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屬於電腦的瑩白色光芒把昏暗的房間稍稍照亮。
喻延倒了杯水回來,這一小會的工夫,他的YY上已經收到了五條訊息,均是來自一位叫「秋天不會來了」的好友。
「小言哥,要不要來當主播?」
「我認識一個主播,星空TV的大神,名字不好透露,他那裡在招新人主播。」
「待遇還不錯,有底薪,機器設備都他出,只不過你得搬過去。」
「小言哥?還玩嗎?」
「小言哥?」
他趕緊把水放好,回覆。
「玩的,你們呢?」
喻延是絕地求生的陪玩,平時就在一個叫「YY」的語音直播平臺裡接單子,一小時六十塊。
他加入這行不過一個月,一般別人一個月大多都只能混到每小時十五到三十塊,但他不同。
沒別的原因,他強,上過亞服第一,在眾多戰隊隊員和主播的亞服排行榜之中就是一股清流。
還有一點,他聲音好聽。
這個「秋天不會來了」就是他的一位老客戶。
說是老客戶,也就是包了他這幾天的單子而已。
秋天不會來了:「玩,你準備。」
喻延切回遊戲點了準備,沒幾秒就進入到了一局遊戲,開始了遊戲的一分鐘倒數計時。
秋天不會來了:「我剛剛說的你有看到嗎?」
言小言:「看到了,我還是不去了,不好意思啊。」
對面久久沒有回覆,遊戲很快就開始了。
「絕地求生」是最近一款非常火的射擊類遊戲,又名「吃雞」,遊戲人數上限一百人,遊戲開局時會乘坐同一架飛機,然後各自挑選地點跳傘,地面有槍藥等物資,所有遊戲玩家互相廝殺,存活下來的最後一人或是隊伍就是勝利者。
把所有玩家聚集到一起的遊戲設定叫「毒圈」,每過一小段時間圈子會不斷縮小,在毒圈之外就會掉血,越往後毒越重,而毒圈的範圍每局都是隨機的,最後一個圈子就會被玩家們稱作「決賽圈」。
耳機裡傳來聲音:「我們跳哪?」
雖然雇他來陪玩的老闆只有一個,但通常老闆都會物盡其用,帶上兩位自己的朋友打常規四排(四排:指四名玩家組隊,以此類推。若為獨自一人不與人組隊則稱「單排」。)。
「都行啊,大腿在,隨便跳。」
「大腿也帶不動我們三個人啊,乾脆打野吧?小言哥你覺得呢。」
喻延道:「我都可以,你們標點吧,我跟著跳。」
地圖上的每座城市也是有講究的,有幾座熱門城市位居地圖中央,喜歡剛槍對槍(剛槍對槍:「剛槍」、「對槍」皆指遊戲中一種不耍花招,單挑純比射擊技巧的對戰方式。剛,有硬拚之意。)的玩家就會往那跳,非常刺激。
而打野就是往人少的地方跳,力求苟活到決賽圈,然後趁敵人出其不意,開開心心吃一把雞。
喻延跟著他們一塊跳了傘,落地連續開了三間房子,一把槍都沒找著。
外面傳來槍聲。
「啊啊啊──」YY裡的妹子立刻尖叫起來,「有人有人!我這裡有人!」
喻延耳朵都被喊疼了,他打開房門,終於找到了一把AKM,他立刻撿起裝彈。「那人看到妳了嗎?」
妹子緊張得說話都用上了氣音:「好像沒有,我躲在門後面,我沒撿到槍。」
「好,妳躲好。」喻延笑了聲,「我來救妳。」
「等等,好像不止一個人!」妹子靜了一會,估計是聽了下腳步聲,「有三個人!完了,怎麼辦……」
喻延路過隔壁房子的時候,還特地從地上撿了兩顆手榴彈。「沒事,妳別動。」
她應了聲好,乖乖蹲著動也不敢動。
敵人在樓下,喻延從隔壁跳了過來,占據了高點位置,直接蹲在樓梯口堵人。
樓下的人聽見了他的腳步聲,確定只有他一個人之後,一塊衝上樓來。
喻延立刻丟出手榴彈,緊接著掏出槍,盡量對著敵人的頭一通猛射!
無數道槍聲響起,妹子緊張地看著左下角,ID為yanxyan的隊友血量不斷變少──變少──
直到血條被打至紅色。
忽然,耳邊安靜了。
「好了,全死。」男生的聲音傳了出來,帶了一抹笑意,「來,出來舔包(舔包:遊戲中殺死敵人後,敵人會掉落一個盒子,玩家可從盒子中拿到對方的物資裝備。)。」
妹子一窒。
完了,是心動的感覺。
「小言哥。」另一個男聲響起,正是喻延這幾個小時的老闆「秋天不會來了」。他調笑道:「你怎麼這麼牛逼,我朋友都快對你芳心暗許了。」
之所以叫他小言哥,是因為對方不知道他的年紀,不知該叫什麼,就乾脆一起叫了。
妹子有些不好意思:「……說什麼呢。」
喻延從包裡舔了點配件和藥包,笑了:「沒事,芳心來一顆我收一顆。」
秋天道:「哈哈,騷氣。」
誰想剛搜完東西進入第二個圈,他們就吃了波埋伏,三個隊友裡兩個都不太會玩,只有秋天好一點,基本就是二打四。
最後這波槍戰贏是贏了,其他三個隊友全死了。
喻延揣著全隊的希望,順利地苟(苟:茍活之意。相對於「剛槍」,指不直接面對敵人,而是躲藏於屋內或野外直到最後一刻,為一種較猥瑣的戰術。)到了決賽圈。
他趴在樹旁,眼看著右上角的存活人數越變越少,到最後,變成了3。
其他兩人是一個隊伍,二打一的局面。
對方十分囂張,仗著人數多,瘋狂對著空地開槍威懾。
喻延從來忍不下這種氣,他背脊直了直,趁對方其中一人換子彈的時候,立刻蹲起身子朝著對方一陣掃射!
