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我離開這個世界將近十年了。
時光荏苒,卻又飛逝得讓我心驚,若要做個比較的話,我健康地活著的時光,或許已比我死去之後的時間還要短暫。
打從我出生開始,就罹患了先天性心臟病。
這病讓我的身體受到許多限制,例如不能做劇烈運動,還曾經發生過只是單坐著就突然心律不整,最後嚴重到要送急診的情況。
在內心深處,我也曾忍不住覺得難過,為什麼自己生來身體就是比別人差,要常常進出醫院,不能隨心所欲地參加任何活動。不過因為一直有我爸媽的鼓勵,讓我不再胡思亂想,決定好好地渡過這一生。
有一天,我走到公司外面買東西的時候,心臟突然無預警地發病。
那痛苦的感覺就像是心臟被人用力捏著,且快要被捏得粉碎一樣,胸口好似有一股力量在用力擠壓,讓我快要無法呼吸,當下的我奮力地想喊出求救的聲音,讓別人可以聽見。
很不幸地,剛好沒有任何人經過這裡。
最後我因為無法承受這個痛苦而失去意識,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我就發現自己置身在這座墓園裡了。
起初我以為自己睡著了在做夢,但不是,我的視線掃過周圍,看到親戚們正在把裝著我遺體的棺木埋入土裡。
我試圖發出聲音大叫,告訴他們我在這裡,但卻沒有半個人聽見我的聲音。
剛醒來的我對眼前所發生的事情還摸不著頭緒,僅存的意識正努力說服自己,這是在做夢。
我用力捏自己的臉頰,並祈禱這場夢趕快結束吧。
只是等了一天又一天,這場夢看起來並沒有要結束的樣子。
這事實太讓人難以置信了,我站起來繞著墓園走,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才慢慢地瞭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而這讓我發現自己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
當我整理好思緒,理清所有發生的事之後,才肯定自己早就已經死亡的事實,而這,也讓我驚呆得好幾天說不出話來。
但說也奇怪,我沒有感覺到傷心或想哭什麼的,只覺得驚嚇和驚奇,就好像我得知的是別人的死訊一樣,而不像是自己的事。
等到我能接受眼前的狀態之後,才開始覺得好一些,安慰自己至少當鬼也不是多麼糟糕的事情。
當鬼至少可以讓我到處遊玩,不受任何限制,不像活著的時候,完全不能去離家太遠的地方玩。
這裡周圍全部都是墳墓,卻只有我一隻鬼魂,這感覺還滿奇怪的,但隨著時間過去,這股疑惑也隨之淡去,現在我的想法只剩下明天要怎麼渡過比較好。
還有一件事。
既然人都死了,當然就不需要吃飯,但我還是像活著的時候般會有想要吃飯的欲望,而親戚們在清明節過來祭拜的話,能讓我一直都有東西可以吃。
不過快樂總是不會長久。
隨著時間過去,來到第三年的時候,親戚們就再也不來我的墳前祭拜了。他們彷彿在分完遺產之後,就把關於我的事情都遺忘了。
鬼魂的生活從原本的快樂,很快地就變成痛苦;從我可以做活著的時候不能做的事情而感到興奮,到現在很想念和人說話的感覺。
或者至少,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能有一個人看得見我的存在。

那一天,是個如同往常一樣的早晨。
因為還不到清明時節,所以安靜的清晨頂多只有風聲和鳥鳴聲會傳進我的耳裡,我輕輕地吁了口氣,仰躺著看向蔚藍天空,讓早晨陽光晒了好一會兒後,就睡著了。
沙……沙沙!
聽起來很像是在挖土或建造某種東西的聲音,把我驚醒了。
我睜開雙眼,頻頻眨了一會,讓眼睛慢慢適應光線後,才緩緩起身坐在墳墓上,視線落在一群正在討論的人們身上。
我試著仔細聽清他們談話的內容,才知道他們正在討論關於墓碑該用哪一種材質及款式比較好的話題。
喔,原來是來下葬啊!
搞清楚後,我就興致缺缺地躺了回去,思索著是要繼續睡覺,還是找點什麼事情來做好呢?
