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看見投影螢幕裡有另一個自己進入叢越房間時,唐凜就知道事情要壞,立刻出門直奔現場。
叢越住2002,唐凜住9087,中間只隔了七層樓。唐凜沒等電梯,直接選擇跑樓梯,因為這是下樓不是上樓,有等電梯的時間,他早就能跑到地方了。
但唐凜忘記考慮一個細節。
每個樓層的房間都是從左到右依次排列,他和叢越不僅有七層樓的縱向距離,還有「2號房間」到「87號房間」的水平距離,加之每間房的面積都很大,房與房的間距也相應地拉得更長,所以唐凜一到二樓,迎接他的就是無比漫長的「跑道」。
唐凜腳下沒停,一鼓作氣繼續往前跑,但強烈的不祥預感讓他等不及自己跑到了,直接啟動[狼影獨行],放小狼以黑霧形態,先一步「咻」地溜進叢越門縫。
後面發生的事情他都不清楚了,因為看不到現場,他只能用精神力,維持住和狼影的連繫,同時下達「保護叢越」的指令,至於如何執行,全靠小狼自己判斷。
就在他距離叢越房間只剩幾公尺時,2002的大門忽然被用力推開,「唐凜」從裡面衝出來,翻過欄杆就跳下了一樓。
看著「自己」逃跑,這感覺太詭異了,更詭異的是,隨之又衝出來一團打在一起的兩個狼影。
兩個?
還沒等唐凜進一步去想,其中一個狼影就無聲無息散了,撕扯中的小狼突然撲空,摔到地上,茫然四顧,蒙頭蒙腦。
這是自己家的小狼。另外一個,難道是祁樺的?他的[畫皮]已經達到連文具樹都能複製的地步了?
逃到樓下的人一溜煙就沒了影。
顧不上多想,唐凜飛快跑進屋內,就見叢越癱坐在茶水間門口,手捂著肚子,持續的失血已經讓他意識模糊,手也開始一點點往下垂。
唐凜連忙把人架到醫療區,將叢越手臂上的貓頭鷹圖案貼到開啟治療的螢幕上,隨後,一團溫暖的淡金色光芒籠罩上叢越的身體。
光芒中,血即刻止住,傷口慢慢癒合,叢越的氣色也一點點恢復,意識逐漸回籠。
叢越緩緩睜開眼,怔怔地看著仍架著他的唐凜,像是身體好了,大腦還沒工作。
為免無妄之災,唐凜迅速開口表明身分:「我是真的,真是真的。」
三個「真」,一個比一個懇切。
叢越目光漸漸清明,被唐凜難得一見的求生欲逗樂了,雖然殘留的疼痛感讓這個笑有點虛弱。「我知道……」
第一個狼影出來咬住「唐凜」的時候他還有點懵逼,等第二個狼影出來,和第一個狼影開打,「唐凜」趁機跑路,他就徹底明白了。後面雖然意識模糊,也記得是有人衝進來把他架到了治療區。
如今再回憶整個過程,「行凶者」的身分幾乎是明擺著的。
「祁樺……」叢越咬牙切齒地說出這個名字。
文具樹是[畫皮]的闖關者,未必只有祁樺一個,但既有[畫皮],又和叢越有過節,兩個條件一交叉,目標確定且唯一。
唐凜將人扶回客廳沙發,不放心地又問了一遍:「傷真的沒事了?」
「放心。」叢越把衣服撩開,拍一下圓滾滾肚皮,「全好了。」
唐凜鬆口氣,說:「沒想到祁樺現在不僅能複製外貌,還能複製文具樹。」
「但是說話語氣和表情騙不了人。」叢越懊惱地說,「我現在再回想,他從一進門就有破綻,想學你的氣質,其實根本沒學到位,我簡直遲鈍到家了……」
自我批評中,還能捎帶著捧他一句,唐凜覺得叢越在彩虹式誇人上的技術,可以跟一口一個老闆的竹子媲美。
「你怎麼知道我出事了?」叢越才想起來問。
唐凜實話實說:「我這兩天一直看著你呢。」
叢越困惑:「啊?」
「神殿考核,你不是和祁樺鬧掰了麼?」唐凜說,「我估計到了集結區,這事兒還得有後續。」
叢越嘆口氣:「讓你猜中了……」
越胖子把他和祁樺怎麼當面吵的,負責人又是怎麼和稀泥,還有後面他的退出,和負責人的努力挽留,全給唐凜講了一遍。
唐凜安靜聽完,問:「那你現在是準備離開還鄉團?」
「之前是準備……」叢越說著,眼底湧上複雜情緒,「現在是鐵了心了。」
唐凜感覺到了一些東西,沒言語。