與此同時,那個人的隊友發現了他的位置,無數子彈當即朝他而來!
【你用AKM擊倒了mxllwe。】
幾乎是同一時刻,他滑鼠快速往右一轉,準確無誤地鎖定另一個人的位置射擊,滑鼠不斷往下熟練地壓著槍──
兩秒後,畫面停頓。
【大吉大利,晚上吃雞!】
喻延成功一打二,絲血吃雞。
「牛逼!」妹子激動地大叫。
喻延鬆了口氣,退出遊戲後YY又響了一聲,是私聊。
秋天不會來了:「小言哥,我問你個事兒,你別生氣啊。」
喻延敲了個「好」字回過去。
秋天不會來了:「……你開掛嗎?」
玩得這麼溜,不從屬任何戰隊,也不開直播,會有這種想法其實挺正常的。
喻延不知道被問過多少遍這個問題了。
見他沒回覆,對面趕緊又發來一句。
秋天不會來了:「我沒什麼別的意思啊,就是跟你說聲,開掛也可以來開直播的,但是就是……不能用太明顯的掛,你明白吧?現在很多主播都開掛的,很正常。」
言小言:「不開,我是真的很強。」
秋天不會來了:「……」
敲門聲響起,是訂的外賣到了,他取了外賣,跟對方說了句先不玩了,關遊戲專心吃起飯來。

第二天起床,喻延正準備上YY掛著接單,右下角忽然彈出一封郵件。
【星空TV:主播應聘通過,請確認好個人訊息後聯絡……】
他咬了口油條,看到郵件標題後,興奮得連咀嚼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他昨天拒絕秋風的直播邀請並不是不想去,而是另有計畫──他參加了星空TV在小範圍裡舉辦的主播扶持計畫。
主播扶持計畫,顧名思義,跟星空TV簽一份內部合約,合約內容比普通主播的條約要過分一些,三年內基本沒有跳槽的可能性,同理,星空TV也會給予相應的推薦位扶持。
雖然分成和違約金過分了些,但總比去別的主播手下直播好。喻延遊戲玩得好,人以群分,自然也認識一些高手,其中就有被知名主播坑了,白開幾個月直播一個子兒都拿不到的小可憐。
加上聯絡人後,對方上來第一句就是:「你開掛嗎?」
……怎麼最近總是遇到這個問題?
「不開。」
「遊戲ID發給我。家住在哪?有能跟上直播條件的設備嗎?我們公司總部在晉城,方便的話就直接過來面談簽約。」
晉城,有點遠。
「……離得有點遠,不在晉城就不能簽了?」
「也不是,可以用電子合約,就是寄來寄去比較麻煩。你把你相關資料填上發過來吧。」

簽約過程的確很繁瑣,待電子合約出來後,他拿著合約去找了自己的律師叔叔,親叔叔。
「喻延,你這是……」喻閔洋看著手上的合約,眉頭皺成一個川字,「你今年都十九歲了,還沉迷遊戲?」
「叔叔,我開直播,是份工作。」喻延道。
「我不贊同!」喻閔洋把合約往桌上一丟,「你父母走得早,我以前沒什麼條件,沒法供你上學,已經很後悔了。現在叔叔有了點家底,讓你復學你不去,讓你來公司實習你也不肯,還要做什麼遊戲主播?不行!」
「叔叔……算了,我打擾你了,你別生氣。」
喻延拿起合約就準備走。
他知道喻閔洋是為了他好,但他不可能拿著國中學歷厚著臉皮來喻閔洋的公司實習,更不可能讓對方供自己復學。
「等等!」喻閔洋趕緊叫住他。
半晌,喻閔洋重重嘆了口氣,「拿過來給我看看!」

一切流程走完,喻延順利的成了一名遊戲主播。
他沒浪費時間,第二天就把直播間資料填好,創建成功後,拿手機把自己的直播間號碼仔仔細細記了下來,最後開直播,開遊戲,一氣呵成。
有點緊張。
可是這份緊張維持不到兩分鐘。
不因為別的,兩分鐘過去了……他的直播間還是一個觀眾都沒有。
也正常,為了保險起見,星空TV要求穩定直播一個月後再發放推薦位,沒有推薦位就等於幾乎沒有任何曝光,只有有緣人才能看到這個直播間了。
他嘆了口氣,正準備進入遊戲隨機組隊,右邊的聊天欄突然跳出一行黑字。
【1進入了直播間。】
喻延覺得自己就連單排打決賽圈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緊張過。
他舔舔唇,故作鎮定道:「歡迎1來到我的直播間。」
另一頭,男人點紅╳╳的手隨著這道聲音停了下來。
這主播的聲音乾淨清澈,帶了些奶氣,一聽就知道年紀不大,說話時有些磕磕巴巴,似乎有點緊張。
易琛猶豫之際,對方已經進入遊戲並且爆頭擊殺了一個敵人了。
他眉梢輕輕挑了挑,看著這冷冷清清的直播間,不知為什麼最終還是沒有退出去,任星空TV的用戶端就這麼掛在電腦上,隨手拿起桌邊一份文件看了起來。

