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伊全羽看得見鬼,也就是俗稱的陰陽眼。
小時候因為不瞭解這種事,無法分辨人與鬼,結果老是被纏上,家人也因此帶他去廟裡收驚。
怎麼樣也無法習慣鬼的存在,導致伊全羽變得不擅長和別人相處,一直以來總是單獨行動。
他很羨慕那些能玩在一起的同年齡孩子,曾經想過要加入,卻老是被隱藏在角落或黑暗處的好兄弟們嚇到。
明明應該鼓起勇氣努力看看,但是卻做不到,只好將注意力放在學習上。
不過,伊全羽的目光仍不時放在那些在陽光下奔跑的孩子們身上,其中最讓他在意的,是總被同學們圍繞,擁有太陽般燦爛笑容的男孩子。
心裡很羨慕,很想像他一樣。
之後意外發現,這個男孩是隔壁班的學生,從那之後,伊全羽就不自覺地開始注意他。
在學校運動會舉辦的接力賽上,兩人很巧的都是最後一棒位置。
這也是伊全羽第一次和他站得如此靠近。
「輸了!」
男孩滿身汗水的躺在地上,而他則是同樣喘吁吁的站在旁邊。
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充滿不甘心,卻沒有抱怨的意思,從表情來看,他似乎比得很盡興。
伊全羽原本想趁這個機會過去和他搭話,但他的朋友已經湊過來,而自己班上的同學也因為拿下第一名的關係,開心地衝過來圍住他。
眼看沒有機會和對方說上話,伊全羽只好放棄,沒想到男孩卻忽然叫住他。
「喂,你真厲害!」
伊全羽睜大眼眸,立刻轉身。
男孩閃閃發光的笑容,對他露齒笑著。
「我用盡全力還追不過你,你的速度真的好快!」
伊全羽感到一陣喜悅,甚至比拿到接力賽冠軍還開心。
「恭喜你。」
「……謝、謝謝。」
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說話的伊全羽,很不習慣的低下頭來。
明明對方是真心在恭喜他,但他的態度卻有點討人厭。
「凌皓,你下一場不是還要比籃球?快點去體育場集合!」
「哇啊!我差點忘記,等等我!」
後方傳來男孩同學的呼喊聲,他這才慌慌張張的轉身跑走。
一切都太過突然,導致伊全羽還沒反應過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跑完步的關係,現在他覺得心跳超快,臉頰也熱到發燙。
「全羽同學,羽球比賽也要靠你了!」
「我知道了……」
伊全羽用手背遮住嘴,另一手則是緊緊抓住胸口的衣服,想讓自己的心跳稍微冷靜下來。
「原來那個人叫做凌皓。」
他在心中默默記下男孩的名字,一整天都帶著好心情。
連他本人都沒察覺到,自己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第壹回

「凌皓!」
坐在位子上,原本望著窗外發呆的方凌皓,聽見自己的名字後便轉過頭去。
一高一矮的男生走進教室,矮個男很高興的舉起手來向他打招呼,而高個子則是持續保持面無表情的臉,完全看不出在想什麼。
「哦哦,誠二、阿鐵。」
方凌皓很自然地和對方打招呼。
新班級裡能遇見熟面孔,讓他的精神一下子全都回來了。
「高中也能同班真是太好啦!」
他們學校可以從國中直升同校高中,所以高一裡遇見認識的人機率很高。
原本誠二還擔心三人組會被分開,沒想到運氣這麼好,居然再次同班。
看來暑假每天燒香拜佛,希望他們三個人能分在同班的願望,老天爺有聽見。
方凌皓倒是不太在意這種事,不過能和朋友同班,也是不錯。
「我跟你還有阿鐵,真的是剪不斷的孽緣耶!」
「孽緣啊……」
阿鐵看了誠二一眼,不以為意地向方凌皓爆料:「這傢伙昨天明明還哭喪著臉說不想跟阿皓你分開。」
「是嗎?」
方凌皓賊笑看向誠二,心虛不已的誠二立刻大聲反駁。
「我、我哪有!」
為了保全面子,他明明假裝不在意,結果這臭阿鐵居然出賣他!
誠二咬牙切齒地瞪著阿鐵。
阿鐵維持撲克臉,根本不理會他的抗議,接著繼續說下去。
「而且誠二還特地跑去廟裡拜拜,晚上睡前還會禱告,甚至要我陪他去──」
「哇啊啊啊!死阿鐵,你就不能少說幾句嗎!」
徹底慌張的誠二,趕緊揮舞雙手,用音量把他的話蓋過去。
這阿鐵,明明說過會替他保密,結果這麼簡單就出賣他!