叢越卻看向他,問:「唐隊,你說我都要離開還鄉團了,祁樺為什麼還要來殺我?落一個對前隊友趕盡殺絕的名聲,好嗎?」
唐凜頓了頓,露出個輕鬆的笑,「他不是變成我的模樣了嗎?這罪名再怎麼也落不到他頭上。」
「但殺了我對他沒意義。」叢越不敢說自己腦袋有多靈光,可偏偏這件事,他輕而易舉就想通了,「他連負責人和稀泥的方案,都表示可以,願意和我平起平坐,怎麼當我要離開還鄉團,永遠不礙他的眼時,反而費力氣來殺我?」
「反正都過去了。」唐凜拍拍他肩膀,直接把話題換成熱情洋溢的邀請:「要不要和我們組隊?」
叢越愣住,有點受寵若驚:「我?你們要我?」
唐凜樂了:「不是要,是請。你的[慢慢來],絕對是戰鬥中牽制對手的利器,我怕再晚,你就讓別的隊搶走了。」
叢越不能聽表揚,一聽就來電,立刻坐得倍兒直,精神抖擻:「現在不是[慢慢來]了,我的四級文具樹是[靜止鍵],可以讓單個目標時間靜止,就是當場定住。不過持續時間太短,就幾秒,我還在練!」
唐凜知道他的文具樹前景廣闊,沒想到現在就有驚喜,「我就知道我來對了。怎麼樣,考慮一下我們?」
「還考慮什麼!」叢越一臉堅決,雙眼放光,「我跟定你們了。」
唐凜露出一絲為難,「要不你再想想?按照我的預設環節,你應該再三推脫,然後我就把范總搬出來,你立刻化身迷弟,無條件入夥。」
叢越開始還挺認真聽,聽到中間就知道唐凜在逗他呢,也配合著點頭:「是,我答應得太快,顯得我太不矜持了……」
意向達成,後面唐凜就把接下來的計畫簡單給新隊友講了──下次闖關口開啟肯定是不走,這一個多月時間就是休息+訓練,其中訓練的部分,先個人訓練,等對新文具樹操控的熟練度足夠了,再聚一起團隊訓練,文具樹互相搭配磨合。
對霍栩的打算,唐凜暫時沒說,因為還沒接觸,他其實也沒什麼把握。
聊得差不多了,唐凜起身告辭,讓叢越好好休息,更重要的是從現在開始,凡事小心,可別再輕易給人開門。
剛在鬼門關前走一遭的叢越,還用唐凜提醒?
「等會兒我就把門焊死了!」
唐凜很欣慰,「就要這種警惕性,注意保持。」
送走唐凜,屋子裡重新冷清下來。
叢越堆在臉上的笑慢慢淡了,坐回沙發,他呆呆地看了很久的吊燈。
祁樺殺他毫無意義,為什麼還要做?
這個問題被唐凜的邀請打斷了。
他知道對方是故意的。因為連自己都能想通的事,聰明如唐凜,恐怕早在發現祁樺偽裝潛入的時候,就明白了。
要殺他的從來都不是祁樺,而是還鄉團。
他的死,是一個要脫團的叛徒的下場,是對那些因為他的退出申請而心緒浮動的「搖擺者」的殺雞儆猴。
負責人從來都不在乎一個闖關者的加入或者退出,他在意的是整個集結區還鄉團的顏面尊嚴和軍心穩定。
叢越可以確定,唐凜知道他也看出來了,可唐凜選擇不點破,甚至故意用邀請他入夥來轉移話題。
明明把這些都攤開,後面邀他入夥簡直不要太容易,還可以順便用還鄉團的無情來襯托VIP,然而唐凜還是一個字都沒說。
因為說了會讓他難堪,會讓他真心實意在還鄉團的這些歲月,徹底成了笑話。
就是在那一刻,他突然特別羨慕唐凜的隊員,羨慕南歌,羨慕竹子。
一個對外人都這麼細心體諒的組長,對自己的夥伴,只會更好。

唐凜回到自己的房間後,還在想叢越的事兒。
叢越入夥雖然已經敲定,但還鄉團那邊始終是隱患,他總覺得還是應該找機會,單獨和集結區的還鄉團負責人聊聊。一方面讓對方明白叢越已經有VIP罩著了,別再動手腳,一方面也讓其安心,叢越退還鄉團加入VIP這個事兒,VIP不會張揚。
如果負責人夠聰明,就該知道兩邊都低調不作聲,是這件事最好的結果,到時候老人離開集結區,新人再湧入,糊里糊塗就過去了。
南歌的聲音隔空入耳的時候,唐凜正想到怎麼創造「私聊」機會,是直接上門,還是假裝偶遇……
【隊長……】
這一聲[餘音繞梁],自帶鬼怪氣氛。
唐凜下意識感到涼氣竄過後背。
【看我……】
又來。
【房間……】
就不能連起來說,非要用這種女鬼語速嗎!
