生活。
話還是要從他所在的大學的歷史說起。
煙山大學是一所有著百年歷史的老校……(以下省略一萬字)
一所有著如此悠久歷史的學校,一定也擁有諸多優質品格的沉澱,其中之一,就是其寬廣的包容性。
不信的話你可以去任何一所百年老校實地考察,那種海納百川的包容性給人的感覺是無處不在的,不管是賣二手書的,賣原版光碟的,賣小黃片的,還是賣煎餅果子的,在這裡都能找到一席之地。
這點當然也體現在學校論壇上。
煙山大學的校論壇是一個規模非常宏大的BBS,這裡版塊分類多,人流量大,話題開放,外校的人也都愛來此灌水,後來站長乾脆跟大學城裡其他幾所高校的BBS站長一一商量,搞了個聯合論壇。
論壇裡有一個情感區,區裡有一個版塊叫SEX,中文名叫兩性關係。還有一個健康區,區裡有一個版塊叫SEX-HEALTH,中文名叫性健康與性心理,版上還有醫學系和心理系的研究生博士生坐鎮。
論壇的開放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凌揚知道有一夥人在站務版塊裡申請開新版已經很久了,但站長遲遲沒有批准,這事兒鬧得沸沸揚揚,全站人都知道,還搞過聯合簽名。
一個連SEX版都敢開的論壇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顧忌?
只因為他們這次申請的新版名字叫HOMOSEXUAL,同志天地。
凌揚抱著看好戲的態度旁觀了整件事的全程,但始終沒有參與其中,說實話他對這個版塊能否申請成功信心不大。
所以當論壇發出開設新版的通告時他也嚇了一大跳。
不愧是百年老校,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凌揚深深為自己能考上如此優秀的一所高校而自豪。
沒錯,凌揚是個天生的GAY,不僅是純GAY,還是個純零。
開版之初的鬥爭他沒有參與,不代表開版之後他也要當個看客。
本身就是校BBS活躍用戶、知名ID、資深水母的凌揚,很快就在HOMO版上灌出了名堂,還參與了版主組織的第一次版聚,認識了不少同類。
徐賢就是其中之一。
凌揚跟徐賢平時在版上就很有話聊,見面之後更是相見恨晚,當場結為摯交。
徐賢也打著搬出去住的主意很久了,苦於遍尋不到分攤水電費的室友,兩人一拍即合,當下就開始尋找房子。
要說徐賢不想住宿舍的理由,同時也是凌揚不想住宿舍的理由之一,同時也是廣大男同志不想住宿舍的主要理由,也要從學校的百年歷史說起……
因為煙山大學的歷史實在是太悠久了,最新的宿舍樓也是十二年前建成的,別說獨立衛生間了,一層樓就兩個公共廁所,洗澡都要去宿舍樓外的公共浴室。
公共浴室對於他們這種純GAY來說,簡直就是天堂和地獄的結合,嚮往與尷尬的所在。
哪怕僅僅基於這點,他們也非搬出來不可。
在他倆的低標準寬要求之下,很快兩個人就選好了一個二居室,房子雖舊,勝在採光好,收拾得還算乾淨,最難得的是地理位置良好,就位於校內,連校門都不用出。
為什麼在校內會有房子出租,這是因為他們是一所有著百年悠久歷史的老校……(老校:泥垢了!)