就在我陷入思考的時候,聽見某個人的聲音。
「爸爸,為什麼旁邊的墳墓是棕色的,不像其他墳墓是綠色的啊?」
嗯……
聽到那疑問聲的瞬間,我呆愣住了。我想著周圍有誰的墳墓跟我的一樣是棕色的嗎,結果是沒有。
我坐起來看著正在說話的人,他指的一定不是別人的墳墓,因為這附近就只有我的墳墓是沒有人來澆水照顧的。
我看著那個大約十歲大的小男孩,以清脆的聲音對著爸爸說話,心就軟了下來,因為每次看到活潑的小孩,總是讓我想起自己十歲的時候,每天都只能在醫院裡望著窗戶外面看。
「它之所以會是棕色的,是因為家人親戚沒有幫他繳管理費啊,所以才會沒有人來幫他澆水。」看起來應該是爸爸的人回答,然後將兒子抱起來。
聽到爸爸的回答之後,男孩露出擔心的表情。
「所以很久都沒有人來祭拜他囉?」
「應該是這樣吧!」男孩的爸爸回答後,用手撫摸著男孩的頭,然後將男孩放下來。突然間,男孩跑向我的墳墓,然後轉頭對著爸爸說話。
「爸爸有香嗎?」男孩清脆的聲音問道,表情看起來很開心,好像想起了什麼好主意一樣,「哥哥應該很久沒有吃飯,現在一定很餓了。」
正在聽父子倆對話的我,忍不住笑出來。
不是因為那些對話很奇怪或很好笑,而是我覺得很可愛,那是誰聽了都會露出微笑的話語。
男孩的爸爸好像也笑出來了。
「爸爸,我是說真的啦!」男孩皺眉頭,不高興地碎念著自己的爸爸居然在笑,就像是把他的話當成笑話一般。
「好啦好啦,不生爸爸的氣喔!」爸爸哄男孩的時候,聲音中還是帶著笑意,一邊在包包裡找出三支香和塑膠杯,將土舀進杯子裡,接著把香插上去,「可是叫人家是哥哥不太好吧,說不定他比爸爸的年紀還大呢!」
「不會啦!」男孩一邊說,一邊伸手接下杯子,放在墳墓前,「墓碑上面有寫,哥哥死掉的時候是二十五歲。」
我聽到這裡愣住了,內心感到十分複雜。
真的是很短的壽命啊!
在這個世界上只活了二十五年,根本就還來不及好好享受人生,就算再加上當鬼的這十年,可死後的生活跟活著的時候根本無法比擬。
「他可能是發生意外吧?」男孩的爸爸以平淡的口吻說,接著拿出打火機點燃塑膠杯上的三支香,「話說你有食物或點心可以祭拜他嗎?」
話一說完,男孩的表情就變得有些焦躁,拚命地在自己的包包裡東翻西找,然後拿出一樣東西給爸爸看,「這個可以嗎?」
我使勁地伸長脖子,想看看那是什麼東西,但是什麼都看不到,可惡!
「也可以喔!」男孩的爸爸看起來像是在憋笑,或許是怕兒子會生氣吧。「快點吧,我們要走了,趕快拜完就跟哥哥說拜拜囉!」
男孩應聲後,把緊握在手掌裡的東西放在墳前,然後立刻轉身跟在爸爸後面跑上車去。
我看著那輛車子駛離到看不見後,才低頭看向剛才對方送給自己的東西。
一看到剛才還緊握在男孩手裡的東西之後,我也立刻笑了出來。
……三顆糖果……

第一章
我當然喜歡我的愛心糖(譯注:Heart Beat,糖果品牌,愛心形狀。),你明白嗎?

除了那天發生的事之外,我的日常鬼生都還是一如往常。不過比起原本毫無目標的一天過一天,現在我的心裡,似乎多了某種感覺。
以前覺得當鬼好無聊的心情幾乎都消失了,從每天都只能想著「明天做什麼好呢」,轉變成了滿心期待清明節什麼時候會到來。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期待某個人再次出現,但是那天的第一印象,讓我出現前所未有的感動。
有部分原因或許是因為我已經有長達十年的時間,沒有和任何人講過話,或有過任何互動的關係吧。
我看著手上的三顆愛心糖,完全沒有想吃掉的感覺,那些活著的時候想吃東西的欲望,或許都消失了吧。
這三顆糖果,總讓我想起那一天在我墳前童言童語的小男孩。
又是一個好天氣的清早,我迷迷糊糊地醒過來。就在我想著清明節什麼時候要到來時,突然聽到負責打掃這一帶的清潔阿姨的聲音。
「天氣還真是熱啊!」阿姨不耐煩地一邊碎念著,一邊為我隔壁的墳墓清潔和澆水。我聽到阿姨這樣碎念時,不禁挑眉,然後關注起正在打掃墳墓的人。
我看見隔壁墳墓被整理得很乾淨整齊,連雜草都有人拔除。不過當畫面切回到我這殘破不堪的墳墓時,只見雜草叢生的亂象,如果再繼續棄置不管下去的話,再過不久應該就會變成原始森林了吧。
阿姨打掃完後,便走過我的墳前,前往另一個墳墓繼續工作,此時我就沒有再繼續關注她了,站起身來打算到附近去散步一下再回來。
不過阿姨的聲音,讓我的腳步定格,無法邁開步伐。
「噢,是誰的愛心糖啊?」
嘿!