唐凜讓小貓頭鷹把投影畫面調到1025,南歌正坐在客廳朝他笑得明豔嫵媚。
顯然「嚇自己隊長」是一項愉悅身心的活動。
唐凜心累:「知道妳文具樹升級了,不用看見人也能『傳音』,但傳的時候能不能輕快活潑一點?」
南歌樂夠了,才言歸正傳:「叢越就算定了唄。」
唐凜驚訝:「妳已經知道了?」
這是什麼光速消息管道。
「我剛才想看一下越胖胖情況,正好圍觀了你進門之後的全部過程。」南歌解釋。
雖然唐凜把觀察叢越和霍栩的責任攬到了自己身上,但南歌在訓練空檔,也會盯這兩人一會兒。
唐凜沒想到自家隊友也幫忙操心呢,覺得有點暖,自然而然地朝南歌笑了一下。
不料南歌一聲嘆息,「隊長,你剛才對叢越就這麼笑,現在又對我這麼笑,你再繼續散發魅力,范總分分鐘就要上門了。」
唐凜一愣,差點就回頭往門口看了,幸虧最後一刻忍住,沒讓隊長形象崩塌。
不過心裡仍然不踏實,克制不住去想,范佩陽現在該不會真在看他房間吧?
「放心吧!」看出自家隊長的困擾,南歌好心提供情報:「范總正滿世界收購文具呢,我剛剛上樓的時候正好遇見。」
唐凜總算安心下來。不過轉念又一想,他慌什麼啊,他又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為什麼要怕被范佩陽看見?
想了半天這些有的沒的,不經意抬頭,發現南歌托腮望著他笑,像看見什麼有趣東西似的。
「笑什麼?」唐凜不明所以。
南歌說:「你變溫柔了。」
唐凜愣了一下,問:「我以前,不是嗎?」
他還在公司的時候,可是被所有員工認可的脾氣好,逢人笑。
「當然不是。」南歌毫不留情戳破自家隊長的幻想,「地下城闖關口遇見『斯芬克斯』的時候,你來找我幫忙,我反問『你的朋友,我為什麼要去救』,你當時怎麼回我的?」
無視自家隊長婉拒的目光,南歌清了清嗓子,從神情到語調由內而外統一冷漠,完美還原當時的唐凜:「沒有理由,妳完全可以拒絕,但請快點給我答覆,時間有限,我還要去找第二方案。」
唐凜:「……」
被自己人翻黑歷史最為致命。
「我那個時候想,這人太冷了,白瞎一張好看的臉。」南歌仍然陷在「美好」回憶裡,「不過後來進了VIP,見到了范總……」 有對比,才有溫暖。
一切盡在不言中。
唐凜的思緒也被南歌帶回了地下城,明明是不久前的回憶,卻有種相隔很遠的感覺。「那時候剛進關卡,還沒適應,其實我很緊張,整個人像是繃著的弦。」
南歌卻搖頭:「不全是緊張。你那個時候很……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就像一個蚌殼你知道嗎?緊緊閉著的蚌殼。」
自家隊友不光說,還比劃,生怕他不懂。
唐凜扶額,這形容都沒法接。
「但是現在打開了。」南歌總結,還不忘彌補之前的傷害,「帥氣和溫柔成正比。」
唐凜:「……謝謝妳誇我。」
南歌樂不可支,故意瞥過來一記曖昧眼神,說:「也幸虧遇上能打開你內心的鑰匙……」
「和范佩陽沒關係。」唐凜想也不想就否認,「我當時一是沒適應,二是和你們不熟,現在熟悉了自然就……」
「隊長,我說的鑰匙是得摩斯,你是在他的『窺探恐懼』之後,徹底轉變的。」南歌說著,露出惡作劇得逞的笑容,「你好像想多了……」
唐凜:「……」
套路,防不勝防。
「叮──」
提示音在兩個房間裡同時響起。
唐凜和南歌皆是一愣,待看清手臂上的提示訊息,有些詫異。
〈小抄紙〉:4/10闖關口將在六天後開啟,請闖關者做好準備,屆時按照[地圖]行進。