不信你可以再去實地考察一下,任何一所上了年紀的高校都會有很多此類既不是校舍又不是宿舍的建築,原本供教職員居住,現在教職員普遍有了錢,大多在外面買房,舊住宅就租給了學生。
在學校住有很多好處,既不用遵守宿舍的規定,還能享受校園的福利,無論去食堂還是叫外賣都很方便,知道老師要點名了也可以及時趕到。
更美妙的是,他們的樓裡裝了寬頻,但依舊保留了校園網介面,想玩遊戲就連寬頻,想上BBS就接校園網,雙線作業,不亦樂乎。
挑了一個良辰吉日,在凌揚室友熊哥的幫助下,把凌揚那點小行李從學校北門搬到了東門,兩人就此開始了同居生活。
當然了,是純潔的男男同居關係。
你問他倆為什麼沒有湊成一對?原因很簡單。
兩攻相遇尚能有一受,兩受相遇就只能一起租房了。
哦,還可以做很好的閨蜜。
跟同類住在一起,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想方設法隱瞞自己那點小秘密,有時候還可以分享點猛男圖片、GV種子什麼的小資源。
放長遠講,就算帶男人回來過夜也不會讓對方覺得驚悚。
從各方面來看,徐賢都是個不錯的室友,(他說)他會做飯,而且(他說)他喜歡打掃房間,最重要的是,(他說)他不會用PPLIVE看小電影。
這點簡直太重要了。
凌揚裝好電腦,插上網線,第一件事就是登錄了著名的非官方地下帳號買賣網站——3715點康姆。
一切來歷不明的遊戲帳號都可以這裡明碼標價出售,安全自理,風險自付,就算被人騙了也沒人給你討回公道。
但這裡的生意還是不錯,因為比起官方交易平臺它有兩大顯著優點:一是便宜,不收仲介費;二是快捷,不用走那些亂七八糟的轉讓手續。
只要遇到合適的,當天就可以跟賣家勾搭上,完成交易。
凌揚一直在玩一個叫《魂淡OL》的網路遊戲,這個遊戲做得不錯,無論PVE(一般)還是PVP(PK)系統都設計得挺合理。
《魂淡OL》跟大部分國內網遊一樣,是按地域劃分伺服器的,在他們那個地區有兩個服,一個是公測時就開放的老服岱山,一個是才開了半年多的新服霖山。
凌揚之前是玩老服的,隨著時間流逝,一部分玩家AFK(離開),一部分玩家轉去新服,老服的人越來越少,經常打個團隊副本都組不滿人。
正好前不久凌揚遇到一位舊相識,曾經也是老服的玩家,半年前霖山剛開那會兒隨著公會一塊兒轉去新服發展,現在據說混得不錯。
他聽說了老服淒慘的現狀,索性邀凌揚過去,凌揚本來也不想在老服待了,便一口應允。
之後就是找房子搬家一系列亂七八糟的事情,等一切都安頓下來了,凌揚自然要重操舊業,想起那位舊相識的話,凌揚決定買一個新服的帳號來玩兒。
要說凌揚玩兒遊戲,興趣面那叫一個廣,既好刷副本,又好下戰場,喜歡跑環、跑商、做任務,連抄書、種地、練生活技能這些枯燥乏味的事情他都能進行得不亦樂乎,唯獨有一點,就是不愛練級。
他之前那個號完全是被兩個一起玩兒的朋友強迫著拉扯大的,為了讓他肯乖乖練一會兒級,那倆人求爺爺告奶奶,把他當祖宗一樣供著。
原因無他,只是因為凌揚是他們認識的唯一的祭司,俗稱奶媽。
凌揚是個GAY不假,可他也是個純爺兒們,很少有純爺兒們會喜歡玩治療。
當初建號的時候凌揚也想玩個弓手或者法師,他喜歡遠距離玩弄對手,十步殺一人,寸草不沾身。
可是他從小到大的死黨,他的好哥兒們,說團隊需要一名祭司,而他無疑就是最適合的人選。
看在那麼多年交情的份上,凌揚牙一咬,心一橫,練了個奶媽。
凌揚在3715的資料庫裡尋找霖山伺服器滿級的祭司。
別問他為什麼明明可以重新選擇卻還要玩奶媽,實在玩了這麼久祭司他已經習慣了,而習慣是一種可怕的東西。
