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至洪荒

天庭出版集團成立於洪荒時期,是適應修道界發展需要,經鴻鈞首肯,在各聖人監督下,由天庭注資主辦的大型出版發行機構,前身為紫霄宮祕書處內參製作組,董事長由原紫霄宮祕書處祕書長黃竹擔任。
下屬天庭文學出版社、天庭美術出版社、天庭少年兒童出版社、天庭教育出版社、紫霄書局、瑤池書社等。發行管道遍布三界,與各教各族都有緊密合作關係。
曾出版發行《我在東北玩泥巴——女媧聖人自傳》、《三千年修行五萬年證道》、《天庭公務員錄用考試標準教材》、《鴻蒙紫氣成分初探》、《治水的藝術》等一連串經典著作。
——天庭出版集團企業介紹•節選

萬古之前,混沌初開,一切都是蒙昧的,沒有生靈,天地連成一片。其中孕育著一株混沌青蓮,青蓮有五片葉子,開花二十四瓣,蓮子裂開後,盤古大神持著開天斧出世。
億萬年後,盤古大神有感天道,以開天斧劈開混沌,輕而清的東西上升為天,重而濁的東西下降為地。
因為開天之威,混沌青蓮化為無數先天靈寶。
天地分開之後,盤古大神怕天地還會合在一起,便頭頂天腳蹬地,萬萬年後,天地逐漸成形,盤古大神的身體也在這個過程中,化為了萬物。
他呼出的氣息成了風和雲,發出的聲音化為雷鳴。雙眼分別是太陽和月亮,肌膚成了大地,血液成為江河,毛髮化為草木,汗水則為雨露……
萬物生長,演化出各種生靈,自此,進入了洪荒時期。
鳳族、龍族和麒麟各據一方,爭奪主宰的地位,搶占地盤,這時靈氣充沛,大家修為都不錯,搶個地盤搶得轟轟烈烈。
然而大家都不知道,西昆侖有個道人叫鴻鈞,不聲不響撿了混沌青蓮蓮瓣所化的先天至寶造化玉碟後,也不管外界爭端,只是閉關參悟。
三族為了做霸主打得頭破血流,天地無色,是為龍漢初劫,其他生靈包括很多未來的大能都只能龜縮。鴻鈞那邊卻是在記載了三千大道的造化玉碟中悟到了自己的成聖之道。
等到三族因為爭奪大傷元氣而沒落,鴻鈞距離成聖只是一步之遙。
他來到瘡痍滿目的洪荒大地,心中生出憐憫之情,忽然心中有感,想要做一些事,於是在天機牽引下來到一叢草木前。
這種挺拔的樹木呈碧綠色,中空外直,一節一節。尤其是其中一株,還未成熟但已散發寶光,鴻鈞知道這是天地間第一根竹子,也是混沌青蓮所化的先天靈寶之一,苦竹。
鴻鈞算出這竹子與自己無緣,而且他要做的事情,用先天靈寶來,也未必太牛刀小用了,於是採了旁邊一根竹子。按理說苦竹旁邊的竹子,就是天地間第二根竹子,然而第二這種存在,大家都不怎麼稀罕的。
不過一拿到竹子,鴻鈞就知道是它了,鴻鈞從地上撿起龍鳳大戰時鳳族被啄下的羽毛,和竹子一起煉製成了天地間第一枝筆。
筆,述事而書之也。
鴻鈞立了一碑,用天地間第一枝筆將龍漢初劫的過程以神文大略記錄下來,不偏不倚,客觀中立。
這時,天邊降下大量功德,筆得了七成,碑得了兩成,鴻鈞得了一成。而且這功德不是因為記錄的事是龍漢初劫,而是這種記錄方式。
鴻鈞頓時知道「筆」和這種記錄的方式日後將有無數功德,但是這時鴻鈞尚未成聖,因此他也只是隱隱感覺,並不能清楚想通為何,於是按下不提,將筆好生收了起來。
回到洞府後,鴻鈞繼續修煉。
專心修煉的鴻鈞沒有察覺,他的筆已經有了靈智。
事實上,那根竹子上面附著一個來自億萬年後的現代的靈魂,被煉成筆得了功德後,原本蒙昧的靈智開啟,想起了自己的前世,於是也開始修煉。
千年後,鴻鈞終於得證大道,成就混元道果,聖人出世!
