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Type
「我討厭gay!」
這是我從國中到高中都一直對所有人說的話,即使現在上大學了,如果有人問我說最討厭什麼,我還是會直接說,我討厭gay!
啊,別,先別罵我啊,我不是那種性別歧視的人,沒錯,不管什麼性別的人都是平等的,「只要他們別來煩我。」
我半年前剛滿十八歲,從我出生到現在,我不懂那些同性戀為什麼就是喜歡來打擾我,媽的咧,說到這個火就上來了,沒事來搭訕我到底是想怎樣,是想要捅人還是想被捅啊(?),來搭訕就算了,還有那種亂撫摸人手臂的,我去你媽的,不會摸自己的手嗎,摸我的手是啥小啦。
才講沒幾句就快抓狂了,所以先這樣吧,不要讓我講太多gay的事,老是要被罵說是心胸狹隘、觀念淺薄、井底之蛙什麼的我已經夠煩了,總之「討厭」就是「討厭」。
所以,我的朋友們都心知肚明,如果是gay的話就不要去煩Type,或是最好、最簡單的方法,絕對不要讓Type知道,不然罵就算了,我還會踹他們。
就不喜歡嘛。
到現在上了大學,我只差沒跪下來求我爸讓我住校外的宿舍,這樣生活會比較自在一點,不只是不用跟來路不明的人相處,我說不定還有機會帶女生回房間做點什麼,光想就覺得很爽。但我爸一句話,就讓我腦裡的空中樓閣瞬間崩塌。
「男子漢就是要住宿舍啊!這樣你才能學習怎麼跟別人相處,才不會只是縮在學院的小圈圈裡面,要多多拓展人脈啊,沒人脈的人會很辛苦啊,其他的明年再說吧。」
總之,我爸說我今年一定要住學校宿舍,只能等明年再去抱他大腿拜託他一次。我心裡怦怦怦怦地跳個不停,不知道會遇到怎樣的室友,結果是……
「Type,這個點心可以吃,我學長姊給的。」
哇靠,是在帥什麼啊。
我邊想邊看向那個要跟我同住一年的傢伙,從他踏進房間的第一步開始就讓我看到差點斜視,因為他太帥了啊,真的是帥到亂七八糟,你懂我意思嗎?真的是媽的有夠帥,整個人的氣場讓我腳都癢了起來。
跟這個人住同一間我整個被壓過去了嘛。
好吧,我想我應該要來形容一下他的外表,這樣你們才知道到底是有多帥。
他叫Tharn,音樂學院的學生,我聽說他國、高中也都是在這邊讀的,他長得很高,跟我差不多,就是超過一百八這樣,還有一副跟他主修的打鼓很搭的好身材(呃,其實我也不知道主修打鼓是不是需要身材好,但就是有肌肉啦),長相嗎?他是混血兒,這樣就懂了吧?聽說他有混到白人,所以他的鼻梁超級刺眼,而且……他也比我白。
我看我就不用說自己有多不起眼了。
但不說這些了,有件事我至少很放心,就是他這種帥到讓女生排卵的樣子,表示不會對玩菊花有興趣才對。
我今年應該可以安全度過了,好欸!
我邊想邊看著他把點心的袋子放在(他的)日式桌子上,接著他將一件掛著的學生制服拿起來套在身上穿的汗衫外面。好的,他看起來人很好,但有件我很不爽的事情就是……他人太好。
Tharn長得很帥,但不自大,他就是這點很好,雖然才搬進來四天,但這四天每天都會拿零食分我吃。像昨天,我參加完迎新差點要用爬的才能回宿舍,所以懶得找東西吃,他還把他買的食物分我。
他還是個很安靜的人,我總是看到他閉眼戴著耳機待在床上,不知道在聽什麼音樂,所以總體來說我對這個室友算是滿放心的。
「不用啦,我白吃白喝你很多天了,不好意思。」
我邊說邊轉身脫下皺巴巴的睡衣,然後就聽見他的笑聲。
「我一個人吃不完啦,幫我一下。」其實我這兩天才開始不用敬語跟他講話,他跟我說話也變得比較自在一點。
「哈哈哈哈,是不是女粉絲太多啊你。」我繼續說,因為不太熟的關係所以衣服穿好了才轉身,然後就看到他正看著我,不過只是對到眼一下他就轉身拿起了背包。
「我去上課了。」
剛剛他看我的眼神是不是怪怪的?嗯,算了,我一定是太討厭gay了才這麼神經質。
我這樣想著,然後也抓起背包準備去上課。
我應該是不至於遭到什麼天譴得跟gay住一年吧。
我心裡這樣想,但我不知道的是,天譴要發威的時候不會只讓你遇到一件事。


Tharn
「嘿你這幾天怎樣啊,怎麼那麼早來?」
「在房間也不知道能幹嘛。」