這次主播扶持計畫,星空TV一共只招了五位主播來,喻延就是其中一位。
雖說只有五個人,但個個都很強,基本上亞服排行榜裡主播、職業選手除外的前幾名玩家,都被星空TV招攬過來了。
畢竟星空TV是目前各大直播軟體裡發展最好的平臺,觀眾多、流量大,大神也多,平臺在這次的扶持計畫中又十分大方,合約上寫明轉正後有極高的底薪,難免讓人心動。
這次專案唯一的缺點就是,推薦位也不是五人都一樣的。
平臺推薦位有限,平時光是供給其他熱門主播都不夠用了。所以上面規定──這次的五位新主播的觀察期為一個月,一個月後,直播熱度最高的主播將得到最好的推薦位。以此類推,越往下,推薦位就越差。
聽起來很殘忍,但也是正常制度,弱肉強食、強者為上,願意參加的人都沒什麼意見。
喻延自然也沒意見。
直播的第一局遊戲結束,他單排拿了全場第二。他做了個深呼吸,然後快速打開直播間看了看。
看自己的觀眾人數,簡直就跟是拆禮物一般。
十一人。
……彷彿拆到了一個水晶球,按下按鈕還會冒劣質假冒雪花的那種。
不過好在他一向樂觀,看了眼時間,還有二十分鐘就是他開直播後的第一個小時。
他來前就打聽了許多關於星空TV的規矩,剛開直播時,直播間是不會馬上出現在「最新直播」這個列表裡的,而是在直播達到一小時後,才會短暫出現在上面。
至於時限則不確定,如果遇上開播高峰期,很快就會被別人擠下去。
他必須珍惜好這一小段時間。
他滑鼠挪到左下方,把模式調到四排。
「開一局四排,去拯救一下蒼生好了。」他笑吟吟道。
彈幕沒人搭理他,他也不介意,隨機組隊不到十秒便進入了素質廣場(素質廣場:每一局開始前的玩家等待區,因人多嘴雜,不免有人口無遮攔缺乏素質涵養,故有此戲稱。),開始了六十秒倒數計時。
他輕咳一聲,打開麥:「兄弟們,在嗎?」
絕地求生這個遊戲,在雙排、四排的模式裡非常依靠隊友,就算你再強,在這種分段的局也很難一打四。而且這遊戲不能打字,隊友之間的交流全靠語音,甚至有的人發現隊友不能說話,還會直接退出遊戲。
二號:「在啊。」
三號問:「我們跳哪?苟還是剛槍?」
二號:「那肯定是剛啊,直接跳機場,我跳C字樓(C字樓:指遊戲地圖上有三棟建築物,排列方式由高空往下看有如英文字母「C」,自上而下,玩家分別稱為一、二、三號樓。)。」
「等等。」喻延是一號,他趕緊出聲打斷,「兄弟們,不如我們跳上城區苟一苟?」
二號說話帶了些口音:「苟嘛呢?是不是男人啊?」
「是男人啊,男人就要能屈能伸,哥們。」喻延道,「這局我們穩一點,我保證帶你吃雞。」
「哈哈,這話我也能說啊,如果吃不到咋辦?」
「吃不到……」喻延把自己的聲音壓低了些,學著二號的口音,裝作害羞道:「你想咋辦就咋辦,哥。」
二號一驚:「我操,我操,兄弟你愛跳哪跳哪,別基我!走開走開!」
【哈哈哈哈哈哈哈牛批!】
收穫了第一條彈幕,喻延心頭一喜,開開心心在地圖的上城區上標了個點。
跳傘後,他看了看情況。
「左邊一隊,右邊兩隊,右邊兩隊跳得很近,估計要打起來,你們小心點跳。」喻延說完,自己操作降落傘朝右邊飛了過去。
三號:「不是說小心點跳嗎?你怎麼自己跳右邊去了?」
雖然想苟到決賽圈,但他也要顧及這十一個觀眾的觀看體驗,這遊戲是打架的,不是撿東西的。
「沒事,我不跟他們打。」喻延道,「我就看看,能不能撿個漏。」
二號又問:「咋撿漏啊?」
喻延笑笑沒說話,他俐索地跳到了其中一棟高樓樓頂,運氣好,樓頂上居然有把M416。
他迅速撿起裝彈,然後……蹲下躲到了屋頂一角。
【主播在幹什麼?撿旁邊的急救包啊!】
喻延不答,繼續蹲著,周圍立刻響起一陣槍聲──跳在右邊的兩個隊伍打起來了。
很快,右上角就隨著槍聲開始不斷跳擊殺,雖然不能確定是樓下那兩個隊伍的玩家,但能依靠槍聲來辨別樓下的人帶了什麼槍,再跟擊殺訊息對比一下,也算是有些參考性。
終於,槍聲停了,他在心裡估摸了一下,道:「打完了,只剩兩個人了。」
【四個人啊,隊友肯定拉起來了。】
說話的一直都是同一個人,喻延應了句:「跳了六個擊殺……最多剩三個。」
說完,他仍是蹲在那個角落。
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在耳邊接連不斷響起,愈來愈近。
終於,一個穿著小裙子的人物角色出現在他的視角裡,樓頂上物資充足,一看就是沒被人搜過,對方毫不懷疑地彎腰撿起拐角的急救包。
砰砰砰砰!
