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六月的杻陽市比往年更為炎熱,多日無雨,微風都帶著暑氣。
此即,位於杻陽市近郊的鵲東學院三號教學樓內衝出一名學生,他穿著黑紅拼色大學T和牛仔褲,五官俊秀,膚色白皙,眼下的臥蠶讓他看起來雙目帶笑,令人十分容易心生好感。
才跑到樓前的花壇處,二樓窗戶便有人探身出來,衝這學生喊道:「謝靈涯,怎麼溜了,下回得請大家吃飯啊!」
被稱作謝靈涯的學生回頭道:「我家裡有事,方老師,下次請大家吃麻辣燙!」
方老師看謝靈涯跑了,猶帶笑意地回身。
今天,是鵲東學院財務管理專業學生畢業論文答辯的日子,整個專業就數謝靈涯走得最早,似乎是家裡有事和老師打過招呼了。
方老師雖然不帶謝靈涯的論文,但也給他上過課,他剛剛才從隔壁教室過來,這時略帶興趣地隨口問道:「說起來好像沒聽說謝靈涯去哪實習了,他論文寫得怎麼樣?」
他們的習慣是把實習和畢業論文結合在一起,讓學生在實習期間,選定和實習單位有關的內容為題。雖然不是強制性的,但大部分學生都會如此。
謝靈涯的指導老師聞言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把實習報告翻出來,推到方老師面前,說道:「論文寫得是不錯,實習單位……」
方老師好奇地伸頭一看那上頭蓋的單位公章,頓時凌亂了:「華夏鵲山省杻陽市抱陽觀?搞什麼鬼,上道觀實習,這也行?」
再粗略一看,論文選題果然也是和抱陽觀有關的,在眾多學生五花八門的選題中獨樹一幟。
指導老師撓頭道:「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還想過道觀有沒有公章呢,但確實是正兒八經的,一應俱全,也能提供崗位。隔壁系有學生實習單位就在校門口的超市都行,道觀怎麼不行了。而且我問了一下,好像他舅舅就是道觀的。」
方老師哭笑不得,「這個謝靈涯啊……肯定是不想工作,隨便找個親戚的單位待著,他不是考研沒成功,準備再戰嗎?」
「我想也是。」旁邊還有學生等著,兩人也沒多聊,就此結束了話題。

杻陽市中心醫院。
謝靈涯小心翼翼推開病房門,映入眼簾的便是病床上一個頭髮花白、形容枯槁的小老頭,他當時就倒吸一口冷氣,幾步衝到病床前,「舅舅?」
這個小老頭就是謝靈涯的舅舅王羽集,十四歲出家做了道士,現在是抱陽觀的觀主也是唯一的成員,自己領導自己超過十年了。
幾個月前謝靈涯才找王羽集幫忙,蓋個實習章,沒想到再見時王羽集好像老了幾十歲一般,令謝靈涯驚駭至極,「您這是怎麼了?」
王羽集看到謝靈涯後,露出一點安心的神情,費力地彎腰去摸什麼東西。謝靈涯趕緊幫他拿,在床底摸到一個木匣子,拿起來一看還挺眼熟。要是他沒記錯,這裡面裝的應該是王羽集幾乎不怎麼離身的一柄木劍,是他們道觀傳下來的古董級法器,三寶劍。
「小涯,舅舅大限將至了。」王羽集開口第一句話,就把謝靈涯嚇得更加慘了,他說話沒什麼氣力,按著謝靈涯示意他聽自己講。
「三寶劍你拿著,遺囑我早就立過了,我去了,抱陽觀就轉到你名下。你現在學業有成,沒什麼可擔心的,我只掛念一件事,我還沒來得及收個弟子,繼承道統,你日後閒暇時幫我看看,能不能找個徒弟吧……估計也難。」王羽集自嘲一笑,「前半生心高氣傲,後半生走得早,辜負師長了,連個徒弟也沒有,希望不會死不瞑目。」
謝靈涯母親去得早,小時候父親忙,他就經常跟著舅舅混飯,感情非常好,看到舅舅的樣子,眼淚都掉下來了:「舅舅,你別嚇我啊,走什麼走。說得那麼慘,你要缺徒弟收我吧,我現在就給你磕頭,你不是說我是做神仙的料嗎?」
王羽集又好笑又心酸,微笑著罵道:「混小子,就你還想做神仙呢,你那骨頭怕是長錯了。我收了你做徒弟,我師父不會把我怎麼樣,你媽在下面要把我掐活了。」
謝靈涯從小學起就知道舅舅從事的職業,和老師講的科學不一樣,屬於《走近科學》也強行解釋不了的那部分。但是向來料事如神的舅舅說起自己的死期,讓他很驚恐。
