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趙普去哪兒了?
九王爺的這一不知所蹤,可急壞了軍中一眾將軍們。一如以往,在眾人毫無頭緒的時候,問一問小四子成了最好的辦法。
小傢伙伸手輕輕一指,一句「九九在那裡呀」成功點燃了眾人的希望,然而順著小四子手指的方向望過去,眾人又困惑了──小四子指著的是軍帳的方向。
賀一航茫然,看了看身旁的展昭和白玉堂。
展昭和白玉堂也在朝著軍帳裡望,莫不是在帳篷裡?
歐陽少征跑進帳篷裡,連桌子都掀開看了一遍,一臉茫然地看帳外眾人──哪兒呢?
公孫瞇著眼睛,伸手將小四子抱起來衝進了軍帳,問:「在哪兒啊?」
小四子依然指著前方。眾人再一次望過去,發現小四子指著的,是軍帳中豎著的一幅巨大的西域地形圖。賀一航趕緊將那張地圖拽了過來,問小四子:「趙普在哪個位置?」
小四子往前一探身,點住了地圖上的一個位置。
早已將西域地圖背得爛熟於心的歐陽少征和門口站著的葬生花幾乎是一起開口,「天坑!」
賀一航將地圖放下,就要帶人去找,展昭攔住了他,「我們去,你留在軍營,以防有什麼意外發生。」
歐陽也點頭,「我去,你在這兒坐鎮。」
賀一航憂心忡忡,不過他也知道自己這個時候絕不能離開軍營。
天尊和殷侯讓幾個小的放心,小四子都沒鬧,趙普肯定沒事兒。說完,兩個老爺子就沒影了。展昭和白玉堂趕忙也跟去了,小良子緊隨其後。
公孫哪兒肯在軍營裡等啊,爬上了么么的背,小四子在下邊直蹦躂,霖夜火抱起小四子也跟了上去,么么馱著三人,跟著展昭和白玉堂往天坑的方向飛去了。
歐陽少征和鄒良他們也帶著幾路人馬殺出黑風城,去救他們的元帥了。
一轉眼,軍營裡走了一小半人,賀一航在軍帳裡來回踱步,也是難得見這位沉穩的副帥這麼著急。
而軍營門外,除了一眾撓頭等消息的副將外,葬生花、天殘、藍弁和薛燼他們幾個人倒是顯得挺輕鬆。葉知秋被留在軍營給賀一航搭把手,因為沒得去而急得直蹦,卻瞅見他師伯和那三個老頭挺淡定的喝茶。他也納悶,跑過去問:「師伯,你們不急啊?」
天殘拽過葉知秋,讓他在自己身旁坐著一起喝酒吃宵夜。
葉知秋仰著臉看眾人。
薛燼見他這般毛躁,笑著搖了搖頭,「沒發現除了趙普之外,還少了個人麼?」
葉知秋微微一愣,歪頭一想,忽然就眉頭一鬆,「啊!」

放下軍營中亂成一鍋粥不說,且說趙普,這位九王爺究竟在哪兒呢?
趙普此時就站在天坑旁邊。
時間已至深夜,彎月高掛繁星似海,夜晚的大漠壯美而寧靜,白天黑如油墨的天坑,到了夜晚,卻如明鏡一般。
反射著月光的天坑表面呈現一種奇異的銀色,如鏡又如冰,月輝之下,是倒映的星空,彷彿縱身躍下,就能通往另一個世界。九王爺就這麼站在坑邊的坡上,他背著手,微微地低著頭,目光注視著坑中的星斗,臉上沒有任何的神色變化。
夜風吹拂起趙普微亂的髮,黑色的衣服幾乎與夜裡的大漠相融,只有皇家服飾藏於衣料中的隱龍紋在月光下明顯了起來,遠遠望去,似有九條若隱若現的龍盤繞其上,衣服隨風微動,那九條龍也似蠢蠢欲動。九王爺站了一會兒,緩緩抬起頭,望向對面的陡坡。
坡上並無人,只有一把不知何時插在那裡的刀。
月光下,刀身反射著銀光,刀上的紋路和鏽跡都清晰可見,從外形和鏽蝕的程度來看,這是一把古刀了。九王爺盯著那把刀看了一會兒,開口:「大費周章把我找來,就為了給我看一把破刀?」
隨著趙普的話音落下,對面的山坡後邊緩緩地走上來一個人。
從身形看,這人一副少年模樣,也就十多歲。藉著月光,趙普看清了對面人的樣貌──一個少年,一雙黃眸,以及耳朵上一個造型奇特的牛角鏤空耳飾。
趙普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人,也沒說話。
那人也打量了一下趙普,沉默了片刻,開口問:「你好似並未中我的攝魂之術。」
九王爺無所謂地一聳肩,「我好歹也是白鬼王教出來的,而且我之前領教過殷侯的攝魂術,你內力雖高,但攝魂術和幻術都馬馬虎虎,起碼比起那兩位老爺子是差遠了。」
那少年笑了一聲,不解,「你既未中招,為何獨自前來?是自信過度,還是嫌自己命長?」
趙普背著手抬頭看看月光,倒是很自如,「我家小神仙金口已開,說了我今日逢凶化吉,所以我哪兒都敢去,沒什麼可怕的。」