而且他發現其實祭司也很有意思,真的深入進去,樂趣很多。
雖然不能像法師和弓手那樣取人性命於千里之外,但是用無盡的奶水磨死敵人,看著對方咬牙切齒卻無計可施的樣子,也不乏是一種享受。
符合凌揚要求的帳號有四個。
裝備什麼的凌揚都不在乎,那些都可以再刷,但名字可就改不了了。
選一個好名字,意味著好的成功開始了一半。
第一個名字叫「歐巴馬誇我長得帥」,凌揚嘁∼∼,賓拉登還誇我床技高呢。
第二個名字叫「相公、請溫柔地」,嘔∼∼∼∼∼∼∼;
第三個是個火星文。
最後這個看起來不錯,叫「鈴鐺兒」,也算是凌揚的本家,聽上去清新又可愛,凌揚腦補了一個形象,一個眼睛大大的小蘿莉,紮著兩根長長的辮子,橡皮筋上分別掛著兩個小鈴鐺。
鈴鐺兒是個女號,不過這不重要,當不當人妖不取決於外表,而是要看有沒有一顆人妖的心。
凌揚有一顆爺兒們的心,蘿莉身什麼的都素那浮雲。
凌揚還有一顆愛爺兒們的心,玩女號要是能順便泡個帥哥也不錯。
想到這裡,凌揚毫不猶豫地聯繫了賣主。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後,鈴鐺兒被以五張毛爺爺的價格過繼給了凌揚,買號的錢,加上付房租的錢,花光了凌揚這個月的生活費。
更糟糕的是,學校已經開始放暑假了,食堂也歇業大吉,飯卡裡的餘額完全派不上用場。
還好凌揚有先見之明,搬家的時候順便讓熊哥幫他搬了一箱泡麵上來,如果省著點吃,隔三差五再去徐賢那兒蹭口,應該能堅持到下個月。
凌揚有段時間沒有登錄遊戲,光下載更新包就用了半個小時。
輸入帳號密碼,一個穿得慘兮兮的小蘿莉就出現在選人介面。
雖然凌揚也沒指望五百塊錢的帳號能帶什麼好裝備,可這也未免太悲催了點,八十級的人還穿著五十級的褲子,袍子是凌揚六十級就淘汰的過渡品,更要命的是那雙鞋,沒記錯的話是三十八級任務給的吧?
唯一拿得出手的是手上的武器,一個滿級祭司常用的權杖,因為是刷出來就綁定的裝備,所以沒有賣出去。
凌揚輕吁一口氣,點了角色下面的登錄,來到了另一個他即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Chapter.02 調戲帥哥有風險

發信人:Antelope(小羚羊搬出去住了),信區:Homosexual
標題:跟花花同居第一天
發信站:煙山大學百年樹人BBS
跟Hana桑正式搬出去住了,早上他親手做的早餐,真是個賢慧的老婆,你們羡慕嫉妒恨吧。
哇喀喀∼O(∩_∩)O∼
******
發信人:Ironman(鋼鐵俠.皇馬奪冠我就去足球場裸奔),信區:Homosexual
標題:Re:跟花花同居第一天
發信站:煙山大學百年樹人BBS
本來挺嫉妒,看到最後那個受受專用笑臉,我釋然了。
祝你們性福。
******
凌揚一上線,幫會頻道就沸騰了。
「臥槽,是我瞎了嗎?」
「嫂子上線啦!!!!」
「咦∼∼是我打開用戶端的方式不對?」
「啊列?什麼情況?」
「鈴鐺兒是本人?」
「死騙子還有臉上線啊!這人怎麼留在幫裡還沒踢?」
「真相還沒查清呢,大爺別急著噴。」
「娶妻風險大,攪基歡樂多,鈴鐺兒兩口子就是活生生的先例。」
凌揚覺得鬧挺,隨手就關了幫會頻道。
幫派早晚是要退的,在那之前,他要先仔細觀察下剛買來的這個號。
裝備什麼的不用說了,從外觀上就已略知一、二,仔細看更是慘不忍睹。
那戒指都不知道是從哪個墳頭刨出來的,屬性讓人看了就想默默地流淚。
尼瑪一個大祭司戴加力量的戒指做毛啊,打BOSS拿杖敲嗎?!
