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守則第1條:別肖想挑戰值星官的威權

「你們的聲音就只有這樣而已嗎?我想聽到更大聲一點的!」
這個帶點凶狠的聲音,猶如典獄長在斥吼監獄裡的囚犯,只不過現在這些囚犯不是在監獄裡,而是在工學院集合廳的正中央,一個個臉上掛著愁苦的表情席地而坐。
面前站著一排大三學長,整整齊齊的稍息站姿,每個人都以銳利的目光直盯著新生們,好像他們從上輩子就欠下什麼仇債似的。
尤其是擔任值星官長的「亞提特」(Ar-thit),工業工程系的大三學長,長得五官立體、眼神銳利,才剛剛凶過學弟妹關於聲音太小的事,但實際上,就算學弟妹的聲音大到像開演唱會一樣,他還是會說聽不到。
……怎麼了嗎?……有事嗎?啊這就是前輩傳承給值星官的權力啊!老實說學弟妹現在正在面對的,他以前都經歷過了,而且這還只是開場而已,接下來還會有更精彩的呢!
擔任值星官的學長,擺出冷酷嚴肅的表情,用毫無感情、低沉,卻又俐落有力的聲音問:「我再問一次,你們這一屆總共有幾人!」
整個集合廳裡鴉雀無聲,跟亞提特預料的一樣。
……這是當然的啦,開學才兩天,誰會去記總共有多少同學,尤其是占有全校最多人數的工學院,放眼望去一看就知道破千人,叫人突然這樣講出正確數字,還不如叫他們解微積分的算式還比較簡單一點呢!
但是當前的氛圍就是亞提特想要的,因為這樣更能讓整個集合廳裡的新生們,愈加倍感壓力。
誰說工學院的新生訓練必須要野蠻暴力,動不動就爆粗口、帶髒話?一點都不需要!我們可是知識分子,不需要爆粗口也可以表現出威嚴,否則萬一被老師盯上的話,麻煩可就大了。
所以值星官的守則就是,對學弟妹說話要有禮貌,但就是這種用禮貌包裝的言語,才是真正具有殺傷力,所謂罵人不帶髒字、殺人毋須用刀,反而讓學弟妹更加害怕得不敢抬頭。
亞提特繼續用言語施壓:「如果沒有人回答我,就表示你們這一屆,對同學這麼的漠不關心,這麼的無情,連自己的同學都記不住!」
值星官長以緩慢的步伐,沿著學弟妹坐著的隊形邊緣走,作勢表現出至高無上的威嚴,還可以給學弟妹無形的壓力,他的視線掃過一個個學弟妹,大部分的表情都是消沉的,還有的在輕輕地哽咽,這證明了他之前訓練的招數還挺有效的。
其實……他也不是一個喜歡看別人哭的變態啦!但此乃值星官的職責,這也沒辦法。
可是一有學妹在哭,他的心就變軟了一點,尤其是看到長得可愛的學妹,稚嫩的臉頰流下一滴淚水的時候,心頭就癢癢的很想衝上去安慰她。但是身為值星官,必須要維持住冷酷的形象,眼神仍然必須保持殺氣,即使面對正在流淚的美女都是一樣。
這時坐在隔壁的學弟,把手帕傳給可愛的學妹擦眼淚,學妹一邊淚水氾濫地收下手帕,一邊說謝謝……
……哇嗚……好甜蜜蜜啊你們,到底有沒有把學長放在眼裡啊!我可是還站在這裡看著耶!竟然還敢這樣子,當著我的面大剌剌地打情罵俏了起來。本來已經鎖定了那個可愛學妹,打算找機會要個手機號碼的,沒想到居然被你這小子捷足先登了!
喔……你想表現出男子漢氣概是不是……這麼想表現啊……好!學長就成全你!
「那位學弟,請站起來!」
他對著手帕的主人斥喝,而坐在他旁邊的可愛學妹,突然被嚇出一身冷汗,朝著那位同學投以擔憂的眼神,自己竟然害他被值星官盯上了!
被叫起來的人卻一臉淡定。這位學弟站起來之後的身高,把值星官長嚇了一跳。亞提特自認為自己的身高已經在平均值之上,一百七十八公分在男生的身高裡已經很夠了,結果眼前這一個裝模作樣的小子,比他還高出了大約十公分,而且濃眉下的五官端正,散發出一股男性魅力,光芒蓋過在場的所有男生。
哼……看到這種貨色,就更讓人打從心底的超、不、爽!
……這樣正好,學長會好好的加倍照顧你的,誰叫你這張帥臉搶走了值星官長的風頭!
「大聲告訴我你的名字和編號!」
「我叫『龔朋』(Gong-Phop),編號0062!」
「回答我,你們這一屆總共有幾個人?」
「報告,我不知道!」
「為什麼不知道?」
「因為我沒有數過!」
問的人不只是眉毛抖了一下,就連拳頭也快要變硬,他忍住不往那張淡定的臉上揮過去。
……學弟……這樣講話……是打算找學長單挑囉?
