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喜歡

放任頭髮長到有些惱人後,Pharm終於在昨天去剪了頭髮,後頸處還留有一些捲翹的頭髮,讓高個子青年多看了幾眼。
一剪短之後,後頸看得更清楚了。 要是躺在家裡相擁著,Dean總會忍不住觸摸戀人頭頂上圓圓的髮漩,而在外頭,他就得盡力克制自己別這麼做,免得學弟害羞。
但偶爾還是會太過忘我。 「今年要去哪裡玩呢?」在游泳隊的賽後慶功宴上,一個隊員開口問道。去年他們才去了北碧府,那次大家玩得很盡興,回家都累壞了。
「海邊怎麼樣?去年是河邊,今年就該去海邊吧!」愛玩水的傢伙們開始集思廣益,七嘴八舌地提議各式目的地。
作為非社員,Pharm只是在一旁邊聽邊笑,今年大概也會像去年那樣,被Dean學長帶去吧,就連慶功宴都帶他一起來參加,他都不禁懷疑自己到底是哪個社團的。
Dean看著圓圓的腦袋在自己面前晃啊晃,一會兒低下頭去,帶著清爽的笑容把食物遞給他,又替友人夾菜;一下又轉過頭來對上自己的視線,把手輕輕地貼在他的手背上。
灰中帶綠的眼眸憐愛地盯著那顆圓圓的腦袋和白皙的後頸,目不轉睛地跟著,對方身上帶著爽身粉的味道,兩人用的明明是一樣的洗髮精,Pharm身上卻似乎特別香。
……他的身體不知不覺,就向學弟越靠越近。
啾。
溫熱的唇覆上了戀人的後頸,一如他喜歡的那樣,滿懷愛意地吻著,直到留下紅色痕跡。
Pharm嚇得掩住後頸,目瞪口呆,雙頰慢慢地燒燙了起來,一路紅到耳根。此時,游泳隊的其他成員們也都看呆了。
「學、學長……」被吃了豆腐的少年結結巴巴地叫著,差點就要鑽到桌子下。
Dean也愣了,他對自己的舉動也感到有些意外,接著他斜靠回椅背上,伸手架住學弟不讓他逃跑,另一隻手則是拿起杯子喝了口水,臉上還是面無表情,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完全不介意友人戲謔的視線和一旁學弟們詫異的神情。
整個游泳隊無人敢出聲調侃,大家在一股詭異氣氛的籠罩下面面相覷。明明也不是多煽情露骨的場景,但……
為什麼這麼讓人害羞啊?!


