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越然坐在椅子上,沉默地看著醫生。
面前的醫生拿著他的化驗單,已經思考了足足五分鐘,思緒像是浸到另一個世界裡似的。
第六分鐘,醫生放下單子,終於望向了他。
越然道:「我到底什麼情況?」
醫生推推鼻梁上的眼鏡,繼續望著他。
越然總覺得那目光有些憐憫,問道:「我得了絕症?」
醫生道:「沒有。」
越然道:「我其實是個Alpha?」
醫生道:「不是。」
越然道:「那我……」
醫生阻止他發散思維,說道:「你沒病,很健康。」
越然道:「我要是沒毛病,還用來這裡麼?」
「你只是信息素有點特殊,可能是變異的一種,但本身沒問題,」醫生措辭一番,「我給你舉個例子,你看貓都喜歡貓薄荷,雖然人類不覺得那味道勾人,但也不能因此就說貓薄荷有問題。」
越然默默反應一下:「您的意思是……」
醫生「嗯」了聲,打量眼前的Omega。
這少年骨骼纖細,身穿淺色T恤和牛仔褲,十分的乾淨清秀,細看之下,那五官甚至可以用漂亮來形容,Omega的特徵非常明顯。
然而……
他的目光更憐憫:「你來化驗那天,我們用你的信息素做了一個實驗,醫院裡還沒配對的Alpha,無論醫生還是病人對你的信息素都很排斥,我們本以為是腺體出了問題,但化驗結果證明你很健康。」
越然:「……」
醫生道:「你放心,排斥反應只出現在Alpha身上,Beta和Omega都不會排斥你。」
「這我早就知道,」越然道,「總之你們沒法治,對吧?」
醫生道:「它就不是病,只能算個體差異。」
越然站起身:「嗯,我知道了。」
醫生擔心他會想不開,跟著他往外走,勸道:「其實Beta裡也有很多優秀的人,沒人規定Omega一定要找Alpha。」
越然道:「我懂。」
醫生目送他出門,一時唏噓。
Alpha和Omega的比例正越來越失衡,據報導全國目前約有一千多萬個Alpha要打光棍,且未來這一數字還將持續擴大,這種情況下一個Omega想找伴侶是極其容易的事。
但越然的信息素卻被Alpha排斥,要命的是Alpha和Omega天生相互吸引,如果越然以後愛上一個Alpha那就虐心了,他越是發出信息素,對方就越排斥,連共處一室都做不到,更別提是睡在一張床上。
堂堂一個Omega混到這個地步,是真的慘。
「淒慘」的越然邁出醫院,一張臉面無表情。
他有點不爽,但也沒有太不爽,因為對於自己不招Alpha待見的事,他早已習慣。
人在十二歲前,身上的信息素並不明顯,之後才會逐漸顯露。
他就是從那時起慢慢招Alpha厭煩的,他不明所以,只當是青春期性格不合,看著那些眼高於頂的Alpha就想打他們的臉。幾年下來,他有著豐富的和Alpha作戰的經驗,以後若就這麼維持現狀,他不會不適應。
不過由於Omega弱勢的先天條件,政府推行了不少相關保護政策,非常盡心盡責。所以他既不反社會,也不覺得當Omega不好,而是如同千千萬萬個普通人一樣平淡地過日子,想著將來遇見心儀的Alpha就結婚組建家庭。
今天以前,他的計畫原本是在大學找個順眼的Alpha談談戀愛,結果現實給了他沉痛的一擊,他這輩子怕是和Alpha無緣了。
沒關係。
他可以找個Beta。
越然默默自我安慰,雙手插口袋,進了地鐵站。
正是暑假,商場地鐵裡隨處可見撒歡的學生。
越然邁進車廂站好,抬頭便見眼前有一對學生情侶正你儂我儂地依偎著看手機,十分的甜。他抓住扶手轉過身,見面前的椅子上同樣坐著一對情侶,雙手十指相扣,甜甜蜜蜜。他移開眼,恰好掃見角落裡有一對正抱在一起。
越然:「……」
錯覺嗎?
他媽的怎麼感覺全世界的人都在談戀愛?
作為一個剛被斬斷一條姻緣線的單身狗,越然覺得連空氣裡都飄著淡淡的檸檬味,他乾脆眼不見為淨,準備當個低頭族,這時只聽兩聲輕響,微信裡一前一後來了兩條訊息。
他掏出手機,發現一條來自表哥,另一條則來自小魚。
二貨:不是說要重玩遊俠嗎?趕緊弄個號來找我。
小魚:拿到化驗單了嗎?醫生怎麼說?