喻延沒有絲毫猶豫,俐索開槍把人擊倒在地,每顆子彈都打在了對方身上,一顆都沒浪費。
在雙排四排裡,如果有隊友還活著,那麼被擊倒時不會立刻死亡,但除了爬行以外什麼都不能做。只要你沒有再次被擊殺,隊友趕到及時,就能把人再扶起來。
這個人顯然還有隊友,他跪爬在地上,半天都沒動,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這叫釣魚執法。」喻延輕笑一聲。
說完,他舉槍,準備把人補掉。
「小哥哥,小哥哥!」一道甜美的女聲忽然響起,語氣可憐兮兮的,「小哥哥,放我一馬……」
遊戲裡可以選擇全頻說話和隊伍說話,全頻說話時,在周圍的非隊友玩家也能聽見。
【臥槽小姐姐!】
【主播放開她!!】
喻延收起了槍,走到她面前,慢悠悠蹲下身……
然後用拳頭一拳一拳地把人掄死了。
【……??】

「剛落地時子彈是很寶貴的,前期剛槍的時候大家記得把人打倒在地就行,別急著殺,還能勾引對方的隊友過來。」喻延話鋒一轉,居然做起了教學。
然後才開麥,「小姐姐,妳遇人不淑啊,隊友這麼久了都沒上來救妳,實在太過分了!我現在就去替妳收拾他!」
小姐姐:「?」
於是她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這個人興沖沖地跑下樓,三兩下把她的隊友輕鬆幹死了。
二號讚道:「兄弟,有點東西啊!」
「那可不是。」喻延學起口音來,不僅像,還特別有趣,他打開地圖,「東西都搜完了嗎?天譴圈,該走了。」
這一局是機場圈,和他們差了一個地圖的距離。
三號:「行,集合分下東西吧,我這好多配件。」
三人集合,東西都分完了,四號還遲遲未到。
二號:「四號,你弄啥[口勒]?走了!」
半分鐘後,四號才抱著他的槍磕磕絆絆跑過來。
原來是個新手。
喻延看了眼對方身上的槍,兩把都不是什麼好槍,看起來是還分不清哪些是好哪些是壞。
二號:「你帶的這是啥破槍啊,搜了這麼久,就這兩把東西?」
四號還是沒說話。
「走吧。」喻延坐上車,「跑毒(跑毒:遊戲過程中「毒圈」會漸漸縮小,玩家必須和毒圈收縮的速度賽跑,及時跑至安全區。)了。」

車子一路開到第二個圈,他沒走大馬路,一個人也沒瞧見。
他開到某座橋頭,把車停了下來。
三號問:「怎麼停了?下個圈在機場,沒到吶!直接開進最後一個圈啊!」
「不急。」喻延下車,把槍掏了出來,忽然問:「你沒看到這座橋頭上刻的字嗎?」
三號:「……啥字?」
話剛說完,就聽到一陣車聲。
有車想過橋。
他們趕緊躲到小橋邊掩體後面,三個人同時朝那輛毫無防備的車一陣掃射。
不過由於車速快,其他兩人又沒什麼心理準備,連車身都沒掃到幾槍。
喻延鎮定地打開機瞄(機瞄:機械瞄準,指僅利用槍枝本身附帶的準星瞄準,對槍法要求更高。),滑鼠隨著車子移動,不斷開著槍,耳機裡盡是子彈打到車上後發出的碰撞聲。
短短幾秒,從他的視角裡,能看到對方車子左側屢次飆出綠血……
【你以M416擊殺了LVCHAGUNA】
喻延輕笑一聲,俐落換彈,吐出三個字:「孟婆橋。」
【6666666】(6:諧音口頭語「溜」,指很流暢、很厲害之意。)
【主播牛逼,哈哈哈哈哈】
【這個掃車還可以,為什麼直播間觀眾這麼少啊?】
【好像是新主播】
彈幕量忽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猛然增長,喻延立刻明白過來,他上「最新直播」了。
二號:「兄弟牛逼,咋回事,咋這麼厲害啊!兄弟,你莫不是神仙吧?!」
大家通常會把開掛的人戲稱成「神仙」。
「怎麼可能呢。」喻延道,「我是老實人,哥。」
「別。」二號道,「你帶我吃雞,我叫你哥。」
開播之前,喻延特地私底下自己開了一個小時的單排,確定自己手感極佳之後才正式開播的。
見來了這麼多觀眾,他更加專注,回回擊殺都非常精確有力,帶著三個人,一路廝殺進了決賽圈。
決賽圈還剩八個人,喻延判斷了一下,包括他們一共有三個隊伍,其他兩隊各剩兩人,他們是滿編隊,勝率極高。
這隻雞他吃定了!
這麼想著,他的八倍鏡剛好捕捉到一個二級頭盔。
砰!
【yanxyan以M24爆頭擊倒了77flzz】
另一頭,三號也找到了那個人的隊友,跟對方剛了一波槍,絲血成功擊殺。
只剩一隊了。
大家都很緊張,就連二號都不說話了,只有喻延一個人還挺放鬆的。
圈越縮越小,最後兩個人因為挪位跑圈,暴露了位置。
「我看到了,兩個都在NE(東北)方向的石頭後面。」喻延打開物品欄,看到自己空空蕩蕩的包包,道:「誰有手榴彈嗎?沒有就直接四個人一起攻上去吧。」
二號:「我沒!」
「我也沒。」三號道,「乾脆直接攻吧。」
喻延:「好……」
喀。
一聲細微的響聲傳到耳中,他眉頭輕皺,以為自己聽錯了,問直播間的觀眾:「你們聽見什麼聲音了嗎?」
【沒啊,什麼聲音?】
【我好像也聽見了?】
【是不是手榴彈的聲音啊。】
喻延還想說什麼,耳邊忽然傳來一道巨響。
砰──
他瞪大眼,眼睜睜看著自己操控著的人物被手榴彈炸死倒地,跪趴在地上。
剛剛那聲響,居然是四號拔出手榴彈引線的聲音!
「四號,你在幹什麼?!」他懵逼地問。
同被炸死的四號:「……你不是讓我丟雷(雷:手雷,即手榴彈。)嗎?」
他的聲音十分稚氣,竟然是個小朋友,聽起來絕對不超過十五歲。
「……那你倒是丟過去啊!」
「那不拔引線,怎麼丟過去?」小朋友很委屈,他還特地百度了一下怎麼拔引線呢!
