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 順天應時

楔子

這是一個比他想像中更為明亮舒適的地方。
柔和的光線照射著整座城,抬頭看不到太陽卻覺得藍天極其耀眼,似乎還能感覺到微風徐徐吹來。
他目瞪口呆的跟在夜身後行走,明亮的建築物和路邊談笑的人們,看起來就和自己生活的世界沒兩樣。
這個城有邊界嗎?這條道路有盡頭嗎?他十分好奇走到路的盡頭會看到什麼。
直到夜停了下來,他也跟著停下腳步,道路的盡頭是一棟宏偉的大樓。
「進來吧。」夜回頭朝他笑了笑,陸以洋跟著走進去。
「和想像中不一樣?」夜笑著。
「嗯,完全不一樣。」陸以洋跟著他進去,「我以為會是個陰暗又可怕的地方。」
「只是你沒看到而已。」夜帶著他走上樓梯。
鋪設明亮紅毯的寬廣樓梯走起來很舒服,踏上二樓,整片的落地窗可以看見周圍一片綠地,就目前所見來判斷,是平和美好的生活環境。
「這裡看起來很好。」陸以洋站在窗邊眺望,想不到所謂的地府是這樣的。
「這是地面上,你進門的時候看見電梯了嗎?」夜轉身走向大樓裡,二樓就只有這麼一扇玻璃門,夜一走近門便自動打開,陸以洋跟著走進去。明亮的辦公室寬闊舒適,夜走到辦公桌後,坐上高背皮椅,這裡看起來,就像是董事長或是首長辦公室一樣,背後是整片的玻璃牆,只要椅背向後轉,就可以看見整座城。
「我簡單說明好了。」夜把手放在桌上,不似平常那般邪氣逼人,看起來穩重了些。
「嗯。」陸以洋站在桌前,也認真的點點頭。
「這裡是地府的入口第一站。」夜側過椅背望著下面平和悠閒的景象,「是給功過相抵的人平和生活的地方。」
轉回來看著陸以洋,夜笑著,「往下還有十層樓,每層樓的主人不一樣,你應該聽說過。」
陸以洋當然聽說過傳說中的十殿閻王,「那所以你是……秦廣王?」
夜曖昧的笑容讓人看不出來他是或不是,但他只是搖搖頭,「不,我不是。」
「你進來的時候看見外面平和美好,是因為你自己的關係。」夜起身望著外面藍天無雲的好天氣,「你的心靈平和美好,你看見的自然就是這樣,每個人的信仰不同,看見的東西也不一樣。」
夜回頭望著他,「你聽你同學說過,來接他們的工具都不同吧?」
「嗯,好像千奇百怪。」陸以洋想起小良說過的話。
「心裡想要的是什麼,看見的自然就是什麼,能被接走的都是已經贖清罪孽,能入修行之道或是重入輪迴之人,剩下的枉死者,或是餘罪未清者,我們會派人接走。」夜笑了笑,「我掌管人間生死吉凶,入地府的人都要經過我這裡,由我來決定他們要往哪裡去。」
「這是份偉大的工作。」陸以洋停頓了下,「但這……不就是秦廣王的工作嗎?」
「是,可是我不是你們口中的秦廣王。」夜示意陸以洋跟著他走。這間辦公室的左右邊都有扇門,他們走向右邊,門自動打開之後,是一個巨大的書庫,仔細一看充滿了檔案夾。
「哇!」陸以洋目瞪口呆的望著書庫,他一直覺得他們學校的圖書館已經很大了,這間書庫比學校圖書館不曉得大了幾百倍,大概走一天也走不完吧,一眼望過去居然看不見盡頭。
「這裡放置的是所有人的生平,一個人從出生、歷經百世到現在,每一世的功與過,他的人生歷程都記錄在這裡面。」
陸以洋愣愣的看著,每本檔案都厚到可以打死人,「那……這裡有我的嗎?」
「有。」夜笑著,隨手從旁邊的書架上拿下了一個與其他檔案相比起來薄到不能再薄的資料夾。
陸以洋怔了怔,上面的確用黑色字體寫著他的名字,「好、好薄……」