短篇 芒果李

高溫三十幾度的炎熱天氣,讓學生們都只想窩在有冷氣的教室裡,哪都不去,但再怎麼美好的時光都有結束的時候。
大學室內和室外的游泳池在閉館整修中,要是平常,游泳隊隊員都會因為可以就此翹掉練習而開心不已,但在這麼炎熱的日子,可就沒辦法產生同樣的心情了。
此時,大三、大四的隊員們滿頭大汗地窩在社辦裡,正開會討論下學期比賽的準備事項。
「為什麼連冷氣也壞了?」其中一個人哀號著,一邊揮手搧著風。
「就有人一直開著不讓它休息,才會壞掉啊!」另一個人回嘴罵道。
「Dean學長,可以散會了嗎?」大三的學弟開始鬼吼鬼叫起來了。
像Dean這樣已經大四了的隊長只能嘖了嘖,他俊俏的臉上也掛著汗珠,就算已經開了電扇和窗戶,還是一點幫助都沒有。
他和頂著一頭金髮的副隊長把工作分配下去,訂好訓練時程,再把時間日期都確定好,以免出現任何差錯,就在有人即將因酷暑昏倒之際,社辦門突然被打開,吸引了在場每一個人的目光。
「還好你們還沒走,來來來。」名叫Team的大二隊員對學長們咧嘴笑著,他手裡竟抱著冰塊和一個透明的大碗。
接著,一個大家都很眼熟的人跟著走了進來,少年有著圓圓的腦袋、軟軟的髮絲,眼神閃爍著光芒,笑容讓誰見了都覺得很舒服,可惜大家除了看也不能做什麼。
因為這位可是隊長大人的人。
「Win哥,會開完了沒有啊?」小麥色少年放下大碗,把冰塊倒了進去。
副隊長一臉疑惑地看著走進來的兩個學弟,「剛好開完,正要放人呢。」
「哦,那正好,學長你們先別走啊,Pharm帶點心來了。」
一聽到「點心」這個關鍵詞,正準備站起身的隊員們紛紛坐回了原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那個透明的大碗和冰塊上。
Pharm對戀人瞇起眼睛笑了笑,然後慢慢拿出一袋東西倒進碗裡──橘黃色去籽果實表面還帶著漂亮的紋路,讓人看了就食指大動。
「這是冰鎮芒果李,我們社團的學妹家裡有果園,她拿了一整籃過來,我們都吃不完,就做成冰鎮的帶來給大家吃了。」
Pharm不光只是顧著說,手上也一邊俐落地幫大家把芒果李分裝到紙杯裡,再撒上碎冰,熱到快變成殭屍的大夥兒一擁而上,帶著忘我的表情抓了一兩杯。
芒果李既酸甜,又帶著香氣,味道也很好,重點是還很沁涼,一入口就讓人立刻忘了酷熱。
「哇,Pharm學弟,讓我抱抱你。」一個大四學長連氣都沒換就吃完一杯,接著便撲上來想要抱住學弟,被一點玩笑都開不得的隊長板著臉賞了一腳。
「哦齁!」隊上的其他人看了,紛紛拍手鼓譟起來。
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頰,趕緊又裝了杯芒果李,還不忘多加點冰塊,好降降戀人的火氣。
「Dean學長,你冷靜點。」他尷尬地笑道。天氣一熱,平常那個和善的學長也不再任人開玩笑了。
Dean瞄了其他隊員一眼,接著又瞥向戀人,最後才將視線投向那碗甜點──就算不說,Pharm也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這可不是在家裡啊,Dean學長!
「呃,Dean學長……」他只能拿著紙杯,呆站在戀人面前。
怎麼這麼固執啦!
眼看冰塊就要融化了。少年抿了抿唇,只能下定決心挖起一口餵到對方嘴邊,努力無視身邊其他人的視線。
Dean張開嘴巴乖乖地吞下,原本不太高興的表情也從臉上退去,留下淡淡的笑容。
隊員們開始大呼小叫起來,天氣都這麼熱了,這兩人居然還這樣點燃大家心中的妒火!
「太過分了!」
「真討人厭!」
「媽的!」
剛挖了口甜點的Team停下動作,他的好友現在這麼大膽了啊?
「Dean在吃醋啦。」
「什麼?」他轉頭望向坐在旁邊的人。
Win聳了聳肩,「他吃醋啦,要宣示自己的主權。」
「哦。」聽懂了,Team拿起湯匙正要繼續吃,舀起的東西還沒進到自己嘴裡,旁邊那個傢伙就低下頭,當著他的面叼走了他湯匙裡的食物。
Team的臉也刷地發燙了,嘴巴都忘記合起來,但他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咂了聲嘴後板起一張臉,埋頭猛吃紙杯裡的點心,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
其餘隊員們面面相覷,大家心裡全在哀號──這個點心大概是特地帶來給這兩個人吃的,至於他們其他人啊……
只是順便!