喻延:「……」
對面的人聽見這動靜,立刻就想乘亂而上。
二號三號看準時機,一陣掃射,成功擊殺對方二人,喻延話還沒說完,畫面驟然變暗。
螢幕左上方亮出一行字──
【大吉大利,晚上吃雞!】
【慘死主播關注了。】
【恭喜主播達成成就「跪著吃雞」!】
【這四號是來搞笑的嗎哈哈哈哈哈。】
【主播脾氣很好啊,這都不罵人?】
喻延回過神來,退回遊戲大廳。
算了,有這四號在,直播效果挺好的,而且他本身就不是喜歡罵隊友的性子。
正準備開下一局,右下方的遊戲介面突然彈出一個好友申請,是上一局的二號。
就在觀眾們以為他會點接受時,他滑鼠一挪,直接點了╳。
「開始時嚷著讓我走開,現在吃了雞又想讓我回來。」喻延冷笑一聲,「呵,男人。」

點了拒絕後,喻延又看了眼觀眾人數,登時嚇著了。
一局遊戲的時間,不過是一個「最新開播」的小榜單,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上面待了幾分鐘,人數居然就漲到了628。
雖然直播平臺的人數大多都有水分在,但他基數小,實在也水不到哪兒去。
不愧是直播流量第一的大平臺,喻延很滿意。
正準備趁熱打鐵開下一局,耳機裡傳來一聲輕輕的「叮咚」,是直播平臺負責PUBG板塊的管理員發訊息來了。
他把直播頁面調整了一下,對話方塊拉至觀眾看不見的地方才打開。
管理員03:你好,我是管理員03,目前你的直播間的管理員暫時是我。
言小言:你好,有事嗎?
擔心流失觀眾,他回覆之後就立刻重新加入了遊戲隊伍。
管理員03一下子發了幾個文檔來。
《主播直播注意事項一百則》
《主播禁語一百句》
《主播禁止行為一百種》
「……」
他懷疑自己是不是進了什麼神祕組織。
遊戲裡已經進入素質廣場,他接收完文檔,打算等下播了再慢慢看。
管理員03:你不開攝影鏡頭嗎?開了直播效果會好一點。
言小言:太醜,就不開了吧。
發完這句,遊戲裡的隊友說話了。
二號:「有沒有小姐姐啊?沒有退了。」
喻延關掉對話方塊,捏著嗓子:「有的有的∼∼小哥哥,你別退吶。」
【???】
【??什麼玩意,主播還有這技能??】
【66666】
【開沒開變聲器啊?】
他嗓子本身就有些溫軟,這麼刻意一壓,居然還真的跟女生的聲音有點像,甚至還能勉強算是軟妹聲。
「我操。」二號登時激動了,「妹子想跳哪?這局遊戲完了加個好友唄,我很厲害的。」
喻延翹著二郎腿,笑得一顆虎牙明晃晃的,「好的呀小哥哥,我跳哪裡都可以。」
二號:「好,那就跳到我心裡來!」
「……」
這土味情話猝不及防,喻延足足傻了五秒。
隊伍其他人沒有說話,但也都跟著二號跳了P城。
航線就在P城旁,這座城註定是本局遊戲最刺激的地方,飛機剛到P城上方,飛機上瞬間落下幾十人,跟下餃子似的。
「小姐姐!」二號已經給他換了一個稱呼。
喻延起初沒反應過來,正用稍微有些吊兒郎當的嗓音跟觀眾說:「對,我是新主播,今天剛開播……擅長什麼?都挺厲害的,非要說的話,比較擅長正面剛槍吧。所以喜歡看打架的觀眾可以點擊一下我頭像旁邊的關注。」
【主播,二號在叫你!】
【二號叫了你好久。】
二號:「小姐姐,妳在嗎?妳會不會跳傘啊?怎麼不理我?」
喻延切換自如:「啊……在呢小哥哥,我會噠!」
彈幕上又是一陣6666。
二號:「好,如果怕的話就跟在我身後,我保護妳……」
砰砰砰!
二號話還沒說完,右上角就被三條訊息洗了版。
【yanxyan擊殺HUmanxian】
【yanxyan擊殺woshinidiedi】
【yanxyan擊殺secretCT】
喻延落地撿到一把S1897,俗稱「噴子」,吃雞遊戲裡的近戰王者,射程近威力大,只要距離夠近,一槍就能撂倒一個人。
喻延手中這把S1897開了三槍,撂倒了三個人。
「小哥哥小哥哥,我好怕!」他一邊把那三個人補死,一邊捏著嗓子說。
二號:「……」
二號:「我看妳挺厲害的啊……」
「只是運氣好,他們都往我槍口上撞,我都要嚇死啦。」
二號瞬間又被鼓舞了:「沒事小姐姐,妳來找我!」

另一頭,易琛洗完澡出來,正用浴巾有一下沒一下地擦著頭髮。他胯上鬆鬆垮垮繫了一條浴巾,上半身裸露著,男人結實有力的肌肉暴露在空氣中。
他握著手機,找出助理的微信,按下語音。
「直播網頁的頁面太繁瑣,網站首頁的排版也不行,你讓那邊重新遞交一份修改方案給我……」
「小哥哥小哥哥,這兒有人……小哥哥你怎麼又死了?」
女孩子細膩柔軟的聲音忽然響起,易琛手一頓,還未說完的語音就這麼發了出去。
嘖。
他瞇起眼,走到電腦前。
他記得自己剛剛應該是開了個男主播的直播間才對……
螢幕上的彈幕比他剛剛看的時候多了足足幾倍。
【主播能不能好好說話哈哈哈哈。】
【大雕萌妹,線上殺人。】
【這個二號倒了三次了,都不說話了哈哈哈哈。】
二號聲音艱澀:「……我今天換了個滑鼠,不太適應。」
喻延表示理解:「我明白的,小哥哥,再給你兩個急救包噢。」
遊戲介面裡,黑色光頭女剛拉起倒在地上的人,並在地上丟出了兩個血包。
被拉起的白膚男人重新站了起來,居然就這麼站著不動了。
外面傳來槍聲,喻延裝上子彈,「小哥哥……」
話還沒說完,白膚男人終於有了反應──他突然掏出身上的噴子,往喻延身上結結實實來了一槍!
