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雨下得彷彿天要崩塌了一般,一切的喧囂都被淹沒,只剩下雨水重擊著地面的聲音。在八樓公寓頂層,一個黑暗靜默的房間裡,兩個渾身濕透的少年蜷縮在沙發上相擁,男孩的身軀在另一人的臂彎中,啜泣得身軀一顫一顫的,好像隨時都會窒息。
「不要緊的,In,不要緊。」安撫他的青年,自己也哽咽了,早已顧不得臉上爬著的兩行淚水。
「不要丟下我……Korn學長……我們要在一起啊。」少年環抱戀人的雙臂勾得死緊。
這是一段不被大人接受的禁忌戀情。
因為偷偷溜出來見面,兩人都和家裡大吵了一架。Korn輕撫對方哭腫的臉,心疼到整顆心揪在一塊──一向和家裡感情很好的In,居然弄到和家人大動干戈的地步。
「對不起,」Korn在對方哭濕的眼窩邊輕聲說,一邊落下飽含深情的一吻,「我愛你,In,記住了,我很愛你喔。」
In猛的抬起頭,淚水潰堤般地湧出,「學長你不要這樣說,別說得好像要丟下我了!」他顫抖的雙手緊抓著對方的衣角,「我會和你在一起,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外頭雷聲隆隆作響,卻無法將兩人的注意力從彼此身上移開,Korn緊緊抱住In,親吻著他冷得發白的雙唇。
砰!
大門發出被猛然撞開的聲響後,緊接著的是憤怒的謾罵。
「你這傢伙把我兒子放開!該死的,因為你是學長,我還白白信任你了,In你給我過來!」衝進房裡的中年男子狠狠拽起兒子的手臂,卻被不肯屈服的In用力甩開。
「爸,我愛學長,拜託你讓我們相愛吧。」少年顫抖著抱住戀人。
「你竟然把這傢伙看得比你爸重要?!不知好歹的臭小子!」In的爸爸氣急敗壞,出手就要往兒子身上打,卻被他恨不得千刀萬剮的Korn擋了下來。
「您別打In,他沒有錯,錯的是我,真的對不起──」青年將戀人護在懷裡,一邊哭一邊雙手合十向In的爸爸行拜禮,「我愛他,我們是相愛的……」
「用不著你來拜我!」In的爸爸氣得抓起身旁的電話奮力向Korn揮去。
「爸你別這樣!」In哭喊著,見到鮮紅的血從對方額頭流下來,感覺自己的呼吸也要跟著停止了,「爸!你別打他,他會痛!」
而In的母親只能焦急地站在一旁,直到另一批人馬帶來了第二波的叫罵聲。
「Korn!爸早叫你別跟這小子有牽扯!」這次是Korn的爸爸,他快步上前將兒子拉開,充滿殺意地瞪著In的爸爸,「你膽子不小啊,我待會就直接把你斃了棄屍!」
「隨便啦你們這些流氓,我們不想跟你們這種下流人有瓜葛!In!過來!」In的爸爸也把兒子拉開。
在雙方都使盡全力的拉扯下,兩人被迫分開,少年撕心裂肺地哭喊,卻被窗外暴雨的沖刷聲蓋過。深情地望向滿臉蒼白的戀人,Korn眼裡的情意絲毫不減,好像已經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那個眼神讓In不安得渾身發抖。
「不要……」In已經哭到沙啞的聲音裡滿是恐懼。
Korn擠出哀戚的笑容,轉身望向自己的父親,然後屈身跪倒在父親腳邊,低沉的嗓音顫抖地說:「爸……對不起了。」
「Korn學長……Korn學長!」In大喊,他知道的,他明白那個眼神代表什麼。
高大的青年猝不及防地抽出了父親插在腰間的手槍,抵住自己的太陽穴,槍枝發出了解鎖上膛的喀鏘聲,Korn對戀人露出笑容,一字一句地說道:「In,我──愛──你。」
砰!
「Korn學長!」
「Korn!」
Korn的媽媽尖叫出聲,In的爸爸也被這場面嚇得鬆開緊抓兒子的手,In奮力掙脫出父親的禁錮,衝上前發瘋似的搖晃戀人的身體,悲痛地哭叫起來,托起倒在血泊中的Korn,反覆親吻他的臉。
「我愛你……嗚……Korn學長……我們約好了……要永遠在一起的……」少年小小的手顫抖地摸到落在戀人身旁的手槍,舉起來對準自己的額頭,哭腫的雙眼凝視著戀人的面容,像是要烙印進記憶裡那樣仔細刻畫。
「In!不要啊──」In的父親震驚得想要上前奪過手槍,就在此時……
又一聲槍響伴隨著雷聲落下,另一條生命隨之消逝,失去了靈魂的身軀倒進戀人的懷裡,徒留驚聲尖叫後承受不住而倒下的母親,以及父親悲痛的哀號聲。
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第一章 時針推移之際

磅!
