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噩夢遊戲 II

復生序曲

Episode 1

日升月落,晝夜更迭,七天轉瞬即逝。
聖墓花園被一層結界溫柔地包裹著。
這裡迎來過太陽熾烈的熏烤,也遭受過午後暴雨的侵襲,數不清的魔物徘徊在結界之外,對結界內人類的鮮活氣息,流露出滿是惡意的好奇。卻又因為無法破壞結界怏怏散去。
微風拂過,捲起枝梢上的藍白花瓣,洋洋灑灑地落在地上,還有那個成為了墓地的樹洞。一層又一層的花瓣在短短的七天之中已經蓋住了睡在樹墓中的那個人,讓他與這落花一同埋葬在這座湮滅的城池之中。
【復活倒數計時:0天0小時0分0秒。】
【復活彩蛋生效,返還所有技能和道具。】
【玩家齊樂人,完成聖修女的夢境任務。任務完成度百分之一百一十七。獲得特殊任務線索,在二十三天內抵達地下蟻城深處的煉獄將自行觸發任務,逾期視為放棄任務。】
【獎勵生存天數九十天,意外因素干擾任務進程,額外獎勵生存天數十天。】
【玩家齊樂人,達成成就「欺騙欺詐魔王」。獎勵技能卡「暗中觀察」。】
齊樂人睜開了眼睛。

僵硬、痠痛、沉重……無數種負面狀態疊加在了他的身上,讓他幾乎以為自己癱瘓了。世界是一片斑駁浮動的光影,鼻腔裡卻傳來花草清新的氣息。
心臟恢復跳動,血液再次流淌,肺葉重新起伏,齊樂人大口大口地喘氣,被死亡暫停了七天的身體就好像剛從冰棺裡抬出來的一樣,全身的器官都快忘了要怎麼運作,只能艱難地重新啟動,讓他從一個死人變回一個活人。
他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想起這一切,包括自己的名字,接下來的事情就順利了許多,齊樂人很快回憶起了自己身在何方,又經歷了些什麼──他被欺詐魔王殺死,凶手取得了老魔王的惡魔結晶離開,但他隱瞞住了自己將在七天後復活的事實。
寧舟!
齊樂人猛地從樹墓中坐了起來,因為供血不足頭暈目眩,脊椎還發出了嚇人的「喀嚓」聲,讓他幾乎以為要斷了,幸好它堅強地撐住了。因為大腦缺氧,齊樂人又躺了回去,看著頭頂的藍天白雲發呆。
聖修女的夢境任務完成了,也就是說瑪利亞的領域已經解開了,毫無疑問,完成它的人不是「躺贏」的齊樂人,而是寧舟。既然任務已經完成,寧舟恐怕已經離開了聖城,而他會停留在聖墓花園則是因為寧舟將他的「屍體」留在了這裡。
謝天謝地,寧舟沒有把他火化了,感謝教廷的習俗!
正統的教廷人士通常會把屍體放置在開啟的棺槨中,用布匹或者其他材料掩蓋,等到屍體腐朽成白骨之後再合棺深埋。因為如果直接將屍體埋入地底,信仰之力無法消散,屍體往往數年都無法腐爛,所以需要先露天放置等待信仰之力自然潰散,這個過程也被認為是靈魂升入天堂的過程。
雖然齊樂人不是教廷人士,但是寧舟還是遵循了這一習俗,給他留了「全屍」。
身體恢復了一些力氣,齊樂人的思維從一開始的遲滯恢復到了平時的狀態,他坐起來喝了點水,回想了一下自己「死後」的事情。
死亡就像是困倦到極致的睡眠,他無法再感受到外界的一切,可是卻做起了「夢」。
一個若隱若現,卻讓他悵然若失的夢。
他夢到了寧舟的母親,瑪利亞。
她坐在聖墓花園的秋千上,就是這一棵後來被雷劈斷的大樹,當年它還是鬱鬱蔥蔥的模樣。那時候的瑪利亞也還不是後來那位聲名顯赫的聖修女,她只是個年輕的姑娘,在溫暖的午後蕩著秋千,享受著年輕閒暇的美好時光。