沖天威勢傳遍天地,洪荒生靈莫不朝著聖人的方向跪伏,洪荒生靈這時知道,聖人是不死不滅,不沾因果,無所不知,天地間最厲害的存在,他們不要說面對聖人,就是離得老遠面對這威壓,都有一種自己是螻蟻的感覺。
在敬畏的同時,也皆生出一種嚮往。
鴻鈞來到三十三天外,開闢一處道場,命名為紫霄宮,又傳音全洪荒:「吾為鴻鈞,今已成聖,百年後將於三十三天外的道場紫霄宮講道,有緣者皆可前來!」
整個洪荒沸騰了,剛剛他們還在羨慕聖人呢,現在聖人要講道了,雖然聖人沒說什麼,但是聖人講的道,那必然是成聖之道啊!
可是,三十三天外是混沌空間,要抵達那裡可不容易,所謂的「有緣者」,其實就是有實力者。

百年時光轉瞬即逝,洪荒之中有實力的修道者,紛紛啟程找紫霄宮去了。
鴻鈞剛剛成聖,紫霄宮雖然因為有他的存在而瑞氣千條,但是非常冷清。
第一次講道即將開始,到時會有無數修道者前來,其中還包括天定的未來聖人,這是有著重大意義滴,鴻鈞心想自己總不能親自在門口迎賓,接引吧。
於是察覺到筆生出靈智,鴻鈞便一點自己的筆,助其化形。
那筆化身為一青年男子,身著青色道袍,繫著黃色絲絛,眉目溫潤而隱隱有鋒芒,唇邊帶笑,朝著鴻鈞稽首,「紫霄宮祕書處黃竹拜見老爺。」
鴻鈞一愣,有名字也就罷了,很多洪荒生物一化形就知道給自己取名,但是怎麼還自封了個職位呢?
於是鴻鈞問:「祕書處是何物?」
強行給自己安排職位的黃竹不慌不忙地道:「老爺,祕書就是掌機要祕密文書者,包括處理各項雜務。老爺開闢道場講道,到時必然有許多學生在宮內留居,很需要一處,專為老爺打理紫霄宮的事務。黃竹曾為老爺寫下龍漢初劫碑,又蒙老爺關愛點化得道,願自領祕書一職,為老爺效勞,以報答老爺大恩。」
黃竹體內裝的是現代靈魂,深知鴻鈞乃是一條金大腿,既然他有機會成了鴻鈞座下第一個被點化的馬仔(小弟、打手之意),一定要好好把握!於是一上來就舌燦蓮花,先忽悠下一個職位再說。
鴻鈞果然覺得黃竹說得有些道理,這黃竹筆是帶著功德化形的,曾助他寫碑文,不愧是天地間第一枝筆,天生就有文化,有知識,的確是適合做這個什麼祕書。
聖人,那是很講排場的,黃竹這麼主動懂事,鴻鈞非常滿意,「說得不錯,那你便領這祕書一職吧。」
一個人,打理整個紫霄宮那也是顯得有些寒酸的,於是鴻鈞又拿出兩塊靈石,將它們點化為兩名童子,一男一女,都生得粉嫩可愛。
兩名童子也朝著鴻鈞叩首,「昊天、瑤池見過老爺。」
和黃竹這麼一對比,差距就出來了,黃竹顯得機靈很多,筆和石頭畢竟是不一樣的,而且黃竹筆早就開了靈智,對鴻鈞也是更瞭解一些的。雖然沒有明確的想法,但不覺中鴻鈞還是更看重黃竹一些了。
鴻鈞指著黃竹道:「這是你們黃竹師兄,掌我紫霄宮祕書處,你們兩人日後便也做祕書,聽他調遣吧。」
昊天和瑤池連忙稱是,又對著黃竹一禮,稱他師兄。
鴻鈞沉吟片刻,「既然祕書處有三人,以黃竹為首,那麼黃竹便為……」
黃竹接道:「祕書長嘛?」
鴻鈞點頭,「不錯,祕書長。」
分分鐘升了官,黃竹非常有幹勁,決定趁熱打鐵。