這是他們第二次收到闖關口開啟的訊息了。
第一次是昨天,提示闖關口將在七天後開啟,第二次就是現在,天數變成六天。
在地下城和水世界的時候,可沒有這種情況。闖關口開啟的提示只在臨近七天的時候來一次。
現在這種情況,就像〈小抄紙〉在主動幫他們倒數計時,莫名給人一種緊迫感,彷彿暗中有什麼在催促著他們快點去闖關。
[地圖]倒是在孤島求生的時候見過,不過放在闖關口提示裡,也是第一次。
唐凜將昨天就看過的[地圖]再次點開。
一幅立體的地貌畫卷在半空緩緩浮現。
最下方是大海,流動的海浪泛起細碎陽光。
海邊不遠一幢方方正正的建築,是集結區。
集結區出來再往上,是一片廣闊大陸,有平原,有森林,有河流,甚至還有沙漠、沼澤和一些奇奇怪怪暫時看不出具體是什麼的地方。
在這片大陸的盡頭,是一座看不見頂的高山,真的看不見,山頂被濃濃的雲霧遮住了,而山又在立體地圖的最上方,所以雲霧一直蔓延到地圖盡頭。
但山腳看得很清楚,因為那裡被醒目地標示了出來──4/10通關。
離開集結區,穿過大陸,抵達山腳,即通關。
地圖指示很清晰了。
只是不知為什麼,唐凜總想拂開那些雲霧,去看山頂的更上面。
直覺告訴他,這份地圖,還沒展開全貌。

夜幕低垂,月朗星疏。
集結區每個房間的臥室,都有一整面牆的透明落地窗,窗外就是4/10關卡地圖所示的廣闊平原。白天陽光好的時候,站在窗前,可以一直看到遙遠的地平線。
這是進入集結區的第三晚,唐凜已經習慣了一翻身,就能看見外面的星空。可惜吹不到夜風──為了讓闖關口成為唯一進入4/10大陸的管道,房內的窗戶都無法打開,暴力破壞也沒用。
唐凜將床頭微藍的夜燈關掉,房內徹底暗下來,只剩淡淡月光,穿透落地窗,灑在床邊。
夜深了,唐凜輕輕舒口氣,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準備入眠……
「咚咚咚!」
夜半,鬼砸門。
唐凜的睡意被成功震飛。
擾人清夢絕對是這世上最不容原諒的惡行之一,但今天,唐凜沒一點火氣,甚至不自覺地加快腳步去開門。
原因無他,會在這個時間點拍門的人,想來想去,只有一個。
唐凜很快穿過客廳,抵達玄關。
敲門聲還在繼續。其實並不算太用力,就是正常叩門,但夜太靜了,就顯得聲音很大,而不間斷的頻率,更洩露了來者內心的急切。
唐凜將門打開,對上自家夥伴的臉,打趣地笑:「歡迎回來。」
鄭落竹的手還在半空,愣了一瞬,尷尬地摸上自己的鼻子,「隊長,我原本想明天早上再來找你,但……」
但他實在等不及了。事實上半小時前,他就回來了,在自己房間裡坐也坐不住,躺也躺不住,最後滿屋子溜達,還是不行,所有的沉著所有的耐性,在這件事面前不堪一擊。
「我懂。」唐凜直截了當地朝他伸手,「東西給我。」
鄭落竹瞪大眼睛,是真的吃驚了:「你怎麼知道?」
他把一直背在身後的左手伸出來,手裡握著一本被捲成圓筒的薄本子。
唐凜拿過本子,展開,是本布滿歲月痕跡的作業本。
本子封面的下方,字跡工整漂亮──三年六班,施方澤。
「從你知道我的新文具樹是[狼影追蹤]開始,你的心就沒定過。」唐凜把門關上,帶著本子和自家夥伴回了客廳,「你現在的社會關係基本為零,一進集結區就著急地要回現實,除了找你朋友的東西讓我追蹤,我實在想不出第二件能讓你這麼心急火燎的事。」
這不是唐總,這是大神啊!
鄭落竹佩服得五體投地,「隊長,你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