這讓他想起大吉說過,他是個新的靈魂,沒有前世。
所以才那麼薄嗎……
他並不想知道裡面寫了些什麼,只是側頭隨意看著旁邊一本厚得不得了的資料夾上的名字,它似乎扭動了一下,陸以洋揉了揉眼睛再看,就發現那名字扭動著變成了另一個名字。「那個……名字為什麼換了?」
「那表示他已經輪迴重生了,每本資料夾上的人,標示的都是這一世的名字。入了輪迴之道喝了孟婆湯,接下來就要重生,當他有了新的名字,資料夾就會自動替換。」夜耐心的解釋著。
「原來如此……」陸以洋愣愣的跟著對方走出資料室,走向左邊那扇門,門一開依然是個巨大的資料室。
「這裡擺放的是幾千年發生過的重大事件,所有極惡之魂的資料都在這裡。」夜笑著抽起一本,「要看看嗎?」
陸以洋望著資料夾上面的「余學宛」三個字,他猶豫了下搖搖頭。
夜也沒說什麼,只是放回去。
走出資料室,陸以洋忍不住開口,「你到底為什麼要給我看這些呢?」
「這樣就忍不住了,還多的是你沒看到的。」夜取笑他的沒耐心。
「你一直沒有回答我,如果你不是十殿閻王裡的秦廣王,那你到底是誰?」陸以洋不解的望著他。
「我剛說過了,你心裡想著什麼,看到的就是什麼,如果今天你是基督徒,也許在你眼中我就是個天使也不一定。」夜聳聳肩地回答。
「可是我基本上是個佛教徒呀,所以你就是秦廣王。」陸以洋癟起嘴來指著他。
「不,我不是。」夜笑了起來,在辦公室中不曉得什麼時候出現的沙發邊坐下,「坐吧。」
「咦?喔……」陸以洋也只好跟著坐了下來。
「你所稱的秦廣王,很久以前就不在了,換個現代的說法呢,他退休了。」夜靠在沙發扶手上,單手撐著下頷,很輕鬆的說著。
「啥?這、這可以退休?」陸以洋目瞪口呆,「怎、怎麼退休?」
「找到繼任者就可以,幾千年前他找到我,所以我待到現在。」
「……那……你就是繼任的秦廣王呀!」陸以洋還是不解他為什麼不承認他是。
「就說他退休了,我接任的是他的工作又不是他的名字,我討厭那個稱號。」夜攤開手,「你不覺得嗎?聽起來食古不化。」
「欸……」陸以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想了半晌才又回答,「你還是沒說你要我幹嘛?」
夜那看起來有點邪氣的笑容又出現在他臉上,「我累了,我要退休了。」
「啥?」陸以洋怔了半晌,仍然不懂跟自己有什麼關係,「那……就退休呀……」
「你這麼說我就當你答應了?」夜笑了笑望著他。
「答、答應什麼?」陸以洋覺得一頭霧水,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正常人應該懂了吧,你真是死腦筋。我想退休,所以我要你來接我的工作。」夜伸手指著陸以洋。
陸以洋張著嘴呆了半天,第一個反應是回頭去看身後有沒有人,夜會不會指的並不是他?結果,當然是身後沒有半個人。
「我?」陸以洋伸手指著自己,疑惑的望著夜。
「對,你。」夜點點頭,神情看起來還頗為認真。
「怎麼可能呀!」陸以洋整個人跳了起來,「我我我我哪裡能做這麼重要的工作!」
「如果你不能的話我幹嘛要找你?」夜好笑的望著他。
陸以洋站在原地看著好像很認真的夜。他不懂為什麼是自己?從他出生有記憶開始,他就能看得見那些一般人見不到的東西,遇到冬海、春秋和槐愔,遇到小宛、曉甜、蓮跟秋,慢慢的接觸了更多事之後,每當他感到無力的時刻總是會這麼自問著。
為什麼是自己?