在鴻鈞的允許下,黃竹帶領昊天和瑤池把他的東西整理了一遍,一些拿出來稍微煉製一下作為裝飾,整個把紫霄宮裝修了一遍,而且是以裝逼(裝作很強大很厲害的樣子)為最高宗旨。
於是原本空蕩蕩的紫霄宮,看上去頓時更加像聖人洞府,高大上(高端、大氣、上檔次)又很有逼格(裝逼的格調)。
黃竹看到鴻鈞居然還有一些種子,便把它們都播種,用靈力催成,長出來的草木,移植到宮中的花圃,每天還從中挑選一些插瓶裝飾。其中居然還長出了茶葉,黃竹更喜了,挑選一些玉石,煉成了茶具,泡茶給鴻鈞。
鴻鈞成聖後根本不用飲食,但是黃竹說,咱們主要喝的就是意境,鴻鈞一嘗,這茶似苦還甜,暗合修行之道,於是滿意地接受了。
黃竹還化為原形,寫了一副對聯。
寫好後黃竹往紫霄宮外一掛,問身後的昊天和瑤池,「怎麼樣?」
「黃竹師兄真有才!」昊天和瑤池連連驚嘆,「這個字寫得真好!」
黃竹得意地道:「咱們好歹也是聖人門下,這是必須的呀。」
「『聖人東去氣盡紫,三千客來雲騰霄』……大哥,難道這就是紫霄宮?我們終於找到紫霄宮了!」
黃竹聽到一道聲音,轉頭看去,原來是三個道人,一個老者,一個中年,一個青年,看著面前的紫霄宮,非常激動。
剛才說話的,正是三人中那個青年,被他稱呼的老者摸了摸白鬍子,「通天莫要失態,應當就是這裡了。」
黃竹心想,聽這稱呼,這三人應該就是三清,老子,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了。
想想他可真是選了個好時機化形啊,鴻鈞講道,洪荒中未來的大神們都要齊聚一堂,從現在起,就得睜大眼睛好好看了!

黃竹的化形時間大約在第一次紫霄宮講道之前,成為祕書長的時間則不得而知,有人認為是在第一次講道之後,也有傳聞講道時他就以祕書長的頭銜行走了。後來被廣為傳頌的第一次紫霄宮講道,就是在黃竹的操辦下舉行的。根據研究,他和洪荒諸位大能的交情也是在那個時候結下。
雖然鴻鈞聖人從未正式將黃竹收為弟子,甚至連記名弟子也不是,但是,黃竹的道術完全是由鴻鈞聖人親傳,而鴻鈞聖人的其他弟子,也都是與黃竹以師兄弟相稱。可以說,黃竹沒有聖人弟子之名,卻有聖人弟子之實。
紫霄宮時期結下的人脈和雄厚的背景,成為了後來黃竹成功創辦天庭出版集團的堅實基礎,無論是後來天庭出版集團(各種意義上)的當家女神女媧,還是當時還叫做「昊天」、「瑤池」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或是其他我們熟知的大神,都在那個時期就與黃竹交情匪淺。
——你知道和不知道的黃竹大神•節選

黃金抱大腿時機!黃竹按捺住心情,不動聲色地衝三清一禮,「在下紫霄宮祕書處祕書長黃竹,奉聖人命接引安置前來聽道的有緣人,百年之期尚有三年,講座還未開始,三位請跟我來,在大殿中稍等吧。昊天,瑤池,去備茶。」
昊天和瑤池應是,又對三清微微躬身,轉身進紫霄宮了。
三清乃是盤古大神的元神所化,未來成就不可限量,兄弟個個都成聖了。