少年仰天笑了兩聲,笑聲帶著一絲乾啞,似乎已歷經滄桑。笑完之後,他看著趙普,「有膽色。那你不問問我是誰麼?我引來了天下江湖人,遼國西夏兩路大軍,布了四邪之陣,這一切,就是為了將你引到這裡來,你那麼聰明,不如猜一猜我有什麼目的?」
趙普微微地點了點頭,嘴角帶出了一絲笑容來,「你是什麼人是什麼目的,我上哪兒猜去?我趙普一直都只說自己知道的,從來不去猜些沒根沒據的。」少年微微搖了搖頭,還沒等他開口,趙普卻緊接著話鋒一轉,道:「不過有一件事情,我倒是正巧知道。」
那少年問:「知道什麼?」
趙普伸手,指了一下他的那個耳飾,「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耳飾是什麼意思,只當是一種西域罕見的裝飾品。」
那人疑惑地側過頭,似乎也沒想到趙普竟然會說到他的耳飾。
「我雖然出身西域,但對西域的風俗並不算太瞭解,小時候跟漢人接觸的時間也更多,不過嘛……」趙普淡淡一笑,「說來巧了,我偏偏就知道這種形狀的耳飾是什麼意思,也多虧了這玩意兒的提醒,大爺早有防備,沒中你的招。」
少年一愣。
趙普不緊不慢地接著說:「我娘當年離開中原後,帶著我逃回部族。雖說她從不提起,但我知道,她還是想念我爹的,畢竟在我出生的前一天,兩人還是恩恩愛愛,轉眼不到一天光景,就反目成仇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娘脖子上都掛著這樣一個類似形狀的飾品,一直到我記事,這東西都還在。直到我五六歲,那個飾品才被她拿下來放在家中祠堂裡,從此之後再沒佩戴過。這個形狀的飾品,有一個只在西域貴族之間流傳的名字,叫『浮珥』,是忘情的意思。」
趙普的話說完,一陣微風過,風穿過那少年佩戴的耳飾上的空洞,有一種類似哼唱般,極細微、極輕緩的響聲傳出,近似於情人間的耳語,異常的溫柔。
那少年呆愣了片刻後,再一次仰天大笑,笑聲悠遠……那笑聲伴著頭頂轉移著的星空,異常蒼涼。
趙普聲音平緩,似乎有些悵然,「我娘以前跟我說過,什麼人會帶忘情之物?長情之人。什麼時候將忘情之物取下?真正忘情之時。你這耳飾佩戴至少百年了吧?我雖不知你身分,但我知道,你是世間少有的長情之人。人活一世什麼最苦?想要忘情卻偏偏長情之人最苦。我雖不是什麼熱衷於風花雪月的才子佳人,卻知道長情之人為了能忘情,願意付出一切。而若是有機會挽回所愛,他可以讓別人付出一切。你是愛上了誰了?或者說百年前,你失去了誰了,讓你如此不甘,兜兜轉轉好幾世,也要將人搶回來?」
「哈哈哈……」那少年的笑聲再一次傳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笑聲幾乎要撕破夜空,這一剎那,彷彿輪轉著的星辰都停了下來。
「趙氏子孫怎麼出了你這麼個後代?為皇者皆無情無義,怎麼會有你這麼個懂情的?」少年雙眼都亮了,饒有興致地打量著趙普。
九王爺搖了搖頭,「所以我這輩子都當不了皇帝啊!不過話又說回來,你說是無情無義的皇帝好,還是情深似海的皇帝好呢?」
那人緩緩抬起頭。
「當然是無情無義的好了!」九王爺微微地笑了笑,「天下為君者,但凡國富民強的,皆鐵石心腸。愛江山還是愛美人要比過之後才知道。怎麼比?為天下捨摯愛,還是為摯愛捨天下?為了一個人,別說江山社稷黎民百姓,就算神佛擋路,也都要斬盡殺絕的,這種大多是留下千古罵名的昏君……你說是不是啊?聖靈王。」
趙普「聖靈王」三個字一出口,大漠之中瞬間狂風大作,九王爺微微一抬手,擋了一下撲面而來的風沙。
只見那少年突然抬起雙手閉上雙目面露微笑,似乎心滿意足。隨著他的舉動,原本平靜的天坑水面忽然沸騰了起來。
趙普看著翻滾的水面一點一點地漲高,漸漸地,水面上形成了一個個黑色的人形,而原本黝黑如墨的水面,卻漸漸變得清澈起來,他微一皺眉。
「你竟然猜到我的身分。」那少年猛地抬起頭睜眼,那雙盯著趙普的眼睛從黃色轉變成了金色。
趙普就感覺對面一股凶猛的黑色內力撲面而來,趕緊抬起雙手運足內力往外一推──那股內力在空中被推了回去,但趙普還是後撤了一步。九王爺一撇嘴,忍不住暗道了一聲──?!這內力夠猛!