咕咚!
砰!
「喔……幹……」蜷縮在床邊棉被裡的少年臭著臉坐起身來,揉著屁股嘀咕抱怨道,「那麼大聲,害我掉下床,媽的。」隔壁房的人一如既往地大力甩門,把他嚇個半死。
Pharm Traiwinit,經濟學院的大一新生,這位十八歲的少年伸了伸懶腰,把手貼在自己胸口,感受到心臟正在劇烈跳動。從小他就對巨大的聲響懷抱恐懼,不論是閃電打雷、鞭炮聲、還是大力關門的聲音,就連他自己都不曉得是為什麼。因為症狀實在太誇張,他總感到丟臉不已,朋友們一開始還覺得好笑,後來看他怕得全身發抖、雙手無力、臉色蒼白,大家也就紛紛轉而擔心起他,幫他注意四周並安撫他。
等心跳平復下來後,他瞥了手錶上的時間──才接近早上六點。Pharm起身走進廚房,開冰箱倒水,他人生中第一次的獨居生活才剛剛開始。十歲的時候,他的父親因病過世,留下的母親和弟弟現在都搬到美國去了,而Pharm則是堅持要考泰國的大學,好不容易才拗到媽媽點頭答應,讓他住到親戚的公寓套房一個人生活。
直到錶上的短針指向了七,發著呆的Pharm才驚覺不妙,嚇得奔向浴室換上嶄新的大學生制服──今天是新生入學典禮的日子,早上八點要集合,要是遲到就死定了。
「呼。」循著大學發的指南來到大禮堂前,Pharm鬆了口氣,距離典禮開始還有十分鐘,他得先找到自己學院的座位區。
Pharm走進禮堂,到報到桌前登記、領了文件後,往學長姊指引的方向走去,一瞧見學院的牌子,便一個勁兒地衝上前去,在空位上坐了下來。
「欸,嗨。」早他一步坐在那裡的人先打了招呼,Pharm趕緊抬起頭回給他一個微笑。
「嗨,我叫Pharm。」
「我叫Team。」
「我叫Manaow喔!」坐在Team旁邊的女孩探出頭,露出甜甜的笑容。
Team是個高個子男孩,不胖也不瘦,就是皮膚黑黑的,看起來是個戶外運動愛好者;而Manaow則是矮小的女孩,長髮披肩,髮尾燙捲,像個洋娃娃。Pharm笑了起來,看來自己是第一天就交到朋友了。三人聊著天,直到典禮開始,在校長致詞到新生們幾乎要睡著後,才改由學生會主席上臺,繼續勉勵這屆新生。
「接下來,請各社團的代表上臺向學弟妹介紹,典禮結束後,如果有興趣加入任何社團,都可以到運動場去登記,學長姊們會在那邊擺攤。」
隨後就進入了社團代表們在臺上宣傳、搞笑的環節,音樂社團把樂團搬上臺演奏搖滾樂,還自帶舞者伴舞;足球社請到國家隊代表來吸引新生加入;而戲劇社也找來了剛出道的學生藝人來吸睛。
Pharm習慣性地環顧大禮堂。他從小就這樣,每當處在人群中或初到一個新場合,他總會試圖尋找某個人的身影。
可惜的是,他已經長到十八歲,卻從來沒有找到過。
「Team和Pharm有感興趣的社團嗎?」Manaow轉頭問道。
「我應該會加入游泳隊。」Team像是早就決定了似的回答。
「我……還不確定耶。」Pharm猶豫地說。其實他有感興趣的社團,只是不好意思和剛認識的朋友說。
「接下來有請游泳隊的代表上臺。」主持人的聲音伴隨女孩子們的笑鬧聲響起,吸引了三人的注意。
一名古銅色肌膚、梳著油頭的金髮青年,和另一名健壯男子身穿浴袍出現,一走到臺中央,他們便露出上身,展現結實的胸膛,引發女孩們一陣瘋狂尖叫。
「大家好,我是Phawint,也可以叫我Win,我是游泳隊的副隊長,讀的是管理學院。有哪個學弟妹有興趣想──」說著,他指向在一旁擺出架式展現身材的隊員,「想練就這樣性感的身材、緊實的小腹,歡迎加入游泳隊啊!想每天觀賞這種畫面的女孩子,我們也隨時歡迎~~」青年挑眉說道。
Pharm和Manaow望向呆愣地張著嘴的Team,感受到新朋友們的視線,Team連忙搖頭。
「我沒有想要變成那樣,我只是喜歡游泳!」
「如果這樣還不滿意,歡迎我們游泳隊的隊長Dean,管理學院大三的Rattanon!」