當然了,都是以後的事,三清現在都還沒成聖,對於聖人身邊的人比較客氣。雖然黃竹修為不算高,但黃竹那個名頭吧,乍一聽雖然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但是很厲害的樣子,他們都有點被唬住了,「多謝祕書長,那就勞煩祕書長帶路了。」
黃竹領著三清往大殿走,雖然他是很想抱未來聖人的大腿啦,但是他時刻惦記著自己現在是鴻鈞大大的人,如果上來就隨便巴結三清,多不好看,還丟了鴻鈞大大的臉,那是很沒有職業道德的。
於是他非常淡定地把三清帶到了大殿中,昊天和瑤池已然泡好了茶,黃竹一擺手,地上就出現了六個蒲團,三清分別坐下,占了三個蒲團,又接過茶來喝了。
黃竹暗暗一算,三清一到,其他客人也要紛至沓來了,於是給昊天和瑤池交代了一番,讓他們到紫霄宮外等候,一定要保證門口至少有一個人,他自己留在這裡接待,這樣子比較周全。
果然,沒多久昊天又帶著幾人進來,黃竹一看,這一次一下來了三撥人。
其中,第一撥的一男一女是人首蛇身的妖族,從小看神話傳說長大的黃竹立刻就認出來,這兩人顯然是伏羲和女媧兄妹。
雖然現在已經不算人了,但黃竹心裡還是一陣激動。
伏羲和女媧走在最前面,一進來看到裡面只有六個蒲團,兩人都心中一動,察覺蒲團上有一番機緣。
女媧想叫伏羲和自己一起坐下,但是伏羲思及後面還有兩撥人,而他們的實力不足,恐怕守不了兩個座位,不如專心讓一個人坐穩了。
在伏羲的強烈要求下,女媧坐上了第四個蒲團,伏羲坐在她身後的地上守著她。伏羲看女媧不情願,又安慰她,「孰知日後我沒有別的座位呢?」
這一句話,倒是暗暗合了他日後的道路。
女媧又占去一座後,還剩下兩個座位,緊接著伏羲和女媧進來的一個道人也快步走上前,占了第五個蒲團。
再後面,又進來三個道人,也都是妖族,他們一看只剩下一個蒲團了,其中一個人比較實心眼,還不明白伏羲為什麼坐地上,對黃竹說:「這位道友,能否多拿幾個蒲團來?」
黃竹:「……」
我擦,這個天然呆妖族是誰啊,腦子夠不機靈的!
黃竹雖然預知劇情,但是知道得沒那麼詳細,修為又不足以看出此人的原形,只看得出是妖族而已。
這蒲團是鴻鈞發下來的,就給了六個,誰坐了誰就有大機緣,就算是街上贈品大放送那還有個數呢,何況這六個象徵著聖位的蒲團!
現在除了派座位的鴻鈞和心裡有數的黃竹,誰也不知道最後坐到了蒲團的人,就是日後的聖人。即便他們料到了蒲團有象徵性,但是都沒敢猜得那麼大。
黃竹也不可能把話說透,這都是有機緣的,沒機緣,像黃竹自己,就算知道這代表聖位,也只能眼巴巴看著,還沒法去搶呢。他乾脆一擺手,把自己煉製的沙發弄出來,放在蒲團後面,伸手道:「道友請。」
那人一看,哎喲,這玩意兒看上去舒服啊,於是開心地對旁邊的人道:「哥哥,我們就坐那兒吧,看上去比蒲團好多了。」
另外一人眼珠一轉,說道:「帝俊,太一,你們兄弟倆坐那座位,那貧道就坐蒲團好了。」
他說著,一屁股坐到最後一個蒲團上。
帝俊本來心裡就覺得蒲團有蹊蹺,看同行的人迫不及待坐下,心裡立刻對自己的弟弟有些無奈了,真是傻啊,蒲團才是最好的。首先,蒲團在最前面,坐得離聖人最近,怎麼也能混個臉熟啊!