謝靈涯勉強一笑,問道:「舅舅,醫生檢查結果怎麼樣啊?我把我爸叫來吧,咱們轉院,我爸好像認識一院的醫生。」
王羽集搖了搖頭,「我這是壽數盡了,咱們爺倆抓緊時間多說幾句話就是了。」
謝靈涯不敢相信地道:「可是,怎麼會突然……上次我看到你的時候,還好好的。」
「去處理了一些事,道行不夠,就這樣啦。」王羽集輕聲說道,忽然有了些精神,還有力氣去拍謝靈涯的肩膀,「劍拿好啊,我那沒謀面的徒弟以後要是有幸拜入我門下,你就傳給他,那些筆記本都在老地方,你知道的。」
「小涯,你還記不記得,你高一的時候發渾,半夜和同學一起跳牆,偷了我的三寶劍去他家驅邪。那時候我其實就有點後悔,跟你爸媽說不會收你為徒了,入星骨真的和傳說裡一樣天資絕佳啊。我一點都沒教過你,一點都沒有,你單是偷看幾眼,就能使三寶劍了。」
「可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你就突然轉性,開始用功讀書了,成績一下變好,還考上了大學。也不錯,你媽以前就說,孩子要多讀點書。」
「我小時候,也是從偷看我師父做事開始的,但是我們那時候不如你……」
……
王羽集說起舊事,愈發有精神,臉上甚至透出了幾分紅潤,反倒襯得謝靈涯的臉色越來越白了。
迴光返照在謝靈涯腦海中出現,他伸手就按了護士鈴,又起身道:「舅舅,我去叫醫生。你放心,回頭我真去你們道觀上班,咱收他幾十個徒弟,住不下就擴建……」
王羽集卻死死拖著謝靈涯的手,這一瞬間迸發的氣力令他都脫身不得,「小涯,你告訴他,三寶修的不是劍,是心。」
這個「他」,指的只能是王羽集那個還不知在何方的徒弟。
謝靈涯嚎啕大哭,應道:「我會的!」

杻陽市的金桂徒步區整體建築風格十分統一,從街頭到街尾,不管是服裝店、工藝品店還是餐館,清一色灰藍的外牆,紅棕色的招牌,簷角尖尖,都是極不走心的仿古樣式。
金桂徒步區旁邊是黎明廣場,兩者相接之處,有個不大不小的門臉,與徒步區風格一般,相同樣式的招牌上有三個大字:抱陽觀。
其實如果站遠一點仔細看,就會發現除了外牆是仿古的,裡頭隱隱露出來的建築屋頂很有年代氣息,但正因為它與周遭一樣的仿古外門,導致雖然經過這裡去逛街的人很多,卻對它提不起半點興致。
幾個月來,抱陽觀都是大門緊閉,直到現在,謝靈涯和父親一起開鎖進門。他們剛剛辦完王羽集的喪事,按照王羽集生前的意願,非常簡單。
抱陽觀裡頭比從外頭看大多了,主要是因為門口有塊地方租給別人,改了個小小的報刊店,門面看上去便窄小多了,實際上東西寬得有十五公尺以上,而且再往裡頭還能更寬一些。
與不古不今的外門不同,抱陽觀內裡很有些歷史感,地面都是青石板磚鋪成,一進來便宛如遁入另一個世界。
現在,這個地方的產權所有人已經是謝靈涯了。也很久沒來這裡了,正在四下打量。
謝父把謝靈涯的行李放好,也只有謝靈涯的行李而已,他工作在縣城,請假過來的,還得回去上班,他問道:「決定好了?」
謝靈涯看了父親兩眼,說道:「爸,你放心吧,我肯定不會出家的,我還想考研呢。就住這兒方便幫我舅完成心願。」
謝父嘴角抽了兩下,難免有點心虛,「……我只是怕你難辦,你舅這兒香火冷清,不好招人。」
謝靈涯道:「那倒是,現在招和尚道士都是明碼標價算底薪提成的,我努力吧。」

送走謝父後,謝靈涯收拾了一下王羽集的房間,又把三寶劍放在自己的房間裡。一看到它,謝靈涯就想起舅舅的一言一語,心底難過得很。
王羽集提到的筆記,謝靈涯也整理了一下,這些是王羽集師門幾代留下來的,日後王羽集那未曾謀面的徒弟要入門學習,就靠這些了。
王羽集臨終前也說到,謝靈涯可以看——再說不看他也沒法幫王羽集找徒弟。
筆記很多,而且那麼多前人,所學甚雜,好在王羽集謄抄時還梳理標注過。
謝靈涯隨手翻到講相術的某一章,第一句便是:「偃骨在胸者,名入星骨。」
這熟悉感令謝靈涯微微出神。
上一次聽到「偃骨」這兩個字,是謝靈涯高一作死那次,王羽集不小心說了出來,讓謝靈涯知道自己胸有偃骨。
什麼是偃骨?