沸騰的尖叫聲讓整個大禮堂都為之震動了,被唱名的這號人物想必大有名氣,周圍的女孩們紛紛熱烈地交頭接耳起來,不一會兒,一個高大青年就被推上臺。
「我是Rattanon Wongnet,游泳隊的隊長。」
Manaow立刻揪住朋友的袖子,「哇喔,Dean學長好帥喔,為他尖叫的女生超多的。
」 「好像在很多游泳比賽的節目上,都有看過學長代表參賽呢。」Team若有所思地說。
怦怦。
Pharm目不轉睛地盯著臺上古銅色肌膚的身影,對方面容俊俏、眉目深邃,鼻梁英挺,像是混血兒般,但深深吸引Pharm的完全不是對方的帥氣,而是有什麼在觸動著他內心的悸動……
……讓他連眼眶都為之灼熱。
少年急忙擦了擦湧出來的淚水,一邊皺著眉頭,對自己感到困惑,一邊又整顆心像在期待什麼似的跳得飛快,彷彿終於找到了一直以來追尋的事物。
──就是Dean學長嗎?
「Pharm,欸,怎麼樣?」Team輕拍了一下他的背,把他從胡思亂想中拉回現實。
「咦?典禮結束了嗎?」他遲疑地望向四周,人們已經紛紛向大禮堂外移動了。
「有什麼好發呆的啊?待會Team要去游泳隊登記入社,我要去戲劇社,Pharm你呢?」Manaow站起身將包包背到肩上。
Pharm不好意思地搔搔臉頰,他在看到那個社團上臺做簡介時,就決定要入社了。
「我……我要進泰式點心社。」
「吭?!」出乎意料的答案讓兩個新朋友驚叫出來。
「你還會做菜啊?」Team瞪大了眼睛。
Pharm點點頭,「嗯,我家是開泰式餐廳的,小時候就被抓進廚房幫忙,但我比較擅長點心和雕花啦。」Pharm口中的餐廳,是他的媽媽從他有記憶起就經營著的餐廳,但現在店也搬到美國去開了。「我本來是想加入烹飪社的,但發現泰式點心自成一社,就想加入了。」
「哇,這樣的話下次做給我吃嘛!我喜歡泰式千層糕跟豆沙菓子。」作為一個熱愛甜食的女孩,Manaow的興奮全寫在臉上。
「欸,我也喜歡!像南瓜椰奶布丁之類的。」Team也開始列舉。
「哈哈,有些設備我也沒有,不過社團可能會有吧,到時候再做給你們試吃。」
「說得我都餓了,待會入社登記完到大禮堂前等,一起去吃飯吧。」Team揮了揮手轉身離去,Manaow見狀,也暫別了新朋友前往戲劇社──戲劇社裡有個大三的混血兒藝人,想加入社團的人多到滿出來。
Pharm微笑著穿過各個社團的攤位,一邊迴避一些強迫推銷的社團,讓自己不要被拉進去。他糊里糊塗地來回走了幾趟,終於找到了在攤位前擺放著雕花水果和泰式點心的帳篷。
「不好意思──」
正在幫黃瓜雕花的短髮女孩困惑地抬起頭。
「這裡是泰式點心社嗎?我想加入社團。」Pharm先露出了微笑。
手裡的雕花刀咚地掉到地上,女孩睜圓了眼,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趕緊把入社申請表遞給Pharm,之後如同獲得無價之寶一般收回Pharm填好的申請表。
「哇,第一次碰到有男生要入社耶!學姊我叫Kung,大二。Giffy!Oom學姊!我們有新社員了!」
聽到尖叫聲,兩個女孩從後面探出身影,Pharm這才發現原來泰式點心社隔壁就是泰國料理社。
「天啊!歡迎!我叫Giffy,大二。」盤起頭髮的學姊露出甜甜的微笑,臉上帶著略濃的妝,但往下觀察她的手,Pharm注意到她的指甲修剪得很整齊,還維持得很乾淨,不愧是料理人。
「我叫Oom,大三。」Oom學姊是個留著及肩中長髮、戴著眼鏡的女孩,看起來人很親切。「我們社團有九個人,是泰國料理社的子社團,大部分時間都會一起活動。有學弟加入真的太開心了。」Oom兩眼發光,抓起學弟的手說,「一群女生自己搬麵粉跟器材實在是吃不消。」