「看來最不想和我們分開的人是你啊,誠二。」
方凌皓翹起二郎腿,眉開眼笑地盯著誠二,看起來自大狂妄的態度讓誠二的拳頭有點癢。
「才不是!我是怕阿皓你的作業不能抄我的,高中絕對會留級。」
「你作業明明也是抄阿鐵的好嗎!別說得好像是自己完成的一樣!」
「哪有!」
兩人認真吵起抄作業問題,完全沒注意到身後有人靠近。
「……借過。」
對方默默地開口,等了幾秒鐘之後發現沒人注意到,就再用更低沉的語氣重複一次:「不好意思,借過。」
阿鐵看見,便拉住誠二的手臂。
「誠二,擋到人了。」
「啊,抱歉!」
直到被阿鐵拉過去,他才發現自己擋到人,趕緊道歉。
對方從兩人之間走過去,正巧和抬起頭來看他的方凌皓對上眼。
一頭黑髮、秀氣的外貌,卻看起來不太愛笑,這是方凌皓對他的第一眼印象。
他發現這個人不知道為什麼死死盯著他看,困惑地提起眉毛。
原本還以為會開口說什麼,沒想到這個人竟然就這樣走過去,根本沒有要和他搭話的意思。
奇怪的感覺讓方凌皓覺得心裡怪怪的,而一旁的誠二則是壓低聲音,相當驚訝的說:「哦哦哦!是伊全羽耶!」
方凌皓聽見他的讚嘆聲,產生了好奇心。
「誠二,你認識他?」
「伊全羽啊,每次都拿全校前三名的優等生!沒想到他居然跟我們同班。」
方凌皓一臉疑惑,「以前同校的嗎?」
「你不知道?他國中時就在我們隔壁班啊!」
方凌皓再次沉默三秒,果斷給出最終結論。
「沒記憶。」
阿鐵和誠二對此並不感到意外。
「啊啊,說得也是,以你的腦容量,國中大概只記得我跟阿鐵吧。」
「能被記得真是榮幸。」
「真是榮幸呢。」
對於方凌皓如金魚般的記憶力,兩人已經徹底呈現放棄狀態。
方凌皓盯著坐在自己位子上的伊全羽,雖然只能看見背影,不過他總覺得這背影好像有點熟悉。
可惜他真的完全想不起來。

對於腦袋本來就不太靈光的方凌皓來說,上課時間大多都是放空度過,這也是為什麼他喜歡選擇窗邊位子的原因之一。
鐘聲響起,講臺上的老師便開口:「麻煩最後一排的同學把問卷收回來。」
坐在最尾端的方凌皓回過神來的時候,身旁的誠二已經先一步跳起,匆匆忙忙對他說:「阿皓!麻煩幫我這排收一下!我要去福利社!」
「什──」
「我早上還沒吃啦,拜託了!」
不等方凌皓答應,誠二就已經先往教室門口跑,幾秒鐘就不見人影。
「這傢伙……」
無奈被塞了多餘工作的方凌皓,靜靜地對坐在前排的阿鐵說:「阿鐵,幫他收。」
「他拜託的是你。」
「嘖!」
阿鐵一秒拒絕,根本沒有要幫忙的意思。
方凌皓只好乖乖起來把兩排的問卷收齊,但是和誠二同排的伊全羽卻趴在桌上睡覺,手肘壓著問卷,根本拿不起來。
原本方凌皓不想打擾他,實在沒辦法,只好開口叫人。
「……喂,同學,收問卷。」
等了幾秒鐘,伊全羽仍然沒有反應,方凌皓只好再喊一次。
「喂!」
桌面傳來伊全羽微弱的氣息聲,以及喃喃自語。
「──不要。」
沒想到等了這麼久,居然得到這種回答,方凌皓頓時感到火冒三丈。
「吭?什麼不要,你沒聽到老師剛才說的話嗎?問卷要交回……」
他懶得繼續等,想著乾脆強行把問卷從他手肘底下拉出來,沒想到他的手才剛放上去,伊全羽就突然用力揮開他的手。
「您這樣我很困擾!」
伊全羽突如其來的大聲斥吼,把方凌皓嚇了一跳,手裡的問卷也散落在腳邊。
抬起頭的伊全羽同樣露出驚愕的表情,意識到是自己的錯,心虛不已。
「你搞什麼啊?」
方凌皓皺起眉頭,眼神相當凶惡,充滿責備的意味。
被他用這種視線盯著看,伊全羽根本說不出任何理由解釋。
「抱、抱歉。」
看到方凌皓蹲下來撿問卷,伊全羽也急急忙忙跟著幫忙收拾。
「嘖!號碼都亂掉了啦,又要花時間重排。」
方凌皓覺得自己很倒楣,忍不住碎碎念。
聽著他氣憤的抱怨聲,伊全羽只敢悄悄盯著他看,一句話都不敢說。
趁著兩人跪在地上撿問卷的時候,伊全羽靠到他的耳邊,輕聲低語:「……請您離開。」
雖然伊全羽已經刻意壓低聲音,但還是傳入方凌皓的耳中。
從剛剛開始他就覺得有些奇怪,伊全羽的視線總是飄忽不定,這句話聽起來也不像是在對他說。
那麼,他究竟是在跟誰說話?