短篇 Dean學長,生日快樂

泰國料理社的活動室今天一早就被人預訂了,陣陣椰奶和炒芝麻的濃郁香氣不斷飄散出來,讓經過料理社活動室的人們都不免停下來偷看幾眼。
在米穀粉和粗蒟蒻粉中加入一些椰奶,和在一起,再添加繽紛的色彩。
綠色取自香蘭葉,藍色來自蝶豆花,橘色是胡蘿蔔,黃色則是南瓜,至於粉紅色,因為手上剛好沒有九重葛花,只好將火龍果的顏色調得淡一些來用。雖然要混出這麼多天然色素是件大工程,但因為是自己熱衷的興趣,少年也做得很開心。
「要我幫忙嗎,Pharm?」並非點心社社員的傢伙進來後也坐在活動室裡,看著朋友忙了好一會兒,忍不住開口問道。
「好啊,那你幫我把那邊的粉糰揉一揉。」Pharm指了指剛攪拌好的粉糰,「小心燙喔,可以先用刮刀攪一下再用手。」
Team點了點頭。他實在很佩服友人有耐心能做這麼麻煩的事情,剛剛看對方把一堆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丟進鍋子裡拌勻,再伸手揉了又揉,等鍋裡的東西混到一起後又用刮刀不斷攪拌,直到鍋裡的東西再次變成一團,過程實在是太神奇了,先弄成一團,又變成一鍋液體,之後又變回糰子。
Pharm面帶笑容看著友人幫忙揉糰子,不久便完成了五種顏色的圓形糰子,一顆顆整齊地排列著,同時,滾著水的蒸籠和香蕉葉也已準備就緒。
「接下來我們要用這個。」Pharm拿起一個造型奇特的用具放到桌上,那是銜接在一起的兩塊木板,其中一塊上面還蓋著鑽了小洞的鐵片,看起來有點像刨絲器。
「是要拿這個來捶糰子嗎?」Team皺了皺眉頭──做泰式點心也太折騰了吧?竟要費這麼大力氣。
「這是壓點心用的模具啦,要這麼用──」少年把色彩鮮豔的粉糰放在木板間,一壓下去,粉糰就變成了麵條狀的粉條從鐵片的小洞下鑽了出來,接著再用叉子把一團團的粉條堆成鳥巢的形狀。
「這叫做『鳥巢糕』,或叫『蚱蜢窩』,很漂亮也很好吃喔。」把糕點放進蒸籠後,他便轉身在爐子上接著煮要淋在糕點上面的椰奶。
「天啊……超麻煩的。」Team看著看著就退縮了,他不可能做這種東西的,能泡得出泡麵、好好煎顆蛋,就是上輩子有積陰德了。
「做泰式點心可以讓你注意力更集中喔。」在蒸糕點的同時,他走到冰箱前拿出一個塑膠盒,拿起一個眼熟的點心遞給朋友,「你先吃這個等我好了。」
「欸,這我知道,是金月糕對吧?」在圓圓的糕體正中央有個像蒂頭一樣的裝飾,看起來像顆柿子的點心,他認得。
「好吃。」他咬了一大口,「你在家做好帶過來的嗎?」
「嗯。」
糕點蒸好後,Pharm小心地把鳥巢糕放進小紙碗裡,鋪上椰絲、淋上椰奶,再撒上用鹽跟糖炒熟的芝麻,最後再把看起來相當美味的糕點擺到盒子裡。
「超羨慕Dean學長的,明明是我先遇到你的欸。」Team對眼神澄澈的友人說道。看看這傢伙,微捲的頭髮,可愛的笑容,還有柔嫩的臉頰,有著韓星一般的顏質,還那麼會做料理!
Pharm聽了之後卻搖搖頭,把東西都收進包包裡。「不,是Dean學長先遇見我的才對。」
這番話讓Team疑惑地揚了揚眉,他從沒聽說過這件事。「真的假的?迎新典禮不是你第一次見到Dean學長啊?」
「不是。」少年把另一個包包拿給友人,讓他幫忙提著。
「哇,那你快說,你們什麼時候遇到對方的?」Team不依不饒地追問道,但雙手還是幫好友提起了東西,兩人準備一起前往游泳池。可是Pharm不但不肯繼續說,還埋頭加快了腳步,想甩開他逃跑。
Pharm,你是跑不過我的!

「Dean學長!生日快樂!!」
游泳池畔迴盪著游泳隊隊員們的歡呼聲,今天是四月二十一日,凶狠的游泳隊隊長今天二十二歲了。
「哇啊啊!點心點心,Pharm學弟又做了好吃的點心來了!」大家紛紛湊上前去,擠成一團,興奮地圍觀造型奇特的點心。
「我也有幫忙哦。」Team挺起胸脯說道,明明他只負責幫忙揉麵糰而已。
「吼,你就別說了。」副隊長一把推開愛邀功的學弟的腦袋,大家歡樂地吃起點心,許多人也拍照上傳到游泳隊的粉專上。
「生日快樂。」壽星的小男友拿著裝了點心的紙碗遞給戀人,還加上一個眼睛幾乎彎得只剩一條縫的笑容。
「謝謝……是金月糕跟鳥巢糕啊,你怎麼想到這個組合的?」他拿起金月糕放進嘴裡,糕點香氣柔和,口感軟嫩,不愧是出自Pharm手裡的美味。
「就……金月糕是討吉利的點心,象徵著有魅力、人見人愛的人。」Pharm解釋著,又笑瞇了眼,「我希望大家都愛著Dean學長。」只要一想到戀人作為Korn學長時總是孤身一人的前世,少年就覺得心痛。
所以Dean學長一定要被很多人愛著才行!
Dean露出淡淡的笑容,又吃了一塊鳥巢糕,香濃的甜味和鹹味混搭得恰到好處,還有加了鮮花水的清香,「好吃……那又為什麼選做鳥巢糕呢?」他吃得欲罷不能,又拿起一塊往嘴裡送。
「鳥巢糕就一窩一窩的,跟鳥巢一樣啊。」小時候他甚至直接把鳥巢糕叫成鳥窩呢,「就讓我想到家,然後……然後就……」身為學弟的少年開始支支吾吾的,垂下視線看著地板,掩飾自己紅透的臉頰,「我想讓Dean學長知道,我是你可以回來的『家』。」
這一番話讓青年的心撲通撲通地狂跳,要不是有一堆麻煩的傢伙在旁邊狂歡著,他大概早就親吻學弟好幾下了。
少年瞄了戀人一眼,趕緊挪開視線──那副兩眼放光、一副想把他一口吃掉的眼神是怎麼回事啊?嗚嗚……
「Pharm!低著頭幹嘛啊你?」好友伸手一把勾住他的脖子,讓他仰起了頭,這突兀的一下把曖昧氣氛都破壞光了。
「Team,很痛啦!」Pharm大叫著轉身和友人打鬧起來。打完一架後,Pharm回過頭,再度看向正和朋友們聊天的戀人,那充滿幸福的笑容和眼神,讓他不禁拿起手機,打開拍照模式。
Team見狀立刻勾住友人的肩膀,幫忙大喊著,讓隊長和隊員們都看向鏡頭。
「所以你可以跟我說了沒啊?你跟Dean學長是什麼時候相遇的?」過沒多久,Team又低聲問道,Pharm晃了晃腦袋,對正向自己看過來的那雙灰綠色眼睛露出了笑容。
快門聲響起,伴隨Pharm帶著調皮笑聲的回答:「上輩子就遇見了啊。」