越然回了小魚的訊息:他說我變異了。
手機靜了幾秒鐘,那邊直接打了過來。
接通的一剎那,小魚焦急的聲音便傳進耳裡:「什麼情況?」
越然道:「我在地鐵上,後天見面說吧。」
小魚沉默一下,語氣帶了幾分小心翼翼:「好,他……他沒說別的?問題大嗎?」
越然道:「不大。」
除了這輩子不能搞Alpha之外,基本沒影響。
小魚鬆了口氣:「那就好。」
越然道:「嗯,後天見。」
小魚道:「等等,小陽去不了了,要改天約。」
越然一怔:「他怎麼了?」
小魚笑得很神祕:「你猜。」
越然挑眉。
他、小魚和小陽都是Omega,他們從幼稚園一起上到高中,雖然填志願時沒報一個大學,但都在同一座大學城裡,親得像是一家人。
小魚和小陽都有Alpha男友,他會做檢查,就是因為那兩人的男友委婉地對他們提過他的信息素可能有問題,他這才熬到聯考結束去醫院的。
好不容易熬完高三,他們原本約好後天聚一聚,誰知突然就少了一個。
應該不是和男友跑了,畢竟他們說好了是要一起玩的,難道……他心中一動:「他不會是那什麼了吧?」
小魚笑道:「聰明。」
果然是到發情期了!
Omega到十七、八歲的時候會迎來人生中的第一次發情熱,大多數都會選擇打抑制劑延緩這一症狀,只有少數一部分會找伴侶進行標記,聽小魚的語氣,小陽顯然屬於後者。
越然道:「他才剛十八,這麼早就定下來了?」
小魚道:「他喜歡啊,而且雙方父母都見過面了。」
越然道:「你呢?」
「我還沒想好,」小魚的聲音帶著一點點彆扭的羞澀,滲著甜味,「但如果是他,我也沒什麼不可以……」
越然面無表情:「哦。」
果然今天全世界的人都在談戀愛!
小魚道:「總之就是這樣,等他度過發情期咱們再約。」
越然道:「成,你到時候聯繫我。」
他切斷通訊,這才給表哥回訊息。
越然:這就來。
二貨:主城城西的雜貨鋪見。
越然:嗯。
回家的時候剛好中午。
越然打開空調,翻了翻冰箱的東西,簡單熱了點吃的便坐到了電腦前,見遊戲恰好下載完成。
遊俠的全稱是《遊躍之俠》,其中的「躍」是指遊戲裡的主城「躍聖」,據說這是老闆愛人取的,死也不改,眾員工紛紛認命,便叫了這麼一個奇怪的名字。
但名字奇怪,遊戲卻火得一塌糊塗,發行至今已有六年,熱度仍然沒退,越然國中玩過一次,後來被父母發現,加之要備戰高中入學考試,便移除了,而高中三年都在住校,如今聯考結束,終於能再玩了。
三年的時間,遊戲加了不少東西。
他看完官網上的資料,一邊吃飯一邊翻看交易平臺,打算買個號,因為練級實在無趣。
代練工作室的員工得知他的來意,問道:老闆想要什麼職業的號?
越然:魂師。
那邊很痛快,迅速發來六個魂師的ID和截圖。
遊俠裡的職業是分體系的,每個職業有兩種體系,這六個魂師每個體系剛好三個。
越然找到自己想玩的輔助,見ID分別是哭城殤、小小櫻桃、身化蒼穹<……沒一個好聽的,就最後那個霸氣點,結果還有個意義不明的「<」。
我是不是跟不上時代了?
越然坐在電腦前,默默看著螢幕。
那邊左等右等不見他吭聲,主動道:老闆如果不滿意,我們可以按照您的喜好量身訂製一個。
越然:不用。
那邊問:哦,老闆具體想要什麼樣的號啊?
越然:男號輔助。
那邊道:那哭城殤和身化蒼穹都行啊,身化蒼穹還是情侶號呢,另一個前幾天剛被買走。
越然詫異:你們情侶號還能拆開賣?
那邊道:當然能,買的人可多了,為了試試緣分,別說,還真有幾個成的。俗話說千里姻緣一線牽,遊戲那麼大,指不定玩到退坑也碰不見另一個號,但要是能碰見就是有緣,哪怕當不成情侶,當個朋友也好啊!老闆,您要不就來這個吧?