成就倒是做了一些,從分布來看,這個號的原主人偏好PVE,很少PVP,副本成就很多,戰場成就很少,競技場相關的幾乎沒有,踩地圖的成就倒是挺齊,看來是個旅遊愛好者。
以凌揚幾十年行走江湖的經驗來看,這樣的號基本都有伴侶,遊戲裡兩人在一起沒法滾床單,就只能踩踩地圖了。
生活技能……只練了烹飪,真是個吃貨。
凌揚是個生活技能控,之前那個號三種生活技能都練滿了,就連釣魚這種單純為了消磨時光設計的無聊技能都是滿級。
這個號的生活技能他暫時還沒有確定的想法,挖草製藥是他喜歡的組合,但是裁縫也是心頭愛,鍛造做得武器也不錯,哪個他都不想捨。
從長再議從長再議。
人際關係面板凌揚看都沒看,遲早也是要刪光的。
最後是技能分支面板,這也是《魂淡OL》最大的特色所在了。
遊戲中有六種職業,每個職業都有很多不同的天賦分支,天賦之間還可以相互組合,除了主流大眾加點,還衍生出許多小冷門。
加點不同,角色的戰鬥方式就截然不同。
研究不同的天賦和戰鬥方式一直是《魂淡OL》中的一大熱門,官方論壇裡專門有一個版塊就是討論這個的,水母凌揚當然也是那裡的常客。
就拿祭司這個職業來說,至少有三種主流加點方案。
第一是聖光系,擅長治療,技能普遍需要讀條,吟唱時間久,加血量可觀,團隊副本不可或缺的角色,也就是俗稱的大奶。
第二是毀滅系,擅長輸出,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將對敵人的傷害轉化為自己的血量,俗稱吸血鬼,被許多人痛恨,是PK場上最常見的角色。
第三是幻獸系,擅長輔助,可以大幅度強化寶寶的作戰能力,給寶寶加血。《魂淡OL》中寶寶種類很多,物攻型、法術型、咒術型……幻獸系的高手在群P中一個人可以當幾種職業使用,變幻莫測,最難捉摸。由於遊戲中寶寶的形象設計得很可愛,也有不少女生衝著這點玩兒幻獸系。
當然還有僧侶系、混合系等各種小眾加點,不一一表。
凌揚慣用的加點形式是自然系。
自然系原本是個冷得不能再冷的冷門,自從有個自然祭司高手陸續把自己的PK視頻發佈到網上後,一段時間掀起一陣自然祭司熱,很多祭司都模仿起此人的天賦和手法。
不過慢慢得大家發現這種加點方式太考操作,不是人人都能練得,一些技術不夠高端的人就只好放棄,這股風潮才漸漸退了下來。
不過凌揚向來都不走尋常路,他還是挺喜歡玩兒自然系祭司的。
鈴鐺兒這個號的加點非常大眾化,走的是聖光祭司路線。
凌揚並不感到意外,在看到她成就面板時他就料到會是這個結果。
但是凌揚並不是很喜歡站在原地像個樁子一樣讀條,就算是加血,他也喜歡上躥下跳的。
所以他決定去職業導師NPC那裡把點數洗掉。
洗一次點不貴,只要20個金幣。
但是導師提示他攜帶金額不足,要他帶夠了錢再來。
凌揚打開物品欄,36銀88銅……
噢,這無力的挫敗感。
想他的舊號雖然不是什麼大款,可也常年有幾百金在身上,最多的一次甚至有1800金之多,當時凌揚都覺得自己富得流油,恨不得找個帥哥來包養。
這種一夜被打回解放前的滋味著實讓人感到不爽。
現在當務之急是先不管從哪裡搞點錢來把點兒洗了,然後再慢慢想辦法賺錢。
正這麼想呢,就看到旁邊嗖——地一下刷出一個人。
這個人出現的一剎那,凌揚的螢幕都白了。
一個人的裝備越好,強化的等級越高,附魔的效果越高級,鑲嵌的寶石越稀有,角色刷新時的光效就越耀眼。
因此這個人出現之後,渾身上下無不貼滿了「有錢人」的標籤。
凌揚一眼就認出此人身穿的黑色盔甲是這個版本中戰士最高等級盔甲,只有大型團隊副本才會掉落,而他所拿的武器和盾牌無一不昭示著他的坦克身分,而且很可能是主坦克。
沒錯就是在隊伍的最前端把菊花留給大家,自己扛下BOSS所有攻擊的傻帽角色。
很多男人都喜歡扮演這種「犧牲我一個,守護全團人」的保護型角色,據說會產生強大的心理快感,可以滿足他們大男子主義的自我膨脹欲。
作為一個責任感缺缺的小零,凌揚是不大能理解這種純受虐還很自豪的心理。
不過此人出現得過於及時,連那烏鴉一般黑的盔甲在凌揚眼中都美得像隻白天鵝。
凌揚所在的位置根本就不是什麼傳送點,可惜此時的他已經被來人的光芒四射閃瞎了眼,連這個人是怎麼刷出來的都沒考慮。
他只覺眼睛一亮——先前是被動的亮,現在是主動的亮。
這不是天上掉下來個金豬婿嘛?