齊樂人向她走去,瑪利亞看到了他,微笑著對他點頭,那雙湛藍的眼睛就彷彿一碧如洗的天空。
天空……齊樂人的意識被這一抹深深的藍色震撼了,他忽然間飛了起來,彷彿靈魂超脫了身體,越升越高,腳下的聖墓花園開始變得渺小,連同教廷舊址也變得遙遠,整座聖城都被他納入眼中,再是那遠處的山川河流……數不清的惡魔在遊蕩著,人類經受著前所未有的苦難,掙扎求生,這個世界的殘酷,超乎他的想像。
他彷彿成為了俯瞰著世界的神明,用慈憫的眼神注視著這片滿目瘡痍的大地,悲痛卻無能為力。這種痛苦鞭撻著他的靈魂,莫大的悲傷折磨著他,他迫切地想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卻發現自己弱小得如同一隻螻蟻。
「看,當你站在這個高度的時候,你就會發現,自己比想像的還要渺小無力。」
溫柔的女聲從身後傳來,齊樂人「看見」了身後的瑪利亞,也明白了為什麼她的眼睛裡永遠有一抹揮之不去的悲憫與傷感。
「可就是這麼脆弱的人類,卻還要執著地和這個世界抗爭,掌握自己的命運,也掌握這個世界的命運,我們從未放棄。讓惡魔回到地獄裡去,讓人類主宰這個人間界,讓你們這樣的外鄉人能夠返回自己的世界──前赴後繼的殉道者為此努力著,總有一天,這個夢想會得以實現。」
「瑪利亞女士,我們為什麼會從自己的世界來到這裡?」齊樂人問道。
瑪利亞輕輕搖了搖頭:「這是世界意志才能決定的事情。我們猜想,一開始只是意外,後來它有意引入更多外鄉人,想讓你們維持住這個正在失衡的世界,可惜你們身上的變數太多,墮落的外鄉人們反而加劇了這種失衡……它仍然沒有放棄……你要小心,你已經是被觀察著的對象了。」
那種被暗中窺視的感覺如芒在背,齊樂人還想追問更多,可是他已經開始下墜了。
從天空之中,急速地下降,墜向大地!
失重的感覺恍如每一個被噩夢驚醒的夜晚,他在死亡的回憶中驚恐地醒來,大汗淋漓。
耳邊只剩下瑪利亞溫柔卻遺憾的聲音:「我不能再告訴你更多事情了。到聖殿來吧,我有一些東西要交給你。」
關於瑪利亞的夢境結束了,死而復生的齊樂人回憶著這個奇怪的夢,他明白這並不是普通的夢境,而是瑪利亞殘留的力量影響著他,看來他必須得再去一趟教廷舊址最高處的聖殿了。
身體漸漸恢復了力氣,齊樂人呆呆地看著蓋在自己身上的教廷制服,還有上面早已枯萎的白玫瑰。那些不敢細想的,關於寧舟的事情爭先恐後地回到了他的腦海裡。
相遇時的一見鍾情,危險之中的情愫暗生,大難臨頭前的生死與共……這些回憶裡的美好曾經在重新相見時的震驚中被深深埋藏,可是他的死亡卻是喚醒一切的那把鑰匙,那陰差陽錯不該說出口的告白,則是壓垮一切的那根稻草。
他什麼都不該說,他應該沉默地死去。
如果時間倒流,讓齊樂人重新選擇一次,他一定不會寫下那個7,他寧可默默嚥下這份滿溢的愛意,寧可讓寧舟以為他真的死了,也不能逼著他走上那條如入火湖地獄的絕路。
他不能告訴一個他深愛著、也許也深愛著他的人,他愛他。
因為這是不被允許的、罪惡的愛情。
他不害怕愛上寧舟,可是他害怕這份愛情會給寧舟帶來痛苦。他甚至害怕內心深處那個滿懷希望和憧憬的自己──他怎麼可以去期待一個聖徒承認自己有罪,只為了回應他的愛?
這份隱祕的期待,自私,乃至罪惡。
現在寧舟怎麼樣了?他又身在何方?他會回到教廷嗎?他還能回得去嗎?