「為什麼……」陸以洋遲疑了許久,才開得了口,「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不是更有能力的人去做呢?」
「你一定問過自己無數次這種問題吧。」夜的口氣很溫和,「你有沒有能力是我來判斷,不是你來判斷。」
夜看起來有些感嘆,「我曾經失敗過一次,所以我這次很小心──你以為你為什麼會遇到夏春秋,為什麼會遇到杜槐愔?那是因為我想知道,你在兩種完全不同的選擇之中會怎麼做。」
陸以洋感到震驚,他沒想到他遇見春秋和槐愔是註定的。「可是……我什麼都沒有決定呀,我猶豫不決,沒有辦法下任何決定,害李東晴沒辦法重生做人……我做錯了很多事。」
「沒有人能做對每一件事。」夜說:「重點是存著什麼樣的心意去做,做錯之後用什麼態度面對,我要知道的是你遇到這種狀況會怎麼想,而不是怎麼決定。如果你當機立斷的選擇了某一方,也許你就不會來到這裡了。」
「我需要的是一個能多方思考,再三猶豫,擁有一顆溫柔心腸的人。」夜笑了笑,「上一次我失敗了,因為我給他一個財富、權力都輕易握在手中的生活,他掌管了千萬人的生死,我希望他能有領導能力,希望他能體諒民情,結果我失敗了。」
夜輕嘆了口氣,「他在那種生活中迷失了自己,置萬民於水火中不顧,而且不認為那是他的錯。」
「那……結果呢?」
「他成了極惡之魂。」
看著夜的神情,陸以洋突然明白了,大吉說過,新生的靈魂這幾千年也不過就那幾個,第一個是夜,再來是蓮,然後就是自己……
「是……是蓮?」陸以洋小心翼翼的試探。
夜笑著,卻沒有回答那個問題,「總之,那次失敗的經驗給了我不同的想法,所以我給你一個完全不同的平凡人生,這次我覺得我做對了。」
陸以洋一時之間消化不了這件事,他混亂的想半天只想到大吉說過的話──
你只要記得你是可以拒絕他的,只要你拒絕他的條件,就可以安安分分的做個普通人了,如果那是你真正想要的話。
我只想做個普通人……我一直就是這麼想的……
陸以洋這麼對自己說,卻又忍不住動搖了起來,「如果我拒絕你呢?」
夜聳聳肩笑道,「我可以送你去輪迴,如果你覺得之後我還會給你好日子過的話。」
陸以洋望著夜,雖然夜這麼說,但是陸以洋知道對方不會這麼做,雖然他的人生有時痛苦有時難過,無力或傷心的時刻也不少,但大多數時間他都是幸福快樂的,他有個美好的人生。
但僅此一世嗎?
「我不認為你會這麼做,託你的福,我這一世過得很幸福。」陸以洋認真的望著夜,「但是如果你要我接下來的千年都不能再輪迴為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忍耐得下去。」
夜像是早知道他會這麼說,很快回答道:「我們可以輪著來,五百年一次,直到你找到一個可以接替的人,你覺得如何?」
陸以洋猶豫著,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但是這種大事,是可以這樣隨便約定的嗎?「……高懷天……他也是你安排好的嗎?」
夜挑起眉來盯著他,半晌才開口,「不是,他是個意外,我當初還以為是上面在找我麻煩。」
陸以洋鬆了口氣。
夜直起身體,把手擱在膝上,「既然你提了──高懷天是上面的人,他輪迴是為了體會眾生之苦,要是你希望的話,等他離世你們還是可以見面;這也許可以是一個新的合作關係,畢竟上次的合作很糟。」
陸以洋已經聽過很多次關於「上次很糟」的說法,「到底上次的合作怎麼個糟法?」
「對我來說是還可以,對上面來說卻很糟,我煩的是因為他們不甘心,所以頻頻找我麻煩。」夜笑著回答,「你好奇的話我就告訴你,就是槐愔跟韓耀廷。」
「欸?」陸以洋驚訝的叫了起來。
「那個韓耀廷也不知道看上槐愔哪裡,明明是將要得道的修行者,我本來也不想管他們,不過槐愔時間到了要去輪迴,韓耀廷居然來找我說他想跟著入輪迴之道,我當然是沒什麼意見,不過上面意見可大了,以至於我們現在的關係有點差。」
「原來……是這樣……」陸以洋不太理解的問:「槐愔有什麼不好,為什麼上面不讓槐愔跟韓大哥在一起?」
「這個嘛……」夜好笑的回答,「槐愔跟我是有約定的,他沒有完成承諾就不能離開這裡;可是韓耀廷不同,他是修行者,隨時可以放棄他的修行重入輪迴之道,或是離開上面的管束。如果他想做個凡人的話,上面是阻止不了他的,結果變成他們失去一個好用的人才,而槐愔多了一個好使喚的人。以我的立場來看何樂不為?雖然我看他不太順眼,也不想跟上面打壞關係,但我不想多管槐愔跟誰在一起,只要不要妨礙工作就好了。」