【當前】鈴鐺兒:HI,帥哥。
那人沒說話。
帥哥總要扮酷的嘛,凌揚理解。
【當前】鈴鐺兒:帥哥,幫個忙唄,我號剛被盜,想洗個技能點都沒錢,能不能借我20金?日後必還。
還才有鬼,20金對這種人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到時候就算凌揚記得,人家都未必稀罕。
等了半天對面都沒動靜,就在凌揚開始腹誹有錢人最小氣的時候,那人突然發過來一個交易申請。
凌揚點了確認,接過了對方給的20個金幣。
哎,還以為看我被盜號可憐能多給幾個吶,要20還真只給20啊,真是越有錢越小氣,早知道要50。凌揚沒什麼節操地想,不過嘴上還是把戲演足。
【當前】鈴鐺兒:謝謝帥哥,麼一個╭(╯3╰)╮MUA啊∼
【當前】鈴鐺兒:帥哥慢走,帥哥再見。
凌揚轉身把還沒捂熱的錢給了NPC,很快技能點恢復成了原始狀態。
有段時間沒玩,自己之前的天賦是怎麼加的也有點兒想不大起來,只能憑著記憶一點點加起,順便還考慮了一下新的技能點數分配方案。
這一弄就弄了二十分鐘。
等凌揚好不容易按下確認鍵,關閉技能分支面板之後,發現剛才借他錢的那位有錢人竟然還杵在他身後,二十分鐘都沒動地兒,連姿勢都沒變過。
凌揚一抖,該不是怕他不還錢吧。
【當前】鈴鐺兒:帥哥你也是來洗點的嗎?
【當前】鈴鐺兒:那你慢洗,我洗完啦,先走一步,BYE∼
凌揚剛邁出一步,一直沉默著裝深沉的人突然開了口,用得居然還是私聊。
【私聊】夜狼:你不認識我?
壞了,感情這位大款還是個熟人?從剛才的反應來看實在不像是朋友……難不成是仇人?凌揚眨巴眨巴眼睛。
【私聊】鈴鐺兒:我應該認識你?
【私聊】夜狼:你按下鍵盤上的O鍵,位於P鍵的左邊,I鍵的右邊,L鍵的上邊。
那人極有耐心地指導著凌揚。
凌揚照做,打開了方才不屑一顧的人際關係面板。
【私聊】鈴鐺兒:然後吶?
【私聊】夜狼:看到上面的三個選項了嗎?用滑鼠左鍵單擊第二項。
交際關係面板上面有三個分支,分別是:好友/夫妻/仇人。
凌揚依言選擇了中間那項,夫妻關係。
鑒於這個遊戲目前還沒有開放重婚功能(遊戲主策:日後也未必會開放),這一欄眼下只有一個人。
【私聊】夜狼:知道我是誰了?
【私聊】鈴鐺兒:嗯……
【私聊】夜狼:那現在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你是誰?