他困惑抬起頭,才正想要向本人問清楚,身後就傳來親切呼喊伊全羽的聲音。
「全羽!」
伊全羽抬起頭,原本無神的雙眸頓時變得閃閃發光,判若兩人的態度讓離他最近的方凌皓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旭哥!」伊全羽把收好的問卷塞進方凌皓的手裡後,就跑到教室門口去。
門口站著一名身材高?的帥哥,帶著溫柔的笑容和伊全羽交談,伊全羽也難得露出笑容,比待在教室裡的時候還要有活力。
方凌皓雙眼直盯著那張笑臉,想著原來這個人笑起來竟然這麼像個孩子。
他還以為那張冷漠的表情下,根本不可能對他人嶄露笑容。
「哦,是旭學長耶!」
剛衝完福利社回來的誠二,一眼就認出和伊全羽說話的人是誰。
聽見誠二的聲音,方凌皓立刻用手裡的問卷紙往他腦袋上狠狠敲下去。
「你這傢伙動作倒是挺快的嘛!」
「痛,好朋友互相幫忙是應該的吧?你看,我也有幫你們買。」
誠二拿出祭品,將冰冰涼涼的小罐養樂多塞給方凌皓和阿鐵。
「……為什麼阿鐵沒做事也有?」
「別這麼愛計較這種小事,男人就是要大氣點。」
阿鐵邊說邊打開養樂多,一口灌下。
有時候方凌皓還真想徒手把這兩個人的腦袋捏爛。
「話說回來,為什麼你會認識那個人?」
「你是說旭學長?」誠二一邊吃麵包,一邊回答:「因為很有名,旭學長以前就常到國中部找伊全羽,而且伊全羽以前很常跑保健室,也都是讓旭學長去照顧他。」
「什麼啊,他們是兄弟?」
「當然不是,聽說是那個。」
誠二曖昧不明的解釋方式,讓方凌皓越聽越糊塗。
「那個是哪個?」
「就是GAY啊。」
「誠二。」阿鐵出聲阻止,想讓誠二少說點,但對方不領情。
「幹嘛這麼小心翼翼的?反正大家心裡都很清楚。伊全羽的成績跟體育都很好,但從沒交過女朋友,不是很奇怪嗎?」
「但這種話還是不要隨便說。」
阿鐵的撲克臉雖然看不出情緒,但稍稍壓低的音量,多少還是帶點嚇阻意味。
誠二只好摸摸鼻子,不再繼續聊這個八卦,一旁的方皓凌倒是被其他話題吸引。
「體育?」
他覺得伊全羽看起來很瘦弱,不像是擅長運動的樣子,而且腦袋瓜好的資優生,整天都泡在書堆裡,體育成績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多好。
誠二笑呵呵的靠在他的肩膀上,「你連人都記不住,不知道也是理所當然的。」
「誠二你的笑容好噁心啊,還有把嘴擦一擦,都是麵包屑。」
「吵、吵死啦!」誠二急急忙忙移開身體,用手背擦嘴。
「你說他擅長運動,是有多厲害?」
誠二眨眨眼,很意外方凌皓在意的竟然是這件事,而不是他剛才說伊全羽是GAY的八卦。
「不愧是你,阿皓。在意的地方總是與眾不同。」
誠二真心誠意的讚賞,不知為什麼讓方凌皓覺得有些不爽。
阿鐵則是被方凌皓的反應逗樂,在旁邊努力憋笑。
「什麼啊,好奇問問不行嗎?」
「我覺得比起用說的,親眼見證會比較容易讓你記住。」誠二拍拍他的肩膀,苦口婆心地對他說,但方凌皓總覺得誠二是故意要賣他關子。
「下午上體育課的時候,你就會明白了。」
方凌皓看到他那副等著看好戲的表情,真想扁下去,不過為了手中的養樂多,還是把這口氣吞下去。
「問卷記得交給老師。」方凌皓邊說邊走回自己的位子坐下。
「什……喂!阿皓,你怎麼只幫一半!」
「有多少酬勞我就幫多少。」把養樂多罐子遠遠扔進垃圾桶之後,方凌皓重新趴回桌上呼呼大睡,不理會大呼小叫的誠二。

從聽誠二說伊全羽很擅長運動這件事之後,他就滿心期待體育課的到來。
因為才開學第一天,老師只做了最簡單的基本測驗,包括短跑、立定跳遠之類的,結束後的男同學則是拿籃球去打,女同學們幾乎都躲在樹蔭底下,或是去看男生們打球。