「聽起來……你很明理。」陸以洋眨眨眼睛望著他。
夜笑了起來,「也許只是為了取得你的好感也不一定。」
陸以洋側頭想了半晌,也覺得有可能,夜告訴他的事實在太令人驚奇了,他不知道該怎麼決定。
「喝茶吧。」夜不知道從哪裡變來了茶水,放了杯香氣四溢的茶在他面前。
「謝謝。」陸以洋端起來喝了一口。
「你沒聽說過,如果生人在地府喝了水就離不開了嗎?」夜優雅的端起茶喝了口。
陸以洋一口茶差點噴出來,含在嘴裡半天都不知道該吞還是該吐。
「我開玩笑的。你陽壽未盡我攔不了你。」夜放下手上的茶杯。
陸以洋半天才把那口茶吞下去,雖然那口茶甘甜順口,但是他還是吞嚥得很困難。
「你可以考慮,不過我希望你不要考慮太久。」夜又接著開口,眼裡充滿疲憊,「我累了,再這樣下去,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陸以洋望著他看起來真的很疲倦的臉色,認真的想了半晌,「我會認真考慮的。」
「很好。」夜讚許的笑了,「這件事你只能自己考慮,不能跟任何人商量,一個字都不能透露,要是你把這件事說出去了,我只好開始滅口。」
陸以洋愣了愣,看著他以玩笑似的口吻說話,神情卻很認真──意思應該就是要自己不能找春秋跟槐愔商量吧,陸以洋也只能點頭答應,「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記得我在等你的回答。」夜站了起來,朝他伸出手。
陸以洋猶豫了會兒,也伸出手和他交握,一瞬間只覺得像是被火燒到一樣的燙手,但夜握得很緊,他無法掙脫,幸好那只是很短暫的片刻,他連叫都來不及叫出聲就被放開了。
「好、好燙……」陸以洋連忙舉起手看了看,上面並沒有任何被燒傷的痕跡。
「作為你地府一日遊的伴手禮。」夜笑著,「你會用得到的。」
「什、什麼東西?」陸以洋疑惑的看著自己的手,再抬頭看向夜的時候怔了怔──杜槐愔就站在眼前。
還來不及開口,杜槐愔瞪了夜一眼,伸手拉了他的手轉身就跑。
「咦?」陸以洋一頭霧水的被杜槐愔一拉,整個人就從明亮寬大的辦公室被拉進一個黑洞裡,杜槐愔拉著一條繩子,另一手扯著他往前跑,陸以洋回頭望,還看得見黑洞另一頭的明亮空間裡夜笑得很開心的模樣。
「這就叫自投羅網吧。」夜笑著隨手一揮,一道光就射過來斬斷那條繩子,杜槐愔只來得及伸手把陸以洋往前一推。
陸以洋被推得往前跑了兩、三步,然後就像是踩空般急速往下跌,他驚慌的大叫起來,此時四周突然亮起一圈柔和的光芒包住了他,讓他懸停在半空中,他怔了怔,一瞬間好像看見大吉笑咪咪的臉,還在發愣時,一隻溫熱的手突然牢牢的抓住了他。
他低頭看著緊握住自己手腕的這隻手,他知道那種熟悉的感覺──這是高懷天的手。
但抬頭望去,眼前卻什麼也沒有,沒有大吉也沒有高懷天,只有手腕上那隻憑空出現的手,牢牢的拉著他往前走。
槐愔呢?
陸以洋再次急忙回頭,卻見到杜槐愔朝著那間越來越遠的辦公室飛了過去。
「槐愔!」陸以洋急得大叫,卻無法掙開高懷天緊握的手。
在陷入一片黑暗前,他看見一道光芒劃破黑暗,一隻手從光芒裡伸出拉住杜槐愔,把他扯進了那道光。
陸以洋這才放心的閉上眼,被黑暗包圍的同時,一陣巨痛襲向他。在意味著現實的疼痛中,他知道他已經回到人間,回到了高懷天的身邊。

第一章
蠟燭一支支熄滅,黑暗中,站在微弱燭火圈裡的人靜靜低著頭,雙手自然的下垂,像是熟睡一般。
韓耀廷一手提著油燈,另一手緊抓麻繩,雙眼緊盯著燭火圈中的杜槐愔。
比起韓耀廷的鎮定,楊燄則有些緊張,屋裡明明沒有風,但是圍住杜槐愔的燭火卻會莫名其妙的突然熄滅,每隔一陣子就會滅掉一支,他們就這樣靜靜站著,時間大概過了四十分鐘,燭火已經熄掉三分之一。
韓耀廷手上的油燈倒是燒得極旺,絲毫沒有熄滅的跡象,但楊燄還是小心翼翼,幾乎連氣都不敢喘。
當他開始有些鬆懈時,眼前那圈燭火突然啪啪啪地順時針熄掉,一下子就滅了三分之二甚至更多,他忍不住緊張起來,「老……老大……那個……不要緊吧?」
韓耀廷沒有回答,只是擰起眉更專注的看著杜槐愔,更用力的抓緊手上那條與杜槐愔相連的麻線。
就在燭火幾乎要全部熄滅時,那條麻線突然從中間斷開,杜槐愔原本站得直直的身體一下子軟倒下來。
那只是一瞬間,楊燄甚至還來不及叫出聲來,韓耀廷已經一腳跨了進去,伸手拉住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