Chapter.03 贈品不要行不行

發信人:Antelope(小羚羊痛恨強買強賣),信區:Homosexual
標題:買東西還強行送贈品,實在太可惡!
發信站:煙山大學百年樹人BBS
這種買一贈一的行為簡直不能姑息!
******
發信人:Hana(花花@終於不用住寢室),信區:Homosexual
標題:Re:買東西還強行送贈品,實在太可惡!
發信站:煙山大學百年樹人BBS
咦?贈品不想要扔掉不就好了嗎?第一次見到有人不爽贈品的,好奇這贈品到底讓人不待見到什麼程度。
******

【私聊】夜狼:那現在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你是誰?
得,這八成就是陪這號的原主人踩地圖那位了,對方剛才飛過來估計用得是夫妻傳送技能,使用這個技能的時候空中會隨著角色的降臨飄下花瓣,可惜此人光芒過於耀眼,把花瓣都掩蓋住了,不然凌揚也不會沒能在第一時間發現問題。
【私聊】鈴鐺兒:您好,這個號是我剛買的,之前的關係請解除,為您帶來的不便表示抱歉。
雖然這話是凌揚打出來的,不過看上去就像是在聽標準得不能再標準的普通話。
【私聊】夜狼:你買的?你花了多少錢買的?
【私聊】鈴鐺兒:人民幣五百元整。
【私聊】夜狼:五百?
【私聊】鈴鐺兒:你是想說我被黑了嗎?
【私聊】夜狼:你知道我在這個號上花了多少錢嗎?
【私聊】鈴鐺兒:我不知道。
【私聊】夜狼:前後至少五千。
【私聊】鈴鐺兒:……
那是都花到哪裡去了啊!!!
【私聊】夜狼:這號的裝備呢?
【私聊】鈴鐺兒:我接手的時候已經是這個樣子了。
【私聊】夜狼:那錢呢?
【私聊】鈴鐺兒:有錢我還用問你借嗎?
【私聊】夜狼:你跟誰買的?
【私聊】鈴鐺兒:3715上看來的。
【私聊】夜狼:3715上的賣家個個都不靠譜。
【私聊】鈴鐺兒:是的。
【私聊】夜狼:做一筆買賣換一個QQ。
【私聊】鈴鐺兒:沒錯。
【私聊】夜狼:所以現在即使我問你要來賣家的聯繫方式也聯繫不上對方了是嗎?
【私聊】鈴鐺兒:我不能同意你更多。
【私聊】夜狼:……
【私聊】夜狼:你知道這號之前做過些什麼嗎?你就敢買?
【私聊】鈴鐺兒:就是不知道才買。
【私聊】夜狼:想知道嗎?
【私聊】鈴鐺兒:你想說,我不介意聽。
【私聊】夜狼:這號一個月前最後一次上線,以急用錢為理由向我、線上好友、以及幫會裡的弟兄們借了一大筆錢,還洗了幫會倉庫,在世界上騙了幾張點卡,然後從此消失再也不見。
【私聊】鈴鐺兒:……聽上去內容還挺豐富。
【私聊】鈴鐺兒: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只要我還用這個號,以後在伺服器裡可以說是仇家遍地,寸步難行,不管走到哪裡都會被人追殺?
【私聊】夜狼: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私聊】鈴鐺兒:歐漏,我的五百塊∼
【私聊】夜狼:是不是後悔了?
【私聊】鈴鐺兒:有點兒。
【私聊】夜狼:其實不是沒有補救的措施。
【私聊】鈴鐺兒:求大俠指條明路!
【私聊】夜狼:你騙的錢我都幫你還上了。
【私聊】鈴鐺兒:咦?
【私聊】鈴鐺兒:等等,那不是我騙的錢!
【私聊】鈴鐺兒:不過你肯幫騙子還錢我還是很感動的,這說明你為人心地善良,義薄雲天。
【私聊】夜狼:所以你現在不欠別人,只欠我。
【私聊】鈴鐺兒:我都說了不是我騙的錢!