遊戲裡刀槍無眼,就算是隊友,打在身上的傷害依舊是十成十的,喻延瞬間被擊倒在地。
【???】
【這老哥死出毛病來了???】
【嫌丟人,決定殺人滅口??】
喻延也愣住了,剛準備說話,二號忽然開了麥,這回卻是個女人的聲音。
「甘霖娘!妳這個小碧池(碧池:英文bitch的諧音,相當於中文中的「賤人」、「婊子」。),就是妳平時在勾引我男朋友對吧!」她氣勢洶洶道,「一口一個小哥哥叫誰呢?啊?!之前來找他約炮的是妳吧?!上回我去了外地沒逮著妳,有本事妳再來一次!我不把妳頭髮剃光丟尼姑庵去我他媽跟妳姓!」
裡面還隱隱約約能聽見二號的聲音:「哎……不是,寶貝,妳誤會了……妳先讓我把遊戲打完……」
「什麼玩意?你還想跟這小浪蹄子繼續玩?陳然你看我揍不死你的……」
喻延:「……」
喻延:「……那個……」
「閉嘴!」遊戲裡,白膚男人蹲下身來,收起槍,用拳頭掄著倒在地上的喻延,一拳一句,「我讓妳勾引我男朋友!讓妳千里送(千里送:網路用語,指網戀發展到現實,或異地戀的一方去找戀人。)!讓妳不知廉恥!」
眼見自己血量越來越低,喻延趕緊叫住她:「小姐姐!小姐姐別打了!誤會!都是誤會!」
「誤會個幾把(幾把:不雅詞「雞巴」的諧音。)……」
「……」
「等會兒,咋是個男的?」女人頓了頓,「那小浪蹄子呢?」
「小浪蹄子就是我!」說完,喻延覺得不對,「哎,不是,小姐姐,我是個男的!」
「……」
「真的!」喻延急了,捏著嗓子道:「妳看,我不騙妳,小姐姐妳先把我拉起來,我們有話好好說……」
語音裡靜止了十來秒。
一直未說話的三號四號:「……我操。」
「那、那個,誤會了啊。」半晌,女人語氣沉重,蹲下來開始扶他。
彈幕裡早就已經笑爆了。
【哈哈哈哈哈哈暴躁老姐,線上砍人!】
【我他媽笑死……哈哈哈哈哈哈無妄之災。】
【陳然現在一千多個人都知道你出軌了!!】
扶起來後,女人把之前撿走的急救包又丟了出來,「……這個還你吧。」
二號的聲音還在她身後:「我艸他媽!拉他幹什麼!我他媽要炸死這傻逼!」
「你才傻逼!滾邊去,老娘一會還要查你的好友列表!滾滾滾!」
罵完,女人回到遊戲裡,給自己喝了瓶能量飲料,「一號,你說你一個大男人,裝女聲幹什麼啊?騙人?」
喻延:「剛剛陳然說如果隊裡沒有妹子,他就要退遊戲。小姐姐,他這是逼良為娼啊!」
二號:「我草!你這個死變態!」
啪啪兩聲脆響,看來是對面的小姐姐已經動上手了。
「你還好意思說?!不嫌丟人的!我他媽打完這局遊戲就要跟你分手!」
喻延聽得直笑,笑聲不輕不重的,手上操作未曾停過。
小姐姐罵著罵著,忍不住說了句:「一號,你操作還挺好的,少了這王八犢子沒準吃雞率還大一些。」
喻延道:「是啊,實不相瞞,我後來也有些後悔了,我何必呢我,拉了他三四回,還白賠了幾個急救包進去。」
二號:「*&…%¥#@!」
「閉嘴,滾蛋!」小姐姐罵完,繼續道:「不好意思,家醜。」
「沒事沒事,能理解。」
進入第三個圈後,二號死在了別人的槍下。
「哎,兩個人來包我,還有一個在樓頂架(架:即「架槍」,遊戲術語,指躲在掩護物後掩護隊友或攻擊敵人。)著,沒辦法。」小姐姐嘆了口氣,「你們慢慢玩,我先去收拾渣男。」
「好的。」喻延道,「妳放心,妳男友臨死之前我一定讓他體體面面吃一把雞。」
說話間,喻延已經把之前在樓上架槍的那把狙給爆頭了。
小姐姐一愣,居然也不急著走了,直接點了觀戰。
十五分鐘後,喻延說到做到,帶著兩個隊友殺進決賽圈。
兩連雞絕對是招攬觀眾的大殺招。
他這麼想著,心裡有些緊張,仔細地找著剩餘的兩個人。
這麼久了都沒槍聲,剩餘兩人應該是同一個隊伍的。
終於,面前不遠處的草叢中隱隱出現一個黑色物體,喻延定睛一看,「NE(東北)方向,伏地魔!」
在決賽圈趴在地上苟著的人,被玩家們戲稱為「伏地魔」。
兩個隊友立刻明白過來,三人幾乎同時起身朝那個方向掃射!