正當我的大腦正評估著這附近有沒有誰的墳墓也像我一樣收到糖果當作供品,且在快速搜尋過一遍後,結果是無時,我突然大吃一驚。
「剛好想吃點甜的,看起來還滿新的,應該沒關係吧!」
等一下!阿姨妳要幹嘛啦!
我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議地看著她把糖果拿起來,拆開包裝紙……打從我出生到現在都三十五歲了,才知道真的有人會餓到失去理智,連供品都敢拿起來吃。
不管她究竟是否真要吃,我馬上伸手去搶回來。不過無論怎麼拚命地想把糖果搶回來,那顆糖果依舊穿過我的手掌。
當阿姨拆開包裝,把我的糖果吃掉的時候,我以憤恨的眼神瞪著她,恨不得可以張大嘴巴吞下她的頭啊!
突然阿姨停止所有的動作,視線看向我的墳墓,就像是感覺到了我憤怒的眼神一樣。
我充滿希望地看著阿姨,鬆了一口氣和開心的心情同時在心裡取代了恨意。
她好像突然改變心意了的樣子。不管這是因為我想要感謝的老天爺顯靈了,還是因為阿姨在完成竊取糖果行為之前,突然想到自己有糖尿病,無論是哪種理由都好。
但是突然之間,阿姨雙手合十拜了拜我。
「不好意思,給我吃喔,感謝你!」
「我可以不允許嗎?」
我如此回答,即使心裡很清楚對方根本就聽不到,但是我除了眨眨眼之外又能怎麼樣?頂多就只能以痛恨的心情,怒瞪對我的糖果順手牽羊,而且還不等我回應的偷糖賊!
將糖果送進嘴巴裡之後,阿姨便帶著愉快的心情走掉了。而我手中的糖果少了一顆,點心……哎……是供品被幹走,讓我的心情變得很失落。
我盡力地讓自己樂觀一些,至少阿姨只幹走一顆。
不知道以後會不會還給我就是了。
在打掃阿姨整理完,又走到下一個墳墓的時候,我稍微移動身體,改以坐在地上,雙膝微彎的姿勢,看著那個男孩親人的墳墓,同時也看著打掃阿姨。
嘆了一口氣,心裡默念著希望她不會又做蠢事,回來把剩下的糖果全都幹走。
等到阿姨把墳墓都清潔整理完畢之後,突然轉頭看著我的墳。
我的臉色突然變得很慘白──好啦原本就已經是慘白的了,嘴巴上念著什麼經文都好,只要能把她趕走,愈遠愈好。
說起來也滿好笑的,明明我是個人見人怕的鬼魂,卻對人類束手無策,就連一顆糖我也搶不回來。
看來向上帝祈禱或念經求佛祖通通都無用,阿姨帶著堅定的眼神走向我的墳,感覺就像拿著軍槍準備要上戰場一樣嚴肅,不過現在她手上拿的是掃把和畚箕,腰帶掛著一把鐮刀。
完了!
我提前向手上的糖果做最後的告別,同時心裡也盤算著,要不要就乾脆吃掉算了,可是又覺得現在還不想吃甜的。
算了……我放棄,準備告別另一顆愛心糖。阿姨走到我的墳墓前時,突然間停下所有的動作。
我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她,內心忐忑不安,好怕對方又突然做出奇怪的事情。
最後阿姨卻只不過是蹲下身去,將長得跟原始森林一樣的野草割掉。
噢!
我眨了眨眼看著那個用鐮刀幫我的墳墓割草的人,不知道她是不是因為怕我晚上追到夢裡興師問罪討回糖果,所以才會幫我整理墳墓的周邊。
但這也是好事,因為我不喜歡自己的家髒髒亂亂的,只可惜我沒辦法自己親自動手清潔,否則早就把這裡的野草都拔光光了。
這是我今天第二次嘆氣,靜靜地看著正在整理野草的人。
就算吃了,對我也沒有什麼好處,只不過這些糖果對我來說有心情上的意義,使我想起那個男孩罷了。
我一邊看著阿姨幫我除草,一邊想著很多事情,然後不斷地變換姿勢,或坐或躺,一直到不小心睡著了。

時光飛逝,清明節再次來臨。
今天早上我特別早起。
清明時節通常會讓我比平常早起,不是因為我很勤奮想要早點起床,或者想早一點起來看別人祭祖,而是因為鞭炮的聲音,害我就算想要強迫自己閉上眼睛也沒有辦法。
我看著前來祭祖的人們,內心湧起許多不同的心情。我剛開始的時候並不喜歡清明節,因為他們放鞭炮的聲音會把正在睡覺的我驚醒,這真的很令人不爽啊!