【私聊】夜狼:在遊戲裡人們只認號,不認人。
【私聊】夜狼:你可以去試著去跟被騙過的人說這號是你買的,看誰會信你。
【私聊】鈴鐺兒:不信我信誰?難道信你?
【私聊】夜狼:信我。
【私聊】鈴鐺兒:……
【私聊】夜狼:我可以幫你,證明上次你是被盜號,如今帳號找回,依舊是本人。
【私聊】鈴鐺兒:從我第一眼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
【私聊】夜狼:當然我也有我的條件。
【私聊】鈴鐺兒:其實第一眼我被晃得什麼都沒看清。
【私聊】夜狼:首先你可以選擇還錢。
【私聊】鈴鐺兒:我說了不是我騙的錢!我不欠你錢!我不欠你錢!我不欠你錢!
【私聊】夜狼:那好吧,再見。
【私聊】鈴鐺兒:等等!!!
【私聊】鈴鐺兒:好吧,我欠你多少錢?
【私聊】夜狼:不算公會銀行物資和點卡,一共是三十三萬八千四百金。
【私聊】鈴鐺兒:…………………………
【私聊】鈴鐺兒:尼瑪不那麼有錢會死嗎?
【私聊】夜狼:我不會,可是你會。如果不是我替你還上了,你以為你能好端端站在這裡這麼久?
【私聊】鈴鐺兒:T_T我謝您了。不過很抱歉,你殺了我也還不起,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私聊】鈴鐺兒:不如我躺平任你殺,殺到解氣為止?
【私聊】夜狼:我為什麼要殺你?殺你對我一點好處沒有,浪費時間浪費電。
【私聊】鈴鐺兒:你用不用這麼現實啊大哥。
【私聊】夜狼:還不起沒關係,你還有第二條路可以走。
【私聊】鈴鐺兒:我相信那條路一定是光明的!
【私聊】夜狼:就是繼續當我的老婆。
【私聊】鈴鐺兒:…………
【私聊】鈴鐺兒:大哥,你喜歡男人?
凌揚想,他不是透過現象看本質,對我一見鍾情了吧?
【私聊】夜狼:不好意思,我性取向正常。
意思就是我不正常唄?凌揚腹誹,燒死你們這些異性戀。
【私聊】鈴鐺兒:如果沒猜錯的話,這號以前的主人應該也是個人妖。
不僅是人妖,而且是個騙子,還是騙財騙色吃完就跑最差勁的那一種。
對面那人聽到這句話後臉色很不好——不要問凌揚怎麼看出來的,他就是知道。
【私聊】夜狼:是的,這點我方才也想到了,沒想到我會被一個人妖瞞這麼久。
夜狼的語氣失落,凌揚都恨不得為他掬一把同情的淚水。
【私聊】鈴鐺兒:節哀順變吧,帥哥,你值得擁有更好的。
【私聊】夜狼:我只要你。
【私聊】鈴鐺兒:我……
要不是知道這不是一句情話,凌揚差點都被感動了。
【私聊】夜狼:這號是我收的第一個徒弟,也是唯一一個,我在新手村遇到她,從一級把她拉扯大,帶她練級、刷副本,給她打裝備、買時裝……
夜狼似乎陷入了對往事森森的回憶中。
【私聊】鈴鐺兒:看不出來,像你這樣的酷哥居然喜歡養成系。
【私聊】夜狼:她一滿級,我就跟她結婚了,兩個人在一起這麼久,周圍的朋友結了又離,離了又結,可是我們倆始終和和睦睦,不離不棄,連架都沒吵過。
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嘛,兩個人彼此在意才會吵架的說∼凌揚心裡這麼想的,嘴上還是畢恭畢敬,畢竟是自己債主,多說點兒好的不吃虧。
【私聊】鈴鐺兒:你們兩個的感情真好。
【私聊】夜狼:大家都說我們倆是伺服器裡的模範夫妻,所以就算發生了那種事,我也要竭力維護她的形象。
您這就叫死要面子活受罪。
【私聊】鈴鐺兒:你的深情讓我無比動容。
【私聊】夜狼:我不能讓別人知道我的老婆是一個人妖騙子。
更不能讓別人知道你是一個傻子。
【私聊】鈴鐺兒:你說得很有道理……
【私聊】夜狼:所以你要負責扮演好我老婆的角色。
【私聊】鈴鐺兒:應該的應該的……
【私聊】鈴鐺兒:嗯??!