但是坐下的人乃是他們在路上結識的妖族前輩鯤鵬祖師,帝俊是很有些野心的,他從太陽中化形,本體乃是三足金烏,自覺是妖族裡的貴族,要成大事就得招攬人才,鯤鵬祖師正是他看中的。
於是,帝俊此時又臨時補救:「蒲團自是祖師坐好,我們兩個坐這裡就好。」
鯤鵬祖師頓時覺得帝俊很識相,給了他一個友好的目光。
六個蒲團都有人了,沒座的願意坐地上就坐地上,坐沙發的坐沙發,黃竹又給他們分了茶吃,然後冷眼旁觀。

又過了些時日,瑤池帶了兩個風塵僕僕的人進來,這兩人不知道是趕路趕得鞋子掉了還是怎樣,兩隻腳光溜溜的,一進來看到沒座兒了,就開始嚎,「哥哥啊,我們歷經艱辛從西方遠道而來,沒想到連個座位也沒了,哎呀呀,真不如死了!」
另一個道人也愁苦地道:「准提啊,都是我們命苦,享受不了紫霄宮的座位!」
這時不管有座沒座的都面無表情,裝作什麼也沒聽到,唯有女媧之後,鯤鵬之前那個獨身而來占了一個座兒的道人連忙站了起來,憐憫地看著那鞋子都沒得穿的准提道人,說道:「道友莫要這樣啊,我這個座位讓給你好了。」
「多謝道友!」准提大喜,坐上了蒲團,但是一坐下就立刻感覺到結下極大因果,因果這玩意兒沾多了可不是好事,會影響日後修煉,這麼大的因果,他可怎麼了結啊。
准提頓時又是覺得這蒲團果然有大機緣,否則也不會讓個座就結下這麼大的因果,又是懊惱,結了因果怎麼了,於是問道,「貧道准提,這是我哥哥接引,敢問道友尊姓大名,好叫我知道,日後回報。」
讓座的道人說:「在下紅雲,道友不必客氣,一個座位罷了。」
准提不但沒有感激紅雲,反而因為這累人的因果暗暗恨起紅雲。
不過知道了座位如此重要後,准提自然想要讓接引也能坐下,他左右看看,三清兄弟一條心,動哪一個人都等於得罪三個人,女媧和伏羲也是如此。那就只剩下鯤鵬祖師,他只有一個人。
准提雖然厚臉皮,但是實力還是有的,一眼就看出鯤鵬祖師的根腳,掂量了一下鯤鵬祖師算是這其中的軟柿子,便開口道:「那四位道友都是正統出身,你這畜生怎敢占一座,還不快快把座位讓給我哥哥!」
鯤鵬祖師大怒,誰知三清中的元始天尊非常講究出身,聽了准提的話,居然贊同地道:「不錯,這位道友倒是不堪與吾等同座!」
一瞬間鯤鵬祖師發現沒人給自己撐腰,臉脹得通紅,非常不甘,又不敢得罪三清和那兩個西方道人,他們加起來夠把鯤鵬祖師打得身死道消了。
帝俊和太一都為鯤鵬祖師找臺階下,說那就讓人家兄弟坐一起,咱們妖族坐一起,邀請他來坐沙發,鯤鵬祖師對他們倆產生了一絲感激,順著臺階下,換了座位。
他又看到旁邊站著若無其事的紅雲,心想要不是紅雲,也不至於這樣,准提根本就是得寸進尺,紅雲自己要做好人,卻連累上了他,心中頓時把紅雲恨上。
紅雲哪裡知道,自己做個好人,反而拉了這麼多仇恨值。
准提和接引坐了下來,准提想要和女媧、三清攀關係,誰知剛剛還和他一起罵鯤鵬的元始天尊反過來又連他也看不起,覺得他是西方來的旁門,很low。
而女媧不喜准提之前的作為,也不願意理他,准提和接引頓時陷入了尷尬。
至此,座位倒是沒有再變動,黃竹一看,果然和自己所知道的一樣,六個象徵著聖位的蒲團分歸於三清、女媧、接引和准提,他們便是日後除了鴻鈞外的六大聖人。
之後接連來人,實力都不足以和前面幾位爭座位,願意坐地上的,就和伏羲一樣坐地上,想和帝俊、太一一樣的,黃竹就變出沙發給他們。
到了百年期滿,紫霄宮內坐得滿滿當當,一數,恰好來了三千個人,正合了黃竹在門口貼的對聯中的數字。
鴻鈞出來時,首先看了一眼蒲團上的人,隨即微微頷首,看向黃竹。
黃竹立刻會意,大聲道:「各位道友,聖人講道千年,期間各位可自行離去,但切勿驚擾其他人,座位一旦定下,下一次講道也請按照原來的位置坐,不得爭奪。」
黃竹說完,鴻鈞便開始給大家講他從造化玉碟上領悟到的三千大道,頓時紫霄宮內湧出朵朵金蓮,異香撲鼻,所有人聽得如饑似渴,哪裡會像黃竹說的那樣自行離去,巴不得鴻鈞多講一點,講個幾千年也沒有關係。
雖說大家都有向道之心,但是能領悟到多少就要看各人的機緣和天賦,有些人即使聽滿了一千年,聽懂的部分可能還不到千分之一,也不一定聽到了屬於自己的道。
千年之後,鴻鈞講道完畢,飄然離去。
大家頓時很失望,尤其是六個蒲團上的人,他們多想和聖人私下交流一下,套套交情啊,聖人也太高冷了,講完課就跑了,他們連拜謝的機會都沒有!