「是沒有人能讓你幹嘛吧,老實說沒關係啊。」
我嘆了一口氣,盯著撲過來抱住我脖子的好友,然後把他撥開,走過他身邊後向學院餐廳走去,想著要找點早餐來吃。Lhong這個我從高中就認識的好朋友也跟了上來,而且還在用剛才的話題纏著我不放。
「你真的要住學校宿舍嗎?你在想什麼啊,你之前也沒在住宿的吧,通勤不是也可以嗎?」
「我懶啊,而且不管怎樣,反正我就是住了嘛。」我聳了聳肩,邊說邊把包包擺在一張長椅上。
「而且,我室友不錯啊。」我繼續說。
「讀運動科學的對吧?」
「嗯。」我簡短回了一句,走向我常吃的店,點了跟每天一樣的餐,然後就站在旁邊滑手機等著,但腦袋裡正想著我那位室友。
我原本也在猶豫,不知道住學校宿舍好不好,因為我很愛乾淨,除了髒亂之外我什麼都能忍受。但我決定要住宿就是因為懶得通勤了,跟我剛剛對朋友說的一樣,住宿舍我才有更多時間練習。
我有說過了嗎?我從高中開始就主修打鼓,上大學之後我想要更全力以赴,住宿舍我才能練到更晚,而且學校宿舍還有很多方便的地方,再者就像剛剛說的,我還滿喜歡我的室友。
一開始知道他是讀運科的,我還不太放心,但後來就覺得他沒什麼問題。我覺得最好的一點就是,不管他回宿舍的時候有多累,Type都會馬上先去洗澡再做別的事。
還有一件事我不能否認,我的室友長得很好看。
Type不算很白的人,或許可以說跟像我這樣的混血兒的膚色很不一樣,但還是很好看,而最出色的就是他的眼睛了。他說他是南部人,但沒有到泰國最南端那種程度,好像是素叻他尼府的人吧,所以他的眼睛很深邃,超級深邃,我有注意到他的睫毛是連女生都會嫉妒的長度,而且又有著運動員的身材,讓我沒辦法否認他確實是秀色可餐。
因為……
「喂Tharn,你每天早上都吃同一間欸。」
我看向聲音的源頭,只見一個大三學生對我露出略顯尷尬的微笑,我喉嚨裡像是卡了東西,看著我身材纖瘦的前交往對象,他肩膀上揹著裝有他心愛貝斯的袋子。
是的,他是男生。
「嗯。」我淡淡地回了一聲,低頭繼續看著自己的手機,不是我不想跟他講話,但我們分得不是很漂亮,剛好我點的早餐做好了,我付了錢後走向我的位子,Lhong坐在那裡,眼睛正盯著我前男友。
「我看他好像是要來求復合的。」
「別亂講啦。」我只回了這樣,然後就開始吃東西,任由我朋友笑著繼續發表他的長篇大論。
「還說我亂講,你自己小心啊,你的舊情人全都在學院裡強碰了,要是哪天打起來要搶你,我也不會太意外啦!喔對了,你室友也要小心了,整天跟你待在一起,到時候被你前男友吃醋找碴就衰了。」
「沒他的事。」
「啊?」我朋友發出輕輕的聲音,我抬頭看他。
「我室友是異男。」
而我,沒錯,我是gay。
「但你是超帥的Tharn欸,誰說異男就搞不定。」
我重重嘆了一口氣,去煩異男的下場沒有太多種,最常見而且最慘的結果就是……白白痛苦一場,而且臉上可能還會多幾道被揍或是被踹的傷痕。
但糟糕的結果是,我可能會讓異男再也沒辦法去抱女生。
那是我不希望發生的事。
「你知道我不想那樣。」我聳了聳肩,繼續吃我的早餐。但我朋友嘖了一聲,一副要八卦到底的樣子繼續纏著我不放。
「我聽說你室友討厭gay。」
我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我也有聽到一點風聲了,但只要他不知道,我還是可以像平常一樣生活,況且我並沒有顯露任何跡象,我早就下定決心,絕對不再去招惹異男了。
所以,我一定不會去跟Type扯上關係。
「只要他不知道,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我這樣回答,露出對這件事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努力讓自己的腦袋專注在音樂的事情上,可是我無法否認,跟自己的菜住在同一個房間,要把持自己並不是容易的事,但無論如何,我絕對不要拿那些麻煩的事來自尋煩惱。
不過我也不知道,一個討厭gay的人跟我這個純正的gay住在同一個房間……之後會怎麼樣。


1 愈討厭愈是避不掉
咚!
刷!