就在喻延把伏地魔擊殺的同一刻,身側忽然爆發出槍聲,他們三人還未反應過來,幾秒鐘內,螢幕同時變灰──
遊戲結束,喻延拿了第二名。
最後那位玩家在幾秒之內,用一把M416爆頭擊殺了他們三個人。
【……??我操!】
【這他媽是神仙吧?三個人距離這麼遠,全是爆頭,怎麼可能!】
【等等,這個ID……】
擊殺他們的玩家ID是XKTVlaoshu。
XKTV,星空TV,看來也是同一個直播平臺的主播。
【這絕壁(絕壁:網路用語,諧音「絕逼」,絕對、十分肯定之意。)是掛!】
【主播輸了就說別人是掛?輸不起啊?】
【樓上有病吧,主播說啥了?】
【看不出來的是雲玩家(雲玩家:並未直接操作遊戲,而是透過攻略、圖片、網上議論等方式間接瞭解遊戲的玩家。)吧,買遊戲了嗎?】
喻延掃了眼彈幕,不甚在意地笑了笑。
「大家別吵了,其實是我剛剛放了水……畢竟陳然這個大渣男,只配吃吃雞屁股(雞屁股:在決勝圈中獲得第二名。)。」
他的話並未起什麼作用,彈幕仍舊熱熱鬧鬧吵著。
放在手邊的手機亮了亮,微信提醒收到一條訊息。
盧修和:媽的,兄弟,那個XKTVlaoshu絕對是個掛逼!
盧修和,喻延稀少的現實朋友之一。

作為一位真•網癮少年,喻延認識的網友數量是現實朋友的許多倍。隔著電腦螢幕他說話會比較放得開,但是私底下跟人接觸,就總顯得有些內斂,加上休學早,接觸人的機會就更少了。
會認識盧修和,也是因為他之前在網咖裡打工,而盧修和正好是網咖老闆的兒子,那會兒PUBG還沒出,他們玩的是另一款射擊遊戲,盧修和看他技術好,整天纏著他一塊爬分,玩著玩著兩人就成了好朋友。
盧修和算是他這個遊戲的半個隊友,所以開直播的事情他並未瞞他。
他放下滑鼠,舒了口氣:「大家稍等,我休息兩分鐘,喝口水就繼續排。」
他開播前已經練了幾個小時了,這會兒是真有點累。
說完,他拿起手機回覆:我知道。
盧修和:知道你還不噴他?
喻延:怕被人帶節奏。
他雖然不常看直播,但也不是從沒看過,現在主播群體大,時不時就會發生兩位主播排到一局遊戲的情況。曾經就有一位主播因為舉報另一位主播開掛,而被那位主播的粉絲追著炸房,甚至還鬧到了微博熱搜上。
雖然他只是個小主播,沒那麼大的影響力,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盧修和:?
盧修和:兄弟,你慫了,我看不起你。
喻延:哦,玩嗎?
盧修和:玩,爸爸,但我現在在外面,明天行不?明天我一天時間都是你的。
喻延:OK。
盧修和:對了,你也開口求求禮物啊,禮物是能漲積分升級的。
星空TV有主播等級,一到三十級,等級越高,能解鎖的主播功能就越多,比如達到三級就能進行觀眾抽獎,十五級能增加房管名額,三十級可以申請直播平臺首頁大推薦位……
盧修和向來喜歡看直播,所以對這方面的瞭解比喻延這個新晉小主播要多得多。
回了個好字,喻延看了眼自己頭像旁邊的關注數,竟然有八百個。
他的直播間觀眾目前也就一千六,願意關注他的觀眾居然足足有一半。
「謝謝大家給我點的關注,目前我的直播時間是早上十一點半到晚上十一點半左右……當然,中途吃飯時間得休息一會。」他邊說邊看著彈幕,「很拚嗎?還好吧。我是新人,得努力一點才行。」
「覺得我打得還行的觀眾,可以給我刷一刷免費禮物,升到三級之後我就可以抽水友(水友:網路用語,一起留言灌水的網友。)來一起打電動了。」
觀眾們每天登入簽到之後都會獲得十個免費禮物,免費禮物雖然增加的積分不比收費禮物多,但在前期還是十分有用的。
話音剛落,立刻就有不少免費禮物刷了出來。
【非常想跟主播一塊玩遊戲了!奉上十個小火苗!!】
【別磨嘰啊,快點開遊戲。】
【剛剛那個小姐姐申請加你好友,你快點通過!!!】
喻延翻了翻,還真在好友申請裡看到了剛剛二號的ID。
他有些猶豫,怕是渣男陳然又返回來罵人了。
到最後還是點了勾,通過了好友申請,對方立刻發了個組隊申請來。
白膚男人站到遊戲介面裡,小姐姐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一號,我們加個好友下次一塊玩兒啊,我操作還行,剛剛是被那傻逼氣昏頭了。」
喻延笑了:「可以,妳ID是什麼?」
「FOCOPINK。」
加了好友,小姐姐便匆匆告別離開了,倒是彈幕上一堆人在求喻延的好友位。
喻延挑了幾個順眼的ID加了,很快就有遊戲邀請過來,他通通拒絕,自顧自開了一把四排。「現在有點晚了,再打兩局就下播吧,明天早上十一點半準時開播。」
【這麼快??我才看了兩局遊戲欸……】
【再播一會兒啊,剛看上癮。】
【主播開攝影鏡頭開攝影鏡頭開攝影鏡頭!】
【再給你十個小火苗,多播一會。】
喻延看了看,他不過是剛剛吼了一嗓子,等級瞬間就升到二級了,距離三級還有一半的距離。
他妥協:「好吧,大家給我刷了這麼多禮物,我就再多打一會……」
【1送出了一顆小星星】
小星星,收費禮物,聽起來不太氣派,售價卻是五百塊,也是喻延收到的第一個收費禮物。
「謝謝1的禮物。」喻延多看了眼這個用戶名,「啊……老闆我記得你,你是我直播間的第一個觀眾呢。」