這三千人中很多一看鴻鈞俐索地走了,也都紛紛離去,想要抓緊時間,趕緊回去好好領悟這千年聽道所得,這下就還剩下數百人盤桓在原地。
此時,把鴻鈞的茶水蒲團什麼的收拾好了的黃竹袖手而立,施施然說道:「各位道友,黃竹有一事想叨擾各位。」
這剩下的一些人中,又有很多發現留下來也只有個聖人的馬仔一副趁機索要賄賂的架勢,於是也趁黃竹沒說完,悄悄溜走了。
於是最後,只剩下幾十個人了,其中包括了爭到蒲團的人,他們來得比較早的人都和黃竹說了一兩句話,後來人多起來,黃竹就光顧著幹活了。
尤其是三清,眼見黃竹寫了對聯,正合了後來的人數,都覺得他不是一般人,便留下來聽他繼續說。
黃竹也不在意走的人,他說道:「諸位聽道千年,想必頗有心得,黃竹想編纂一份紫霄宮內部參考資料,欲向各位約稿,將你們的體會寫下來,我整理好後,便再復刻分發給各位道友。」
大家一聽,這不就是論道麼,只是換了種形式,將論道的內容記錄下來,旁人也可以看到,也沒什麼稀奇的。
等等,旁人?
在場的人都各起心思,紛紛答應了黃竹,然後問他寫好怎麼給他。黃竹說就請大家各自設法傳到紫霄宮門口吧,路途遙遠,他平日要侍奉聖人,沒法自己去取稿子。
把稿子用法力或者是法寶遠端弄到三十三天外?!不少人心裡都暗暗叫苦,幹嘛要答應,這下子要丟臉食言了!
「多謝各位道友,咱們千年後見。」黃竹把大家送到了大門口,說了這麼一句話。
眾人心中都是一喜,果然留下來還是有點切實的好處的,這不,黃竹透露了第二次講道的時間。知道了第二次講道是在什麼時候,他們心裡有個底,便知道提前準備好了。
可惜座位是固定了,沒法再搶。
黃竹目送眾人離開,卻看到接引和准提沒走。
「兩位道友,紫霄宮要關門了,你們還不離開嗎?」黃竹問道。
接引和准提對視一眼,「呵呵,不走,不走,我們在這裡寫完稿子再走!」
西方太過遙遠,他們要回去了,傳稿子過來比此間的修道者還要困難,他們兄弟倆商量了,決定就餐風露宿,在紫霄宮外寫完,留下稿子再走!