偃骨在胸者,名入星骨。偃骨,又叫入星骨。這麼說吧,在道教的理論裡,長了這根入星骨的,就是名字上了仙冊,有仙緣之人!
這麼說可能太虛無縹緲,但往前幾百上千年,凡是有記載長了入星骨的,無一不是道門中開宗立派,帶飛全門的牛人。
王羽集當時也是太感慨了,他說:「我師父和我說過,世人有修道一輩子,困於門外者;有打坐數十年悟道者;更有十六步功夫成仙者!
「愈是入門,就愈是講究天賦,小涯有這樣的天賦,難怪無師自通!」
「通什麼通,一個英文他都念不通!」謝父一邊罵一邊一巴掌拍在聽了王羽集的話後洋洋得意的謝靈涯後腦勺上。
自然,這是新時代了,修道不如考大學。
謝靈涯飄飄如仙一段時間後,遇到一些事,一頭撲進學海中去了,再沒偷看他舅舅搞迷信活動。
謝靈涯以前成績爛得掉渣,不過浪子回頭金不換,拚命學了一年,考上了本地的二本。
而且謝靈涯還學出了滋味一般,上了大學也沉浸在知識的海洋中,久久不能自拔,別提想什麼入星骨啊、道術了。

謝靈涯回過神來,有點唏噓,他捏著筆記暗道:舅舅,你放心吧,像我這麼牛逼的根骨可能世間罕有,但我一定幫你招聘一個盡量接近的觀主!
王羽集的弟子作為他的衣缽傳人,肯定要做觀主,這和謝靈涯產權所有人的身分其實並不衝突。而且謝靈涯想過,如果對方確實可靠,那麼他會把所有權轉過去的。
不過父親說的也對,抱陽觀香火冷清,估計比較難招人。
謝靈涯看過帳,抱陽觀的收支非常簡單,從前舅舅偶然還有一些別的收入,固定收入則只有報刊亭的租金,再刨去水電香燭吃喝等費用,餘下來的很少。
觀裡多處需要修繕,都一直擱置,也是因為資金有限。
謝靈涯收好道觀的公章,心想也不知有什麼法子能廣開財源……
謝靈涯花了兩天時間把抱陽觀裡的東西清點了一遍,還在雜物間找到了一塊牌匾,這是抱陽觀原來的牌子,得有上百年歷史了。
金桂徒步區以前修整的時候,整條街的門面都統一了裝修,抱陽觀其實處於徒步區大門的外頭,但當時大概因為緊挨著,為了齊整一起改換了,反正外牆總是翻了又翻的。
再說整個抱陽觀,統共不到一畝的面積,就是個微型,迷你道觀。整體是磚木結構的小式建築,前院靠牆栽了一圈竹子,邊角有口八卦形的老水井。
接著便是主殿三清殿,也是整個抱陽觀最大的建築,裡面供奉了三清,背面還有玉皇,東西朝房裡是太乙天尊。
過了三清殿,進入後院,一圈建築中,除卻靈官殿與文昌殿兩個配殿,都是住所、廚房等生活所用之處了,此類生活用房都是水泥翻修過。
院裡闢了一小塊地,原來還種些蔬果,現在已經荒廢了。還有舊時候留下來的碑刻,也有幾百年歷史了。
道觀整體是非常典型的道教宮觀建築風格,坐北朝南,布局對稱,四合院格局,只是從梁柱到瓦片都陳舊無比,甚至破損,很久沒有修繕過了。
按照前人筆記所記載,道觀始建於明,曾經毀壞,清末重新修建。
謝靈涯還記得小時候舅舅跟他講過,抱陽觀最大的時候,沿著中軸線有好幾進,正殿原本供的靈官像,三清像在後殿,還有好幾個配殿。後來歲月中損毀,只剩下一個正殿兩個配殿,三清像遷到正殿,靈官像屈居配殿。
謝靈涯一一拍了照,跑到市文化局去了,他舅舅對這些事很不上心,他想著觀裡也算有些老物,就去打聽一下。
一問之下,謝靈涯才知道抱陽觀已經登記過了。
市裡最近兩年開始比較重視文物古蹟保護,文化局有人到抱陽觀考察鑑定,但是唯一的道士王羽集有時行蹤不定,所以只是登記在冊。
謝靈涯一露面,他們還說要給抱陽觀發銘牌呢,統一製造的,本市古蹟文物都有。謝靈涯挺開心地收了,又厚著臉皮打聽,有沒有這方面的保護資金可以申請。
可惜,人家有是有專項資金,但金額有限,抱陽觀既不是年頭最久的,也不是最爛的,不知何時才能輪到呢。
接待的工作人員看謝靈涯長得好看,又總是帶笑,心生好感,便告訴他局裡正在編一本關於地方名勝古蹟文物傳說之類的書籍,要是抱陽觀有興趣,可以把資料發給他們。