方凌皓十分認真的盯著伊全羽,視線分分秒秒沒有離開過,感受到他的視線也讓伊全羽渾身發冷,不懂為什麼方凌皓老盯著自己看。
「下一組,伊全羽、陳來杉、黃寧、方凌皓。」
方凌皓沒想到自己運氣這麼好,能和伊全羽較勁。
四人站在起跑點,另外兩個男同學都不明白為什麼第四跑道的方凌皓眼神火熱,像是參加比賽一樣興致高昂,而第一跑道的伊全羽則是相當冷靜,左右兩端形成強烈對比。
他們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夾心餅乾,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壓力超大。
「這下精彩了。」觀戰中的誠二相當期待。
「是啊。」阿鐵只能默默替方凌皓節哀。
四人就定位,在老師的哨音下同時起步。
方凌皓雖然腦袋不靈光,成績總是吊車尾,但是體育部分他可是相當有自信──
才剛這樣想,眼角餘光就看到伊全羽的身影速度飛快地往前衝,輕輕鬆鬆就超越他。
操!開什麼玩笑!
那種瘦弱的身材怎麼可能跑得比他還快!
方凌皓臉色鐵青,在心底默默吶喊。
最後在方凌皓死命追逐下,伊全羽仍舊以最短成績衝過底線,輕鬆拿下男生短跑第一名的成績。
拚老命都還追不上伊全羽這件事,讓方凌皓深受打擊。
「能贏阿皓真的很強。」
「嗯。」
誠二和阿鐵站在氣喘吁吁的方凌皓身邊,同樣對伊全羽的速度感到佩服。
不只成績好,體育也如此強,上天真的把伊全羽造得相當完美。
低頭喘息,久久沒說話的方凌皓,在看著伊全羽的背影時,隱隱約約想起以前國中的大隊接力比賽。
當時他也是拚了全力想要追上眼前的人,但是卻怎麼樣都追不上,所以對那背影有些熟悉,尤其是在他上前搭話的時候,對方還用閃閃發光的眼神盯著他看。
想起那張臉的同時,也終於想起自己曾和伊全羽說過一次話。
「我想起來了……」
「嗯?」
誠二沒聽清楚方凌皓在說什麼,正想問,就被他劈頭大罵。
「要不是當時你漏接棒,我們班就第一名了啦!」
「哇!」誠二沒想到他竟然想起這件事,冷汗直冒,「這種事情你還記得真清楚!」
「當然!要不是當時掉棒,我絕對有機會追上伊全羽。」
「唉唷,那是意外嘛,別那麼計較。」
「我還想起來你小子後來根本沒有為這件事好好道歉。」
方凌皓揪起誠二的衣服,臉冒青筋。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但想起來還是會讓他一肚子火,尤其是誠二的態度又讓他很想扁人。
「誠二,快道歉。」
「居然連阿鐵都這麼說!」
三人吵吵鬧鬧,但方凌皓卻感覺到有股視線盯著自己,便轉過頭去,沒想到卻看見伊全羽正盯著他們看。
他仍就是一副有話想說卻又不說的態度,讓方凌皓更不爽。
「……你看什麼?」
只不過是出口問一句而已,沒想到伊全羽立刻掉頭走人,氣得方凌皓差點衝過去。
「那傢伙搞什麼啊!」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
這回換誠二架住他,沒讓方凌皓過去找人麻煩。
要不然憑方凌皓這副看起來要跟人幹架的態度,百分之百會被誤以為是在欺負同學。
「真讓人煩躁。」
方凌皓雖然最後決定不去理伊全羽,卻又忍不下這口氣。
這時從旁邊飛過來一顆籃球,方凌皓反應神速,立刻單手接住。
扔球過來的阿鐵態度悠悠地對他說:「來打球?」
「好!」方凌皓雙手壓住球,燃燒起熊熊鬥志。
壓在心底的這份不爽和怒火,他要靠打球來發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