易琛握著滑鼠的手微微一頓。
他不過是覺得這個主播有趣,聽見他要禮物,順手點了一個,因為是特殊帳號,連錢都不用付,沒想到就被點了名。
音響裡,男人還在說著:「老闆,既然這麼有緣分,要不要玩遊戲?我帶你幾把?」
易琛不玩遊戲,但是他剛剛粗略看了一下,覺得這遊戲還挺有趣的,射擊類,男人的最愛。
也怪不得這遊戲的熱度能在短短幾月內迅速攀升,從下屬交上來的表格來看,PUBG分區目前已經是星空TV的第一流量大區了。
【1:不用。】
見對方拒絕,喻延也不強求,快速打開地圖示記要跳的城市。

一天直播結束,洗完澡回到床上已經是半夜一點了。
喻延趴在床上,順手從床頭櫃拿過手機來,點開了星空TV的直播平臺。
他想了想,起身在櫃子裡摸出了方才列印出來的文件。
今天管理員03發了主播扶持計畫的規則和注意事項來,上面記著參與本次活動的五位主播的房間號和直播ID。
時間匆忙,收到文檔時他只是粗略看了一眼,現在仔細一看,心中的疑慮立刻被證實了。
在他的ID旁邊,赫然是一行熟悉的字母:XKTVlaoshu。
是今天那個小掛逼。
他瞧見ID的時候就覺得眼熟,礙於當時在直播,也沒法確認。
外掛是每個玩家都深惡痛絕的,喻延也不例外,雖然他直播時沒說什麼,但心裡頭還是很反感的。
他想了想,在手機上輸入XKTVlaoshu的房間號。
房間目前還在直播中,房間名是:【新人主播老鼠,接受各種調戲辱罵!每小時都有現金紅包抽獎!】
喻延掃了眼觀眾人數,忍不住抿了抿唇。
觀眾人數足足有一萬四。
抽獎的確非常招攬觀眾,可惜他的錢包並不支持他用這麼奢靡的辦法。
為了專心直播,他陪玩了許久才攢夠五位數的存款,也是擔心直播賺不著錢,給自己留的一點後路。
「馬上兩點了,打完這局就給大家抽獎。抽五百塊哈,發彈幕就能抽!」
男人的聲音有些尖細,說話帶了些口音。
遊戲介面的右下方還開著攝影鏡頭,一個有些肥碩的平頭男坐在鏡頭裡,身後是許多PUBG的小周邊。
老鼠玩的是四排,存活人數僅剩十二人了。
喻延忍著困倦,決定把這局遊戲看完。
起初還算正常,能看出這老鼠的確是有幾分實力的,不然也達不到主播扶持計畫的要求。
結果就在存活人數變成5時,喻延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
──這老鼠,開鏡(開鏡:打開機瞄或瞄準鏡。)就能看到人。
在決賽圈裡找人是十分困難的,大家都會想方設法隱藏自己的蹤跡,以免暴露位置被其他存活的玩家集火。
可是老鼠連續兩次開鏡,都能精確地捕捉到人,還都是腦袋的位置。
他還未來得及細想,這兩個人頭已經被老鼠收入囊中,彈幕裡立刻飄出一大堆6666。
【主播真的牛逼,一晚上吃了六次雞了,給力!】
【這居然是新人主播?比那些老主播還要厲害,粉了粉了!點關注,以後我想看的時候就能直接從收藏點進來∼∼】
【老鼠啊,上過亞服前十,很厲害的,據說還是香蕉的好朋友哦!】
香蕉是星空TV一位比較出名的主播,常年飄在PUBG板塊第一頁,喻延今天就瞧見過好幾次。
喻延皺了皺眉,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這些彈幕彩虹屁吹得厲害,說話的方式還特別奇怪。
像水軍。
疑惑間,對方第三次開鏡,又捕捉到一個頭盔,並迅速爆頭擊殺。就在此時,忽然響起槍聲,老鼠的遊戲人物挨了子彈,血當即掉了一半。
老鼠毫不猶豫站起身,換槍開鏡,紅點瞄準鏡精確地瞄到了對方的腦袋,幾槍按出,再次爆頭擊殺!
鎖頭掛!
掛逼!
喻延忍不住在心裡罵道。
且不說這人還穿著吉利服(吉利服:一種以麻布、網繩製作,上頭綴有樹葉、樹枝等,為獵人、狙擊手常用的偽裝用服裝。),他的位置在老鼠的右後方盲區,就算聽見槍聲,老鼠也絕對沒辦法在第一時間就能瞄準對方的腦袋!
成功吃了雞,老鼠嘿嘿一笑:「這雞我都吃膩了,沒意思沒意思,開個獎啊。老規矩,發彈幕的就能參與抽獎,抽到黑子不算哈。」
這話一出,彈幕上登時飄滿了讚美之詞。
其中一條彈幕在裡面顯得非常格格不入。
【主播開掛了吧?半決賽圈連續四次開鏡都是頭?這還不是實錘?今天我看別的主播直播的時候,還看到你決賽圈連著用M416紅點爆頭三個人,太假了……】
「你看哪個主播的直播啊?」老鼠看了眼彈幕,語氣不屑,「不是我太假,是你看的主播太菜了吧?以後來看我的,包你爽翻天。」
【也是個新人主播,叫yanxyan】
「哦,他啊……我知道他。他說我開掛?」老鼠挑了挑自己粗大的眉毛。
他在亞服排行榜和合約上見過這個人的名字。
他咧開嘴,笑了,五官都皺到了一起去,「你以為他是怎麼從亞服第一掉到這麼後面去的?就是因為……太菜啊。」
【哈哈哈哈哈哈有理有據!】
【yanxyan是誰啊?沒聽說過,一被殺就說別人是掛,逗得很。】
【老鼠威武霸氣!】
被嘲笑的當事人在床上打了個哈欠,慢吞吞地關掉直播間,鑽進了被窩裡。
然後冷靜地在心裡把XKTVlaoshu這個ID丟到了記仇名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