「不錯嘛!竟然能擋回來,不過可惜……」那少年緩緩地抬起手,「我的目的,並不是想要你的命……」隨著他的話,那些水面上的人形漸漸地聚集到一起,黑影逐漸融合,不一會兒,半空中就形成了一團黑色的有形內力,內力之中似有萬千亡靈糾纏嘶吼,隔著老遠都能感覺邪氣逼人。
九王爺一挑眉,「這個厲害!」
「趙普,我要的不是你的命,是你的身體。」
聖靈王下一句話,讓九王爺有些困擾地搔了搔頭,「這個不好吧,你問過我家書呆沒有啊?大爺有主了!」
聖靈王冷笑一聲,「世人都想搞什麼神鬼邪魔,殊不知想要天下大亂,並不需要那些東西,只要你一個趙普就可以了!」說完,少年猛地一抬手,那股黑色的內力如同怪獸,以雷霆萬鈞之勢朝著趙普撲了過來。
九王爺望天,似乎挺無奈,只是他並沒有上手去擋,而是猛地往後撤步,喊了一句:「家務事你們自己解決好不好啊──」
隨著趙普往後這一撤,一個人影從黑暗中閃了出來,往趙普身前一站,一抬手──瞬間狂風一滯,那股撲向趙普的內力被迎面而來的另一股黑色內力撞飛出去,天坑之中水花炸開,水浪裹挾著黑色內力直沖天際。
剛剛趕到的展昭和白玉堂被這驚天的巨響聲嚇了一跳,抬頭看,就見天尊和殷侯不知何時已經趕到了,就站在前方不遠處的高坡上望著天坑的方向。與此同時,遠處龍鳴之聲傳來,公孫抱著小四子,坐著么么飛過來了,兩人和身後的霖夜火都看到了那股內力和水浪在半空中炸開,再看四周,彷彿天降大雨,水花落下後如同黑色的滾珠,嘩啦啦落了滿地。
「爹爹看呀──」小四子伸手一指下邊,示意公孫看,「九九在那裡呢!」
公孫一直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回去。
趙普正完好無損地站在天坑邊,他身前站著黑水婆婆。此時,黑水婆婆銀色的短髮隨風微揚,四周還彌漫著一股強大而詭異的內力,眾人都覺得心跳加速,四周圍寂靜無聲,予人一股窒息之感。
展昭和白玉堂都看向天尊和殷侯,兩位老爺子則是正面帶疑惑地看著前方的情況。
殷侯小聲問天尊:「誰啊?以前出現過麼?」
天尊瞇眼瞅他,「你都沒見過啊?我就說眼生。」
天坑的水面漸漸平靜了下來。
黑水婆婆緩緩一抬手,對身後的趙普,以及正準備上前看個究竟的眾人說了兩個字:「退下!」
天坑邊,終於找到了趙普的眾人,發現事情朝著他們意料之外的方向發展了。那個幕後的神祕黃眸少年終於出現,然而本該是黃眸的他卻成了金眸,而更令人驚愕的是──趙普稱他為「聖靈王」。
這位身量不高但內力驚人,那黑色內力朝著趙普撲過去時像是惡鬼撲食一般,好在黑水婆婆及時出現,擋下了內力。展昭等人這會兒倒是想起來了,好像打從剛才就沒見著黑水婆婆的面兒,眾人的注意力都在趙普身上,倒是把她忽略了。
看樣子黑水婆婆是跟趙普一道來的,看趙普這不慌不忙的樣子,估計是兩人事先已經說好。
黑水婆婆這一掌內力氣勢驚人,那一抬袖一聲「退下」更是壓得住場,這麼大個九王爺也乖乖往山坡下跑。
在坡下截住了趙普的展昭和白玉堂都問他怎麼回事,趙普跟兩人退到不遠處殷侯和天尊身旁,老實交代:「沒事兒,跟婆婆說好了,引個人出來。」
這時,遠處馬蹄聲響,歐陽少征一馬當先帶著兵馬就殺到了,抬頭一看發現趙普完好無事,火麒麟白眼就翻起來了,「趙普!你丫是不是又使詐!」
歐陽少征身後眾將不知道趙普丟了的事──都納悶,元帥怎麼在這兒?瞧瞧先鋒官這氣勢……這是要造反?