當愛情衝破禁忌的藩籬,一個虔誠的信徒要怎麼去面對自己已經背離了信仰的現實?他註定要放棄其中之一。
齊樂人顫抖地伸出手,拾起那一束放在他身上的白玫瑰。
玫瑰花早已枯萎,枯黃的脆弱花瓣從剃掉了刺的莖幹上凋零,正好是七朵。
那是寧舟無聲的回答。
齊樂人慢慢地露出了一個微笑,眼眶卻濕潤了──
就在他左手的無名指上,有一個用草莖編起來的戒指,它是那樣粗糙簡陋,像是個初學者隨手編出來的小玩意兒,如果掉在地上,任誰也不會多看它一眼。
可偏偏它套在了齊樂人的無名指上,一個象徵了愛情、承諾、永恆的位置。
所以它註定不是一件隨手編織的玩具,而是一個虔誠的信徒在拷問自我、顛覆信仰之後,最忠實也最勇敢的回答。
一對不應該相愛的愛人,在生與死的兩端,各自說出了自己發自靈魂的那句話。
我愛你。

齊樂人把臉埋在寧舟的制服中良久,如同在油中煎炸過的心慢慢平復了下來,他艱難地爬出了露天樹洞。
令人費解的是,這棵飽經風霜的老樹竟然枯木逢春了,樹根的位置上抽出了一枝鮮嫩的新芽,在短短的七天裡長出了半公尺高,在微風中搖曳著新綠的樹葉。
齊樂人摸了摸新芽的葉子,恍然覺得自己也獲得了新生。
身體還是沒有完全恢復,他在聖墓花園中緩慢地行走著,慢慢找回戰鬥的感覺。現在他尚不清楚外面到底是什麼情況,還是等自己的狀態更好一些再出去比較合適。
一邊踱著步子,齊樂人一邊整理起了自己的東西。
託接連兩次危險任務的福,他的剩餘生存時間是驚人的一百六十二天七小時三十二分,通常生存時間的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會被用作購買生活必需品,就算如此他也有超過一百天的時間可以自由支配了。那麼早已列入計畫裡的訓練行程就可以提上日程了,等到回到黃昏之鄉,和寧舟碰面之後,他就先暫停接任務,好好鍛鍊一下自己的身手,至少要掌握槍枝的基本用法。
至於主線任務的第二步,需要前往地下蟻城深處的煉獄,齊樂人在扮演臥底「紅」的時候瞭解過那裡的情況,以他現在的實力,去往那裡風險太大,需要再斟酌。
道具卡和裝備都已經回到了他的道具欄裡,還多了一張新的技能卡:
【暗中觀察】(綁定技能卡):持有者在使用該技能卡時,會感受到一種神祕的力量,讓你的五感得到增強,存在感下降,畢竟當你進行觀察的時候,別人是觀察不到你的。但切記,文明觀察,不要動手。技能持續效果十分鐘,冷卻時間二十四小時。
齊樂人拿著這張技能卡,微微蹙著眉。
「欺騙欺詐魔王」的成就,為什麼會得到這樣一張技能卡呢?從之前的SL技能和呂醫生他們的技能卡來看,成就與發放的獎勵應該是密切相關的,那麼欺騙欺詐魔王的成就應該會讓他獲得一張欺詐屬性的技能卡,例如【惡魔的禮儀】這種能讓他偽裝成惡魔的。難道因為他已經持有同類技能,所以才改變了獎勵嗎?那也說不通啊……
總不會是想讓他暗中觀察欺詐魔王吧?齊樂人失笑,甩掉了這個荒誕的念頭。
走了足有半個小時,又做了一下拉伸運動,齊樂人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態好轉了不少,起碼正常的跑跳都不成問題了,他又喝了點水,吃了一點容易消化的食物,裝備好卡槽裡的技能卡:【SL大法】、【下雨收衣服】、【初級格鬥術】,帶上匕首走出了聖墓花園。
身體穿過了一層薄薄的結界,齊樂人來到了聖墓花園之外。
整座聖城安靜得好像一座墳墓,齊樂人警惕地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真的一個人都沒有,懷疑是聖修女的領域破碎之後,這裡的居民已經離開了這座城市了。
也對,教廷不可能在這裡投入大量人力駐守,出於安全考慮,這裡的居民也應該疏散,說不定城中還有徘徊的惡魔……
齊樂人略一思索,換掉了【初級格鬥術】的技能卡,將【惡魔的禮儀】裝備了上去,上一次任務還留下了不少魅魔的結晶,現在倒是方便了他,只要消耗一顆惡魔結晶就能讓他在三小時內偽裝成這顆結晶所屬的惡魔種類,可惜只有個空架子,如果動手的話很容易因為沒有這類惡魔的天賦能力而被識破。
變身魅魔的齊樂人快步向前走,沒走多遠就聽到了前方傳來了動靜,有兩個低等惡魔正慌忙從教廷舊址的階梯上跑下來,見到站在路中央,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的魅魔,兩個低等惡魔對視了一眼,猶豫著要不要見禮。
惡魔與惡魔之間的等級森嚴,高等惡魔一旦釋放威壓,低等惡魔就全無反抗之力,高等惡魔也往往不會把低等惡魔視為自己的同類,同類相殘完全是魔界生態的一部分。
所以這兩隻低等惡魔猶豫不決的態度,落在齊樂人眼中大有古怪。
他決定試探一下。
「上面發生了什麼?」魅魔用慵懶的口吻問道。
「回大人的話,絕望魔女與多疑惡魔正在對峙,眼看著要打起來了。」因為摸不清眼前的魅魔是哪一邊的,兩隻低等惡魔只好低著頭表示恭順,以免發生面對老魔王的部屬卻用了對權力魔王那邊的禮儀這種慘劇。
「哦?兩位大人好大的火氣。」魅魔似笑非笑地說道。
齊樂人的大腦轉得飛快,他壓根兒不知道多疑惡魔和絕望魔女是哪路神仙,惡魔之間的派系很複雜,他只在審判所的幫助下惡補過一點基礎。諸如嫉妒魔女這種能夠明確擁有一種本源力量的惡魔,絕對是高等惡魔。
多疑惡魔聽起來和「欺詐」這個屬性有關係,很有可能是欺詐魔王的手下。絕望魔女的來路不好判斷,可是既然她會出現在這裡,那一定有她的原因……兩邊在對峙的話,她應當是多疑惡魔的敵方勢力?