越然重新看看ID,覺得只能選這個了,反正他不想要什麼哭城殤。
再說這ID蠻霸氣,八成是情侶中處於主導的那一個,他不虧。另外「緣分」一詞有些誘人,畢竟……今天可是個全世界的人都在談戀愛的日子。
他於是痛快地掏了錢,拿著發來的帳號和密碼進了遊戲,發現恰好身在主城,周圍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他按照和表哥的約定抵達雜貨鋪,剛想聯繫表哥,突然掃見旁邊走來一個劍客,頭上頂著四個字外加一個符號:>來日蒼穹。
越然看了一眼自己的ID:身化蒼穹<。
那劍客大概也發現了他,站定不動了。
越然:「……」
明明那麼霸氣的ID,為何合起來竟能如此喪心病狂!
他沉默地看著劍客,劍客也看著他。
死一般的安靜後,劍客終於有了新的動作。
【附近】>來日蒼穹:嗨。
越然開紅就攻了過去。
我去你媽的千里姻緣一線牽!
遊戲裡打架,除了去競技場和切磋外,還能單方面開啟仇殺──就像越然現在這樣。
他本就有點不爽,好不容易玩個遊戲換換心情,結果竟這麼坑!
也怪他豬油蒙心被「緣分」打動了,不想刻意地在遊戲裡找人,也就沒問另一個號的ID,導致繳了一波智商稅。
他越想越不開心,便想打打人發洩情緒。
然而現實很殘酷,他根本打不到對方。
一是三年沒玩,他需要重新適應,二是新入手的帳號,他還沒查看技能鍵的位置,只能亂按,三……他玩的是魂師輔助。
遊俠裡共六個職業,分別是劍客、武僧、殺手、遊醫、術師和魂師。
魂師的設定類似於召喚師,是與動植物的靈魂締結契約,再召喚出來參與戰鬥的一種職業。召喚的魂獸可以攻擊敵人也可以輔助隊友,越然這個帳號走的便是輔助路線。
於是只見越然氣勢洶洶地衝過去,手裡法杖一揚,身邊便多出一隻魂獸,是給隊友加暴擊的。
法杖再揚,旁邊又出來一隻魂獸,是讓自己和隊友免控的。
法杖三揚,召喚的魂獸是防禦用的。
他掄起法杖就和它們拚了。
老子要你們何用!
劍客見他突然開紅衝向自己,便做好了迎戰準備,誰知接著就見他拿著法杖猛戳魂獸,愣了兩秒,迅速想明白原因,不由得勾了一下嘴角。
【附近】>來日蒼穹:你可以普攻打我。
魂師對自家魂獸是造成不了傷害的,越然也知道這一點,他只是純粹地在洩憤而已。
此刻又見到這個ID說話,他拎著法杖就過去了,瞬間爆手速在劍客身上連打了三下,見他站著不動,便冷靜了下來。
其實不怨人家,誰讓他自己不問清楚就買的?
劍客讓他打已經不錯了,換成自己突然被一個陌生人暴揍,估計得炸。
劍客等了等,又發了條訊息。
【附近】>來日蒼穹:不打了?
越然哼唧一聲不理他,開始搜索表哥的ID添加好友。
等發送完申請,他發現剛才在周圍看熱鬧的兩三個玩家走過來停在了他們身邊,他原本沒理會,卻見街道兩頭又來了不少玩家,同樣在向他們這裡靠近,像是要把他們圍困在中間似的。
這些不會是劍客的仇家吧?
或者是劍客的親友團,劍客剛剛那麼好說話是為了拖延時間,打算等大部隊過來一起群毆他?這麼凶殘嗎?
越然默默環視一周,沒動地方,因為實在跑不了。
他只能翻看好友欄,想著等表哥通過他的好友申請後,告訴表哥先別過來,免得被自己連累。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看不見的地方正進行著激烈的對話。
【幫會】BB戀:幫主這誰啊?
【幫會】誰打我誰禿頭:?,情侶號啊!
【幫會】心字成灰:大概幫主新買的小號和別人是情侶號,遇見了唄。
【幫會】BB戀:懂個啥,你們沒看見,幫主剛才站著不動讓他打,而且還是主動要求的!
【幫會】誰打我誰禿頭:[驚恐][驚恐][驚恐]
【幫會】空格:不可能。
【幫會】梨花雨雨:幫主,這是你朋友?
【幫會】衣冠琴:來來來我來爆料,這位是幫主在三次元的對象。
幫會頻道剎那間一片死寂,緊接著轟然炸鍋。
【幫會】BB戀:!!!
【幫會】誰打我誰禿頭:!!!
【幫會】一朵仙人球:臥槽啥情況!
【幫會】空格:酸了。
【幫會】梨花雨雨:幫主不是單身嗎?