Pharm輕輕笑了出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儘管告訴我,我很喜歡做泰式甜點,水果雕花也會一點。」
「很好!」Giffy學姊比出了勝利手勢,「其他社團常常請我們去幫忙,讓我們過去擺攤,有時候學校那邊也需要,有擅長的人加入真的是幫大忙了。」
女孩們開始唧唧喳喳地笑鬧起來,又把隔壁攤位的學姊也拉過來自我介紹,看到泰國料理社還有另一個男生在,Pharm鬆了口氣。之後就是和學姊們交換Line和電話號碼,方便後續聯絡。
大學校園裡有學生食堂,也有餐廳,甚至連可愛精緻的咖啡廳都有,有些店在期中、期末考期間還會二十四小時營業,特別是工程學院院館附近的咖啡廳,在學生們做專案的期間也會開到很晚。
「我們社團怎麼看都只有女生。」Manaow一邊把蒜炒豬肉送進嘴裡,一邊抱怨道。因為天氣實在太熱,學生食堂裡人又太多,他們跑到一間餐廳吃飯。
「唉呀,畢竟是戲劇社嘛,而且還有藝人在,不意外啦!要是想看男生就來我們社團啊,滿滿都是肌肉喔!」Team打趣地說道,換來Manaow叫罵,「不過也有很多女生來喔,都是來一睹Dean學長的風采,人帥真好啊,好羨慕。」
Pharm愣了一下,手上的叉子就這麼掉到地上,他尷尬地笑著向服務生要了新叉子,已經平復的心又開始躁動起來。
「Pharm怎麼吃這麼少啊。」Manaow眼見自己的大廚友人盤子裡的飯只少了一點點,忍不住問道。
「肚子不舒服,」Pharm揉著肚子說,「我得在正常的吃飯時間吃飯,不然馬上就會胃痛……」
「哇,那怎麼不早說。」Team挑了挑眉,「你早點說,我們就先吃飯再去社團登記嘛!你看起來這麼瘦弱蒼白,除了胃痛還有沒有什麼毛病?」
「嗯,我會怕很大的聲音。」
「怕很大的聲音?」Manaow放下湯匙,專心聽他說。
「就……像是打雷、鞭炮聲、氣球爆掉、大力關門之類的聲音,就是……會『磅』的一下那種。」
「聽到會怎樣?啊,抱歉。」意識到自己和剛認識的朋友這麼說話太不禮貌,Team自行掌嘴。
「自然講話就好了啦,我不介意。」Pharm看著臉色難看的Team笑了出來,「要是聽到這種聲音,我會全身發抖、流淚,如果是突如其來的巨大聲響,我媽說我會嚇得喘不過氣,嚴重點還會昏倒……有點像過度換氣那樣。」
「媽呀……」Team道,「不行啊,這很危險欸!」
「對啊,還好你有先講,遇到的時候我們才不會措手不及。」
看到朋友們一臉驚嚇的樣子,Pharm笑著緩解氣氛,「別緊張,我說的那種情況,是要真的非常大聲的那種,如果是大力關門的聲音,我被嚇到的反應其實跟你們也沒什麼兩樣,至於放鞭炮跟氣球爆開的聲音我可以盡量避開,避不了自己摀住耳朵就好,總之我可以照顧自己,沒問題的。」
「嗯,這麼看來,我比Pharm還要強呢。」Manaow的視線從頭到腳把Pharm又打量了一遍。
「怎麼說?」
「Pharm只比我高一點,應該也沒比我重多少,而且……怎麼說,看起來很需要被保護啊。」
「蛤?」Pharm瞪大了眼睛──自己看起來有這麼脆弱嗎?
「對啊,我的老天爺,本來想說要一起當Manaow的護花使者,不讓她被來路不明的男生隨便追走,現在看來我得一個人顧兩個了是嗎?」Team搔著頭說道,Manaow認同地大笑起來,但Pharm可就笑不出來了。他實在做不了什麼運動,畢竟害怕巨大聲響的毛病一直讓他爸媽放不下心,競賽型的運動就更不用說了,賽場上鳴槍是少不了的。
「欸,Pharm,我認真問啊。」Team壓低了聲音,讓兩人必須像開作戰會議一樣靠近彼此才能聽清,「你喜歡男的還是女的啊?」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