如果是在校外遇到這種情況,早就揪人開打了,但現在是在工學院的集合廳裡,有上千個新生的視線盯著看。被打臉是小事,只要他還是值星官一天,報復對方也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亞提特盡可能地壓下怒氣,用凶惡的口氣下命令道:「就算沒有數過,這些數據你們也必須要知道,我問的每一個問題,你們都要回答得出來,知道了嗎!」
「知道了!」
學弟回應了之後,他輕輕點了一下頭,然後把手伸進長褲的口袋中,拿出一條項鍊,上頭掛著一個棕色齒輪造型的墜子。亞提特把手上的項鍊,伸出給學弟看。
「你有看到這個『齒輪』嗎?」
「有!」
「這是我們工學院的聖物『齒輪』,代表著每一個工學院學生的榮耀,並不是專屬於任何一個人的,如果你沒有足以克服挑戰的能力和決心,讓我看到你有得到它的資格,那就請你離開這裡!我會當作工學院從此沒有這個人!」
最後一句話他不是對著站起來的學弟說,而是把臉轉向一排排坐著的新生們說,口氣像是在威脅,因為能不能得到聖物「齒輪」,決定權完全掌握在他們這幾個身為值星官的大三學長的手上。
如果新生們乖乖聽話,懂得尊敬前輩,積極參加活動,那麼就比較容易得到這個代表工學院榮耀的聖物。
相反……如果新生們做出讓人討厭的事情,那就準備全體一起失格,必須要重新進行新生訓練,而且絕對會比前一次辛苦、殘酷好幾倍。如果再不合格的話,你們這一屆就別想拿到聖物了,背著恥辱度過四年的大學生涯吧!
……這可不是在開玩笑喔!說到做到,之前也出現過先例了,小大一們早就略有所聞,所以剛剛帶有恐嚇意味的警告還滿有效的,可以發現有好幾個新生的臉色開始鐵青,像是隨時會暈倒似的。
這讓手中握有王牌的值星官長,在心裡竊笑,回頭去修理剛剛大膽挑戰值星官威嚴的屁孩。
「龔朋同學請你回答我,如果我不讓你們拿到『齒輪』的話,你打算怎麼辦?」
亞提特的話才剛說完,就對著龔朋擺出勝利者的架勢,而他也猜得到屁孩應該又是回答說「不知道」,如果是這樣,他打算先來一場「殺雞儆猴秀」。
哼……也不先看清楚這是誰的場子,想打臉,還早十年呢小子!
勝利者轉身背對學弟,走到定位準備下達處罰的命令,不打算等學弟回答了。結果值星官長連第一步都還沒跨出去,背後的聲音就讓他差點摔倒。
「就用搶的!」
值星官愣住了,迅速轉身回來,不敢相信剛剛自己聽到了什麼。
……剛剛說什麼搶什麼,是我幻聽了嗎,再問一次好了……
「你說什麼?」
亞提特對著眼前依舊淡定的學弟再問一次,看著那一雙狡猾卻不閃躲的眼睛,要他清楚地說明自己剛剛說那句話的意思。
「如果學長不把齒輪交給我們,我就會自己想辦法搶過來。」
鏗鏘有力的聲音,毫無半點畏懼,卻引來滿堂眾人的驚呼聲。尤其是值星官長,聽得眼睛瞪得大大的,驚訝得定格在原地。
居然被學弟當眾挑釁成這樣,簡直就是被拿著鞋子往臉上打,亞提特的手被氣得發抖,情緒再也無法受控,他把必須對新生彬彬有禮的規定忘得一乾二淨,徑直走向學弟,抓起對方的衣領,憤怒地斥吼道:「你他媽的再講一次,你以為自己有辦法搶走我手上的東西嗎!混蛋!」
「報告,可以!」
「靠,你想怎樣!」
「我只要把你搶回家當老婆就行了!」
……登愣……
……全場靜默無聲。
一隻大手伸過來,抓住正在扯著自己衣領的手,眼神依舊堅定地看著眼前的值星官長,眼裡有那麼一瞬像是閃過了一道光芒,然後狡猾地說:「不是說另一半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嗎?所以只要我把你變成我的老婆,你的齒輪不就會變成我的齒輪了?」
「你……!」
亞提特立馬把手放開,心裡咒罵著一大串的髒話,但嘴巴只能說出這一個字,因為剩下的都已經被哄堂的呼聲和口哨聲給蓋過去,就連同為值星官的大三同學也忍不住偷笑,對於小大一用這種方式挑戰權威,他們覺得有趣勝過憤怒。畢竟能夠讓值星官長氣到陣腳大亂,被挑釁到連最後一條理智線都斷光的新生,是久久才會出現一個。
「你們全部都給我安靜!」
值星官長的命令是絕對要遵從的。集合廳再次迅速地恢復安靜,目光焦點再度回到高個子的學弟身上。亞提特努力維持著所剩無幾的理智,狠狠瞪著敢大膽用言語調戲他的混蛋小子。
……不知道他是說真的還假的,雖然這小子看不出有甲甲的氣味,但可別以為他會被這種耍嘴皮子的態度打倒,如果這小屁孩真的打算「強搶」他,那就來吧!沒在怕的啦!他可是正港的男子漢,才不會對任何人投降,有種就來吧!但現在他要先清算今天的帳。
「很好,我就等著看你是不是嘴炮而已,但是現在既然齒輪還在我手上,我就有權力以值星官的名義,對你施令!」
手中握有權力的人冷笑著,準備下達最後一道絕殺令。
「龔朋,編號0062,交互蹲跳兩百個,開始!」
「是!」
被處罰的人臉上毫無一絲抗拒的表情,反而還露出一抹清新的微笑,回應的聲音鏗鏘有力,像是很樂意接受學長的命令,走到集合隊伍前面,在同學們同情的目光之下開始交互蹲跳。反倒是亞提特,雖然臉上掛著勝利的表情看著被自己處罰的人,可內心的憤怒,大到藏也藏不住。
哼……大一的小屁孩,想硬上值星官嗎?連作夢都嫌早了十年咧!誰叫你小看這一場聖物「齒輪」的爭奪保衛戰,我就讓你看看,最後誰才是會被搶回去(當老婆)的人!
……究竟會是「魔鬼值星官」,或是「小大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