趙普想回嘴又覺得有點理虧,歐陽少征就差從馬上蹦起來拿冰鐵棍丟他了,「你使詐他娘的跟我們說一聲啊!大爺差點兒嚇尿了,你個不靠譜的!」
展昭、白玉堂和霖夜火,包括公孫、天尊和殷侯在內都斜著眼睛看趙普,九王爺見眾人都一臉嫌棄,也是有些尷尬。
公孫瞪他一眼,「就是!說一聲啊!嚇死人了!」
趙普賠笑,「那什麼……不是事出突然麼……」說完,對遠處拿眼白瞅自己的兄弟擺擺手,那意思──沒事!回去跟老賀說一聲,別嚇死了。
不用趙普吩咐,董仟翼已經回去報信了。相繼趕到的龍喬廣和鄒良也都鬆了口氣。不過此時,山坡上隔著天坑對峙的兩個人情況有些微妙,也引起了眾人的好奇。
眾人都看向趙普──你來解釋解釋?
趙普簡短地說了一下,「我剛才正看你們在四個角破陣呢,突然就發現帳篷附近出現了一個黑黢黢的洞,可邪性了,好像還有一股力量在引我往裡走。」
眾人都睜大了眼睛看著趙普──所以你就真走進去啦?有洞你就鑽啊你又不是老鼠!
趙普一聳肩,「我本來也不想進去,不過黑水婆婆就這麼站在一旁看著我,我瞅見她對我點點頭,就鑽洞裡去了。然後就一路往前走,只見前方遠處有光,四周卻是一片黑暗,不過我想起以前師父教給我的破攝魂術的法子,漸漸就都能看清楚了,發現是走出軍營,去往天坑的方向。而且奇怪的是,四周的人都看不到我!」
眾人點頭……原來是這麼回事。
「那你怎麼說那少年是聖靈王?」眾人好奇。
趙普道:「其實之前說起黃眸之人,我就在想這人究竟是什麼身分。西域這麼多年太太平平,沒發生過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要練成黃眸不容易。而且黑水宮消失後,應該沒人會這種上古武功了,所以這種武功只可能是黑水宮毀滅前……或者說,是黑水宮創立之前的。夜后當年雖然殺了聖靈王,但事實上,真正會使用黑水宮內力的,應該就是當年的聖靈王本人,那麼聖靈王的內力轉移去哪兒了呢?」
眾人都皺眉想了想,覺得趙普這想法倒是有理。
「聖靈王是死在夜后手裡的,那麼最大的可能,就是他的內力轉移到了夜后身上。」九王爺說著一攤手,「跟萬千被他害死的邪靈一起,被困在夜后的身體裡。」
眾人都了然,「原來如此。」
「夜后死時內力散盡,聖靈王的邪靈也得以離開,其他邪靈可能回歸了天坑,但聖靈王卻很有可能去了別處,寄宿在某個身體裡,然後一代一代地傳了下來。」
「所以,聖靈王的目的是──」公孫驚訝,「要找到夜后?」
「應該是靈后吧?」展昭說:「聖靈王當年是想要靈后活下去,夜后是個意外。」
「可夜后死了之後,靈后也死了啊!」白玉堂說:「黑水婆婆體內,最早的那一代,是之前我們見過的余些羅吧?」
「對啊!夜后應該是在天坑裡的那些亡靈組成的,靈后已經死了。」展昭覺得有些糊塗,「那要怎麼找?」
「就是啊。」公孫也看趙普,「人家要你的命幹嘛?」
九王爺抱著胳膊嚴肅臉,「他說要我的身體!」
「吭?」公孫一驚,音調都拔高了幾分。
展昭和白玉堂一臉嫌棄,霖夜火也疑惑,「要你這個大老粗幹嘛?要投胎找個漂亮的嘛!」
九王爺撇嘴──大爺就是美男子!
公孫瞇著眼睛摸下巴,小聲嘀咕了一句:「聖靈王審美有問題!輪迴千年輪瞎了眼了。」
趙普湊到公孫跟前,「你說什麼?」
公孫一扭臉不理睬他,展昭拽了拽趙普讓他別扯遠了,說正題,「他要你的意思,是想造反再稱帝麼?」
九王爺搔搔頭,「說什麼要天下大亂之類……大概想把我弄成另一個夜后吧……你看那些黑兮兮的內力,都是天坑裡出來的。」
趙普話剛說完,展昭和白玉堂突然同時一抬眼,似乎是想明白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