【私聊】鈴鐺兒:不是,你都說了你對男人不感興趣,我可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這回我可沒騙你。
【私聊】夜狼:我對你本人是男是女沒有興趣,你只要表面上配合我就可以了。
【私聊】鈴鐺兒:精分我可不擅長,再說了,我也不知道怎麼扮女人。
【私聊】夜狼:沒有人生下來就會,一回生,二回熟,我相信你能做到。
【私聊】鈴鐺兒:謝謝你的信任……不過我不想啊!!
【私聊】夜狼:不想就還錢。
【私聊】鈴鐺兒:沒錢。
【私聊】夜狼:沒錢就押人。
【私聊】鈴鐺兒:……我刪號行嗎?
【私聊】夜狼:行,不就五百塊嗎,沒了就沒了。
凌揚頓時萎了。
權衡再三,凌揚把心一橫。
【私聊】鈴鐺兒:成,我答應你,不過我也有條件,我們約法三章。
【私聊】夜狼:我不一定會同意,不過姑且可以聽一下。
【私聊】鈴鐺兒:……第一,你是這號的老公,總要負起相應的責任,你看這裝備這麼差,我都不好意思穿出門。
凌揚想,橫豎也是賣身,至少要先保障自己的利益,眼前這人不當老公,當勞工使也不錯啊。
【私聊】夜狼:放心,你穿成這樣出門也是打我的臉。
聽完這話凌揚立刻後悔了,就應該把衣服脫光去人口密集的地方裸奔,狠狠地搧他兩耳光才對。
【私聊】鈴鐺兒:第二,我會在表面上全力配合你,但是私底下你是你,我是我,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你不能干涉我的私生活。
【私聊】夜狼:這點跟我的想法不謀而合,也請你不要纏著我不放。
是誰纏著誰不放啊!掀桌!
【私聊】鈴鐺兒:至於這第三點嘛……我還沒想好,想到再說。
【私聊】夜狼:最好盡快想,你的權力不是永久的。
【私聊】鈴鐺兒:有你對老婆這麼無情的嘛?
【私聊】夜狼:現在是私下時間,你不必那麼快入戲。
【私聊】鈴鐺兒:…… 
【私聊】夜狼:你說完了,現在輪到我說了。
【私聊】鈴鐺兒:你還要說??
【私聊】夜狼:第一、我老婆在我面前很聽話,我說一,她絕對不會說二。
【私聊】鈴鐺兒:………夫管嚴?
【私聊】夜狼:我們是相互尊敬的。
【私聊】鈴鐺兒:。。。好吧
【私聊】夜狼:第二、我老婆操作不錯,至少比一般女生要好,你想要不露餡,最好先把祭司操作練練。
【私聊】鈴鐺兒:那是因為他根本就不是女生。
【私聊】夜狼:不用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
【私聊】鈴鐺兒:我也是一番好心。
【私聊】夜狼:「我老婆在我面前很聽話。」
【私聊】鈴鐺兒:是的,老公!
【私聊】夜狼:乖
【私聊】鈴鐺兒:靠,現在不是私下時間嗎?
【私聊】夜狼:第三……
夜狼頓了頓。
【私聊】夜狼:我也沒想好,等想到了再說。
【私聊】鈴鐺兒:……………………
凌揚望天流淚。
【私聊】鈴鐺兒:我買個號而已,為什麼還強行送個老公?
【私聊】夜狼:你也可以選擇不要老公要債務。
【私聊】鈴鐺兒:親,贈品不要行不行?
【私聊】夜狼:抱歉,捆綁銷售,概不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