會是哪位?權力的手下?不,欺詐魔王和權力並不是對立的關係。那殺戮魔王?不無可能,但是殺戮魔王已經失蹤很久了,無論哪個殺戮密會分部都無法聯繫上他。
還有一個可能。
齊樂人瞇了瞇眼睛,大膽猜測著,這個絕望魔女是老魔王的手下。
雖然老魔王已經被聖修女殺死,可是他的部下仍然活躍在魔界之中,此時為了老魔王而來倒是說得通了。
兩個低等惡魔忐忑地看著魅魔,不清楚他是哪邊的人,又不敢貿然離去。
魅魔忽然輕笑了一聲,衝他們揮了揮手:「行了,快滾吧,不要擋了我的路。」
低等惡魔如獲大赦一般跑了,齊樂人收起那副魅魔的神態,評判了一下自己的演技,偷偷給自己點了個讚。也幸好他及時做了個偽裝,不然現在先得打上一架,說不定還會驚動上面的兩隻大惡魔,那真是【SL大法】都救不了他了。
齊樂人吃不準這種高等惡魔的感知範圍有多少,雖然不至於誇張到覆蓋整個教廷舊址,但如果靠得太近恐怕會驚動他們。
不過他有【暗中觀察】這張技能卡,不啻於一場及時雨。齊樂人心中暗喜,覺得自己復活之後的幸運值似乎有所上升。
先上山,等到接近那兩隻對峙的大惡魔了,再用技能卡隱藏自己,趁機溜進聖殿裡去。
打定了主意,齊樂人快步往上走,來到半山腰的時候山頂風雨大作,地動山搖,無數蝙蝠在大雨中翻飛,烏壓壓地幾乎要遮住天幕。齊樂人險些被突然的地震弄得跌下樓梯,猛一抬頭就看見天空中湧現出一個巨大的空洞,熔岩傾瀉而下,蝙蝠們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彷彿被那熔岩點燃,在天空中熊熊燃燒成一片火雲。
這恐怖的戰況讓齊樂人心中越加凝重,幾乎猶豫起了自己要不要冒險在這時候進入聖殿。
可是瑪利亞的話讓他十分在意,他直覺這是個非常重要的線索,如果錯過了,也許……
反正已經死過一次了,再難也不會比面對欺詐魔王的時候更難。齊樂人定了定神,將【下雨收衣服】換成了【暗中觀察】,啟動的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融入了這滂沱大雨之中,遠處的戰鬥聲比之前清晰多了,他極目遠眺的時候甚至可以看到半空中兩個正在交戰的人影。
身披黑色斗篷的絕望魔女打了個響指,被熔岩點燃的蝙蝠瞬間掙脫了火焰,回到了她身邊,烏壓壓的一大群。她的聲音沙啞倦怠,在逐漸減小的暴雨中隱約可聞:「我原本以為你會繼續自由地在魔界流浪,尋找你的『藝術』,沒想到你竟然投靠了欺詐魔王。」
多疑惡魔微微一笑,牽動了嘴唇上那兩撇精心修剪過的八字鬍,他看起來比狼狽的絕望魔女精神多了,如果不知道他惡魔的身分,他看起來倒像是一個藝術家。
「臣服於更強大的力量,不是我們惡魔的天性嗎?」多疑惡魔反問。
「哦?可是論力量本源的話,欺詐魔王可不如權力和殺戮。」絕望魔女說。
多疑惡魔文雅地笑了笑:「毀滅魔王的本源力量足夠強大了吧?可不也永眠在了這座聖殿之中?力量只是一部分,使用這個力量的人,才是真正的關鍵。」
絕望魔女空洞的眼睛裡流露出淡淡的哀傷,在老魔王還活著的時候,擁有毀滅力量的加持,她遠比多疑惡魔強大得多,可是隨著老魔王的死去,「毀滅」的力量變得衰弱,連帶著「絕望」的本源力量也走向式微。
他們這群老魔王的部屬已經快要放棄了,除非新的毀滅魔王誕生,否則他們只會日漸衰弱下去。
直到一週前,遠在魔界的他們突然感受到了新生的毀滅力量。
那如同流星一般,在魔界之中閃現的毀滅之光,讓他們看到了希望──毀滅永遠不會被毀滅,它終將捲土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