短篇 雨絲 1

風雨吹打在窗戶上,轟隆隆的雷聲,讓縮在房間裡的人不斷發抖。臥室裡,床上的身軀整個縮在棉被裡,只露出了臉。Pharm咬緊牙根,看著閃電的光芒一閃一閃地從窗簾的間隙透進來,他又縮起脖子,掩住耳朵想逃離天上傳來的巨響,他不喜歡,非常不喜歡。
他試著集中精神,調整自己的呼吸,不讓自己再被嚇到引發過度換氣的症狀,雖然他的狀況已經比以前好上許多,但也還沒有到完全康復的程度。他一手抓著藥瓶以防萬一,另一隻手緊緊抓著手機,每次遇到下雨打雷的天氣,都會讓他想起過去,特別是打雷時,就好像又聽到了槍聲響起,尖叫聲、淚水,還有鮮紅的血不斷湧出的畫面,都會再次浮現在眼前。
「嗚。」他的眼眶發燙,對依然深陷在這些事裡的自己感到惱怒。
鈴鈴鈴──
手中握著的手機響起,打斷了Pharm繁雜的思緒。他微微張開眼睛看了看手機螢幕──令他無比熟悉的俊臉,這是一通視訊電話。
「怎麼樣?」
一接通,就聽到戀人低沉的嗓音,手機螢幕上也能看見Dean學長的表情,對方正一臉疲累地開著車。
「學長,你專心開車啊。」Pharm含糊不清地叮嚀著,即便Dean學長打電話過來讓他很開心,但他也不想在對方開車時和他通話。
「不要緊的,」青年也沒看向鏡頭,手機看似是架在擋風玻璃上,「我快到你的公寓了。」
「嗯。」聽見熟悉的聲音,他的眼淚就更無法遏止地流了下來。
「餓嗎?吃東西了沒有?」
「我還沒吃。」Pharm很喜歡Dean學長的下巴,那個線條看著就讓人很想摸一下。
「我也有買冰淇淋,」在開車的青年終於將視線轉向手機螢幕,看起來正在等紅燈,「是你喜歡的口味。」
「我都因為Dean學長發福了,」Pharm捏了捏自己臉上的肉給對方看,「Manaow說我變胖了。」
Dean挑了挑眉,「那……我買的冰淇淋你不──」
「我要吃!」他趕緊大叫出聲,又連忙克制住自己。
電話那頭的人在喉嚨裡悶笑了聲,重新看向馬路,順著熟悉的道路飛快奔馳,「胖一點也好,太瘦不好,你這麼愛做菜,卻都不怎麼吃。」
「因為……看別人吃就覺得飽了啊。」他有些遲疑地回答道。
轟隆隆!
雷聲再次響起,膽小鬼又嚇得渾身發抖,縮著脖子、緊緊閉上了眼睛。「嗚。」
「噓……Pharm?」手機裡再次傳來了低沉的嗓音。
少年微微睜開濕潤的雙眼,見Dean學長對自己露出笑容,灰綠色的眼眸流露出溫柔的目光。
「其實我很喜歡看雨絲落下,也喜歡聽雨聲,感覺像在聽音樂。」
Pharm皺起了眉頭,他試著仔細聽了下雨聲,但也只聽得到一片沙沙聲。
「我怎麼都不覺得像啊?」
「你把眼睛閉起來,好好聽一下。」
Pharm閉上眼睛,試著專心聆聽,雨滴打在窗戶上的滴答聲,和雨水從天上傾瀉而下的聲音,構成了陌生的旋律,隆隆的雷聲,現在也彷彿變成一陣陣的擊鼓聲,他原本緊緊抿住的唇慢慢舒展開來,嘴角也緩緩揚起,咀嚼著這首大自然的樂曲,心像是被安撫著平靜了下來。
突然,他整個身體連人帶被,都被擁進了強而有力的懷抱,熟悉的香氣傳來,對方低沉的嗓音也在耳畔輕輕響起。
回到首頁