日子一久,我反而漸漸會想念清明節。
平時這裡幾乎不會有人來,墓園非常安靜寂寞。
一開始我有點不習慣這種寧靜的氣氛,不過時間久了也就慢慢習慣了。但是習慣不等於喜歡,可以看到人,可以聽到交談的聲音,總比什麼聲音都沒有來得好。
尤其是今年的清明節,比起期待人們的交談聲,我還有另一個期待的理由。
我知道等待那個男孩的出現,很有可能只是白等,畢竟嘴巴說說永遠比實際行動來得容易,況且時間都已經過了一整年。如果那個男孩不記得自己曾經說過的話,我一點都不意外。
即使如此,在我的內心深處,仍然期待能夠再見到那個男孩一次……就算只有一次也好。
今年的清明節,我等待的時間感覺比前幾年還要更久,箇中原因也許是因為我一直期待著某個人的出現,就算希望很渺茫,我仍然認真地等待著他。
我一直痴痴地等,盼望地等,終於等到那家人來祭祖的那一天。
當看到熟悉的車開過時,我還不太確定,直到看到那個男孩的身影出現,我的心立刻被各種情緒給填滿了。
我看著那個男孩,內心滿滿的全是無法言喻的感動,或許因為我從未曾想過,如此空泛的期待,居然實現了!
那個男孩走到我的墳前,然後停下腳步。
我無法壓抑內心的興奮,開心地觀察男孩的身形,他似乎比去年長高一些。不過心情很快地就被一股疑惑感代替,因為我留意到男孩的表情。
我腦海中浮起去年的記憶,那是一張活潑的臉龐,不過眼前的表情很明顯看起來是失望的。
是不是發生了不好的事呢……
我馬上就緊張了起來,很想好好關心一下對方。
不過就算我說再多,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根本就不可能聽得見。
「哥哥不喜歡吃愛心糖嗎,怎麼只吃了一顆而已呢?」
原本擔心的心情,一聽到對方滿臉失望的原因後,差點就笑出來。
我的老天啊!
雖然我沒有吃下那些糖果,但是就算吃了,結果也不會改變,放在那邊的糖果並不會不見啊!
既然真實世界裡的東西和鬼魂世界裡的東西是分開的,那放在墳前的供品怎麼可能會不見呢!
「還是你有什麼喜歡吃的東西嗎?我下次帶來給你。」
我看著眼前站著動來動去的人,被他的可愛感動到笑出來,然後以充滿興致的口吻回答他。
哪怕我很清楚地知道他永遠都聽不見我說的話。
「甜點的話我喜歡巧克力,鹹的就什麼都可以,我特別喜歡吃肉。」
我就像自言自語一樣嘀咕著,沒有期待對方會聽到我在說什麼,因為畢竟是活在不同的世界,他根本就無法接收到我的訊息。
男孩沉默了一會兒,猶如小狗狗一樣的眼神望向墳墓的上方,像是在等待答案一樣,但他所得到的回應卻是一陣無聲,樣子看起來好像因為沒有得到答案而顯得無比失望。
唉,好想抱一抱安慰他喔!
其實我並不是喜歡小動物的人,不過當看到那種撒嬌的眼神,就差點忍不住想撲上去抱緊處理,摸摸頭好好安慰他啊!
男孩轉頭對著爸爸說話,接著跑到車上去,回來時手上多了一個謎樣的紙盒。
我揚起眉毛,好奇地看著對方手上的紙盒。男孩將紙盒放在供品臺上,然後點燃三支香。
直到男孩的爸爸祭拜完祖墳之後,就喚男孩上車,男孩轉身回頭笑一笑揮揮手。我看著男孩離開的背影,直到看不見了之後,才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東西。
我打開紙盒。
驚訝地瞪大眼睛,看著紙盒裡的東西。
巧克力塔……?
我不斷地思考各種可能性,然而內心的震驚感卻絲毫沒有減少。
難道那個孩子聽得到我說的話……?
……不可能的……

我嘲笑自己的愚蠢假設,這種事怎麼可能啦!如果那個孩子真的聽得到我說話,根本就不會露出那麼失望的表情的!

……這根本就只是個巧合而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