這倒也不失為一種笨辦法,而且沒法說它違規,因為黃竹的確沒有限制過這一點,只好默默點頭,隨便他們了。
卻說離去的人也都展開了討論,元始天尊說:「我看那西方二人倒是厚臉皮,居然就那麼留在紫霄宮外,大哥,寫心得倒是其次,咱們得好好想想如何把稿子快快傳上來,不可以輸給其他人!」
通天教主不贊同,「二哥,我看還是要把心得寫好,黃竹道友要辦這什麼內部參考資料,必然是給聖人看的,聖人看了誰寫得好,自然就賞識了!」
老子點點頭,「你們兩個說得都不錯,這是雙重考驗,咱們必須兩手都抓,兩手都硬,既要寫好心得,又要快且穩地傳稿子,不落於人後,走,快回去研究研究。」

三個月後,黃竹陸陸續續收到了幾位洪荒大能們的稿子,他拿出一根自己煉製的紅線,叫昊天和瑤池綁到外面的門柱上去。
昊天問他:「師兄,這是什麼用處啊?」
黃竹回道:「這是deadline……啊不,截稿線,拉上就等於截稿,不收稿了,我得開始編纂了,不可能一直等還沒交稿的人,便拉條線好叫人知道。」
那線綁到紫霄宮外,閃一道光,就隱沒了。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這條線就作為紫霄宮內參製作組的截稿標記存在,每過了截稿日,交晚了的稿件飛來,便撞到線上,被打入一道訊息送回去,告知交稿人時限已過。
這是第一次,黃竹沒有提前警示過,但任那些交太晚的人怎麼大喊為什麼不早說還有個什麼截稿日,也不理會了,這個也是機緣。
黃竹將那些稿子校對一番,又排了版式,編修成冊,送到鴻鈞那裡。
鴻鈞翻了翻,點頭道:「三清可入我門下。」
沒錯了,鴻鈞大大開壇講道,有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收幾個弟子,傳承自己的道統。但是他講道之中並沒有說出來,要考察一番。
黃竹忙道:「我也覺得這三位師兄的道與老爺很合,都是玄門正宗,還有女媧師姐也不錯,有慈悲憐憫之心。倒是西方二人,好像有點……」
他話沒說完,鴻鈞自然懂得他的意思,臉色沉了下來,「接引和准提日後雖然有大造化,但的確非我玄門之人,勿怪,他們畢竟是來自西方。」
至於剩下的鴻鈞沒有提的,自然都是他看不上的了。
黃竹也沒有傻到叫他一個個說,就當結束了:「嗯嗯,那請老爺批註吧。」
黃竹說著,化為原身。
鴻鈞便握著黃竹筆在各人的心得後邊寫下批語,有點撥,亦有讚賞。
寫完之後,黃竹又變回人身,捧回書冊,他瀏覽過一遍鴻鈞的批語後,手一點,版式變動,三清的文章排在最前,其次就是女媧,接引和准提,再往後則是帝俊,太一之類的。赤裸裸地排著名,暴露大家的水準。
在書皮上面一摸,就出現了「紫霄宮第一次講道學生心得集錦」的字樣,旁邊幾個小字:「編者:鴻鈞、黃竹」。
鴻鈞那兩個字閃著金光,叫人看不清楚,但是又能知道是聖人的名字,是黃竹琢磨出來的避諱方式。
對於黃竹這種行為,鴻鈞也沒有異議,反而微微一笑,「你啊……」
黃竹一臉淡定地收好書,做祕書的嘛,就是要揣摩好上意。
他把書又復刻了三千份,閃閃發光的首本自己留著,其他的用從鴻鈞那裡討來的法寶,將三千份各自發給在紫霄宮聽道的人。
那些沒有留下來,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內部資料在徵稿,上了還能得到聖人點評的人,紛紛懊惱不已,且不說這暴露了聖人的喜好,這更是一個大大的露臉機會啊!而上了稿子,尤其是名列前茅的,都被議論了起來,很是出了一番風頭。
這個風頭不止是在那三千聽道者中出的,很多人都把這書給親朋好友傳閱,裡面的批語啊名次什麼的,都在洪荒傳遍了。這本內參成為人人傳頌的讀物,都想要收一本,然而誰也不敢去盜紫霄宮的版,只能拿法寶去找有的人換,可是肯換的人太少了。後來隨著時間推移,三清等上稿人成聖,這本書就更是成了傳說級的收藏品。