【幫會】衣冠琴:新交的啊。
【幫會】果果呀:你滿嘴跑火車,我才不信你,幫主幫主幫主,這真是你對象?
被點名的姜蕭沒說話,抬起頭看了好友秦修杰一眼。
秦修杰也恰好看過來,笑咪咪地提醒:「賭注,別賴帳。」
姜蕭道:「光我承認有什麼用?」
秦修杰道:「交給我,你現在去吱一聲。」
姜蕭看了看他,轉回視線敲下一個字。
【幫會】>來日蒼穹:嗯。
整個幫會再次炸鍋。
沒在場的瘋狂敲字詢問座標,在場的則「呼啦」一下圍住了某個魂師。
越然見他們在身邊來回蹦躂一直沒動手,便慢吞吞往外蹭,眼看要蹭出去,結果又被圍了,而且還密不透風。
他認命地鬆開滑鼠,準備挺屍。
下一刻,只見這些人的頭頂齊刷刷冒出一個巨大的泡泡,上面整齊地寫著三個字。
【附近】BB戀:大嫂好!
【附近】誰打我誰禿頭:大嫂好!
【附近】心字成灰:大嫂好!
【附近】空格:大嫂好!
【附近】宇宙最強O:大嫂好!
……
越然:「……」
我日,誰是你們大嫂!
越然「啪」地點開附近頻道就要炸毛,這時只聽清脆的鈴聲響起,他看一眼手機的來電顯示,按了接通:「表哥你在哪,我遇見一群傻叉!」
那邊道:「哦,那群傻叉是我朋友。」
越然:「……」
他默默反應一下,仔細觀察這群人,在一堆亂七八糟的玩家裡看見了一個眼熟的ID:衣冠琴。
他頓悟:「是不是你幹的!」
那邊的秦修杰急忙道:「別衝動,聽我說。」
越然道:「滾!」
秦修杰道:「我給你找了個表嫂。」
越然一愣,成功轉移注意力:「表嫂?」
秦修杰道:「嗯,是個Omega妹子,既溫柔又漂亮,音樂學院的,唱歌特別好聽。」
越然今天吃了好幾噸的狗糧,雖然不想再吃,但這不妨礙他為自家表哥高興:「是嗎,哪天帶出來見見。」
秦修杰道:「你往遊戲裡看,有個梨花雨雨看見了嗎?」
越然聞言望過去,發現不遠處站著一個身穿粉色套裝的治療,頭頂的ID正是梨花雨雨。耳邊同時響起表哥的聲音:「先別和她說話,我還沒追到手。」
越然道:「……那你說那一大堆有什麼用?」
秦修杰道:「這就是我要和你說的重點,然然啊。」
越然頓時警惕。
這混蛋其實一點都不二,相反還滿肚子壞水,他只是氣不過才給表哥備註了一個「二貨」的名字。
只要表哥用這種語氣喊「然然」,便預示著要找他幫忙,且很大機率沒什麼好事。
果然,秦修杰誠懇道:「幫表哥一個忙。」
越然繼續警惕:「什麼忙?」
秦修杰道:「來日蒼穹是我們幫主的小號,你和他假扮一個月的情侶。」
越然想也不想道:「不幹!」
秦修杰笑道:「你不喜歡你這個ID吧?」
越然道:「廢話。」
秦修杰道:「幫我這個忙,一個月後我給你買張改名卡。」
越然眨眨眼,有些心動。
遊戲裡的改名卡比買一個號還貴,他剛剛還考慮過要不要重買號,但重買的號又會面臨一大堆糟心的ID,哪有自己取的合心意?
秦修杰遊說:「來我們幫會玩一個月,一個月後你退幫,我給你買個套裝遮住裝備,再買張捏臉卡重捏一下臉,改完名以我表弟的身分回來,誰也不知道你是現在這個人。」
越然更加心動:「嗯……」
秦修杰道:「我要是能在這一個月內追到你表嫂,開學後我包你一個月的大餐。」
越然立刻道:「成交。」
能讓他表哥出血到這種程度可不容易,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秦修杰笑道:「現在,回覆一下我那群朋友。」
越然道:「你們幫主……」
秦修杰道:「他那邊我也說完了。」
越然放心了,努力無視掉自己的ID,聽話地打了聲招呼。
【附近】身化蒼穹<:你們好。
幫會的人頓時狼血沸騰,見幫主夫人進了幫會,熱情地開始問東問西。
越然暫時沒理會,而是等著自家表哥解釋。
秦修杰知道他的意思,眼見事情成了,便說了一遍緣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