湛藍如玻璃的平面迸裂成白色的泡沫,穿著泳裝的學生紛紛跳進冰涼的水道裡,授課教授洪亮的聲音和運動科學學院一年級生歡快的談笑聲此起彼落,在炎熱的天氣中能浸在冰涼的水裡,這種滋味實在不想輕易與人分享。
Thiwat先生,也就是大家認識的Type,在教授放行後也立刻不負海之男兒的出身,開心地跳進水中。
游泳課是運科學院一年級的必修課,每個人都得上,已經會游的人很輕鬆,不會游的人就要練得很辛苦了,因為學期結束時一定要會游泳,但用什麼姿勢游……就再說了,像Type最厲害的就是狗爬式(嗯?)。
「喂Type,其他人都在學基礎動作,你也應該學一下啊。」
「你不會游就說啊,不要手抓著泳池邊邊還在那裡耍帥啦靠。」因為這是必修課,全學院的一年級生都要修,所以Type在這堂課也遇到了Techno──他的高中同學。
說起他們的交情,就要從高一那年的運動會開始講了,其實Type是理組而Techno是文組的,而且Techno還是學校五人制足球隊隊員。到學校運動會的時候,因為運動會要將全校分成五個顏色的組別,但一個年級有十班,所以就要抽籤決定哪一班是什麼顏色。
而他們的班就剛好分在同一個顏色。
一開始他們並不熟,但高二的時候球員不夠,Techno就來拜託Type加入,因為他本來就有在跟朋友踢球所以就加入了,這之後就不得了了,他們那一年幾乎拿下了各種獎項,一起征戰的關係讓他們感情愈來愈好,而這或許也是他們想讀運動科學的原因。
好啦,就是這樣,總之他跟Techno是從高中就認識的朋友。
但Techno雖然很會踢球……卻不會游泳。
「太慘了。」Type搖了搖頭,笑著看向在泳池邊踢腿的朋友,那傢伙完全就是從零開始的新手。
「你有種跟我比踢球啦。」輸不起的人開始在拗了。
「什麼啦,我明知道自己穩輸的幹嘛還跟你比,你別笨了。」皮膚黝黑的男孩笑著說,一邊在泳池邊游動著,一邊看著正吃力地照著教授的教學做出動作的朋友。
「笨什麼啦,反正我就是進校隊了。」
「腿上長肌肉不代表腦袋就好用啊。」Type繼續笑著,現在他也抓著泳池邊跟朋友一起踢水,在豔陽天裡泡在冷水裡的暢快實在不用多說了,這時他身邊的朋友出聲問道。
「不過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一起進校隊啦?」Techno說。
「我懶啦,你也知道我不強啊,只是會踢而已。」Type照實說,讓朋友笑出聲來。
「不然你來幫忙設計戰術也可以啊。」
「靠,我說的話你是有聽過嗎?還不是都自己踢爽的。」
「但有你在都會贏啊!」Techno繼續吵著,他想到以前高中運動會的時候,那時明明說好要用什麼戰術,結果一下場大家還是搶球搶個沒完,只有當後衛的Type真的一直把後面守得很好,其他人都衝去當前鋒了。
「好啦,你就來幫忙踢後面嘛。」Techno開始喘了,看起來就算平常每天都在踢球,還是對水裡的運動沒什麼幫助,兩隻手因為用力抓緊泳池邊讓指節都發白了,Type才終於點了點頭。
「如果我覺得無聊就退出了喔。」
「不會無聊啦相信我,就加入吧,讓我們這個年級的人看起來多一點,我已經計畫好未來要掌握球隊了。」看吧,實話說出來了,只要說到足球,Techno總是很認真,所以他竟然沒有選足球當主修讓每個人都覺得很意外,但原因爛到讓人聽不下去。
「我選學院的時候填錯代碼了。」
不用去想他朋友們聽到這個答案時是什麼表情了,不如去問問Techno在這之後他被揍成什麼樣子。
根本是史上最爛的理由。
「欸Type,晚上迎新之後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不要了,我買東西回房間吃就好,順便幫我室友買,我已經蹭他吃的好幾天了。」
「啊!說到你室友……」
噗。
刷刷。
「啊……喀……Type!救……救命!!」
Techno還來不及說完,這個高大的傢伙原本握緊池邊的手就不小心滑落了,原本稍微動點腦筋就知道踢水游上來重新握緊池邊就好了,但他沒有,他的腦袋大概都只集中在用腳踢球的部分了,於是他就沉了下去,剩下兩隻手在空氣中亂抓,發出胡言亂語的呼叫聲,吞了好幾口泳池水,甚至還翻了白眼。
「啊啊啊!!」
「喂!不要抓我啦,你冷靜一點!」
「溺水啦!我溺水啦!啊啊啊啊!」這個用力抓住Type脖子的傢伙還在大聲喊著說自己溺水了,但他的頭已經遠離池水,反而是Type的頭已經快被他壓進水裡,Type只好再大聲吼向他朋友。
「溺水你爸啦!冷靜一點啦北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