謝靈涯上了心,回去就開始翻筆記。
不止修繕道觀要錢,一個空空如也的道觀也很難招到弟子,還會陷入惡性循環。他得先招攬一些遊人香客,前期可能困難點,但這是必須的。
王羽集從來沒心思把道觀搞什麼商業化,或者說根本就不知道。謝靈涯想,就從把道觀的傳說故事完善好開始吧。
抱陽觀前人們的筆記內容繁多,還有代代增添的注腳,最多一頁筆記有大半頁都是批註。謝靈涯想找的故事素材都散見於筆記中,他翻了好幾本,還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塗鴉。
謝靈涯以前不愛學習,倒是惦記著偷看王羽集的筆記。
相人之術確實有些神異,以前那些所謂有入星骨的人如何謝靈涯不知道,反正他以前不學無術的時候,不說「十六步功夫成仙」那麼誇張,但理解得確實特別快。
像這幾頁他翻過的內容,現在記憶猶新。
找了半晌,順便溫故知新了一下,謝靈涯總算找到一些可用的素材。
道觀的命名方式很多,神靈名、傳說、地名、道教文化用語等都可以作為觀名,謝靈涯一直以為抱陽觀的名字是取自「負陰抱陽」。
結果找到王羽集一位師祖的筆記才知道,抱陽觀原來叫「抱羊觀」,因為以前觀裡養了不少羊,後來不知怎麼,慢慢成了「抱陽」。
「這個太沒逼格(逼格:由裝逼而產生的詞,指裝逼的格調。)了。」謝靈涯一汗,索性略去這一部分。他大筆一揮,根據前人筆記的部分內容,誇大編造了一個抱陽觀的傳說故事,各種神仙下凡,妖精打架。
寫完謝靈涯還有些意猶未盡,不是他浮誇,他在文化局時看了人家編的其他資料,好傢伙,一個個最遠都搭上女媧、黃帝了,最樸素的也扯到了乾隆。
道觀中,最高尊神三清是必然供奉的,除此之外,一般還會有一個主要供奉的神仙,這個要看當地民眾或者觀內道士的信仰。比如有的道觀供奉真武大帝,有的供奉呂洞賓,還有財神、文曲星等等。
抱陽觀供奉的主神則是王靈官,也就是配殿中的靈官殿神像本尊,被抱陽觀奉為祖師。
王靈官是道教的護法鎮山神將,專門鎮守道教山門,所以基本上道觀進門第一個殿,山門殿裡都會有靈官神像,是鎮守保護山門的。
謝靈涯大致編了個王靈官顯靈,幫助抱陽觀某任觀主降妖伏魔,拯救杻陽百姓的故事,將這個粗略的故事發給文化局的人,對方發了幾個大拇指的表情,估計也覺得他get到了精髓。

抱陽觀的環境相對外界,看上去是很靜謐古樸,但它畢竟沒加蓋。
抱陽觀後頭是個菜市場,清早就開始做生意,白天徒步區也是人聲鼎沸。到了晚上,大爺大媽都聚到黎明廣場,好幾批,音樂震天響。
謝靈涯就在這樣的環境中看一整天的書,越看越覺得這個環境要是能有信眾,那也是出奇了……
他現在還沒琢磨出來怎麼搞到資金,暫時一半時間看自己的專業書籍,一半時間把前人筆記錄入成電子版,倒是提高了打字速度。
因為晚上廣場舞伴奏的聲音實在太吵,他道觀就面朝著廣場,所以謝靈涯戴著耳機看書。謝靈涯看著看著就睡著了,口乾醒來,也不知道幾點了,把耳機一摘下來,就聽到隱隱傳來的敲門聲。
謝靈涯剛睡醒,還呆愣了一會兒,這才想到,後院有個角門,通著後頭的菜市場,聽這聲響,好像敲的就是後門。
謝靈涯摁亮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半夜兩點十分,誰會在這個點來敲門?
敲門聲又亂又急,周遭都是商鋪,被吵到的估計也只有謝靈涯。謝靈涯向來心大膽更大,捏著手機穿上拖鞋就往外走,順手還抄了一根擀麵杖。
今晚有月無星,月光清幽地灑在人間,謝靈涯問都沒問一聲外頭是誰,一手便將後門打開了一半,冷不防問敲門的人:「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