知道第二次講道在千年之後的人,則開始琢磨著下次是不是也會有這麼一本冊子,狠狠磨練了一下文筆和書法,希望能用其他方式獲得聖人的欣賞——畢竟大家都傳言女媧能排第四,就是因為她在心得裡狠狠煽了一把情,那排名好似有水分哩。
群眾都有點鄙視,切,女媧妳說得好聽,搶法寶的時候,誰還管妳什麼感情不感情的啊。畢竟,大家都認可,洪荒是一個以實力為尊的地方。

洪荒無歲月,過了千年,第二次紫霄宮講道也要來臨了。
第一次講道,是鴻鈞通知了全洪荒的人,第二次,就只有上次那三千人來了,鴻鈞也就不打算擾民,而是由黃竹以祕書處的名義提前給大家下了帖子。
因為那時不是人人都留了下來,聽到黃竹透露第二次講道的時間,所以,這個帖子有相當一部分人錯過了,他們或者是在閉關,或者是不在洞府之中,甚至有些人已經在這千年中翹辮子了。
黃竹便一一登記下來,之後如果是遲到了,也還是可以進來的。
這一次,大家輕車熟路,但還是一收到帖子就出發了,提早到了一年。這當然是因為他們想提前來好好交流一下寫作經驗,畢竟有了上次的事件,大家都期盼第二次內參資料製作自己也能出個風頭,在聖人面前露露臉。
有了第一次打底,大家可是都自覺摸準了聖人的喜好,聰明一點的,直接放棄原有的道,學習三清,甚至去結交他們。
那本內參的製作單位寫的是紫霄宮祕書處,編者寫的是鴻鈞和黃竹的名字,大家不能隨意騷擾鴻鈞,當然是都打黃竹的主意,去找他套近乎。
大家看黃竹袖手站在那兒,一身青色道袍,滿臉正經,都有點不太好意思。
還是女媧第一個上去,她擺動著蛇尾到了黃竹身旁,從懷中掏出一冊書——本來洪荒之中大家傳遞訊息是用玉簡,但是內參出版後,這種記錄的樣式就風靡了洪荒。畢竟這個還可以拿在手裡翻來翻去,可以更方便炫耀,不像玉簡是要神識讀取的。
女媧拿出一本小薄冊子,對黃竹說:「黃竹師弟,上次給你寫了那稿子之後,我就忍不住把千年內看到的一些事也寫下來。你是內參編者,又是……」
黃竹的根腳這裡很多人都能看出來,而且黃竹也沒有避諱過,畢竟他和其他修道者不一樣,是在鴻鈞的庇護下,就算別人知道他的原形,也不可能對他下手啊。
但是禮貌起見,女媧還是自動消音了一下,「所以我想,請你幫我看一看,指點一下。」
女媧也知道自己的優勢,就是講故事的功底比其他人好一些,文筆更加打動人,舉起例子來深入淺出,這是聖人點評裡明白的誇獎過的。因此她好好磨練了一下,以期發揮這個優勢。
黃竹還真有點受寵若驚,畢竟女媧不知道,他自己卻是清楚的,這可是未來的聖人。
「不敢當,我乃紫霄宮祕書長,諸位都算是老爺的弟子,自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女媧師姐的文筆是相當好的,老爺也讚過。」不管女媧是不是衝著他背後的鴻鈞,這麼給面子,黃竹也把姿態放低,其實如果不是當初他化形之後強行升職,說出去也就是一個紫霄宮童子,還是大齡的。
黃竹這話一出,其他人也都紛紛圍了上來,打聽消息。
「道友啊,這一次還會製作講道心得集錦嗎?」
「聖人還會講幾次道?」
「可以幫我呈給老師嗎,這是我這千年的修道心得呀……」
「師弟!我之前也是被約了稿的,為何你們還有個截稿日,我竟不知!嗚嗚,只是遲了數月,就沒能交上稿……否則,否則我也……」
黃竹耐心地一個一個回答問題,最後,也不負大家所望地透露了一個消息:「此次講道,非但會製作集錦,還有一個很大的驚喜,諸位一定不會失望,可千萬別提前離開啊。」
「那肯定啊!」眾人哄然說道,就是不要黃竹說,也不可能有人傻到沒聽完聖人的講道就離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